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人不轻狂枉少年
    兰纳独慢慢回过味儿来,向儿子逼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兰若弼就是再浑,还不至于到糊弄老爹的地步,只好讲出了真话,“父亲,其实不管妹夫的事,是我,想加入禁军。”

    兰纳独一听就炸了,鼻子差点给气歪了,指着兰若弼开口骂道,“你想加入禁军?你行吗?你真是那块料吗?你真以为连了些武功就能当大将军吗?”

    兰若弼平时习武的时候,就最怕练不好被父亲责骂,每次到了这种时候,他都是低着头不敢跟父亲顶撞的。

    可今天他没有畏缩的意思,反倒直勾勾的盯着父亲的眼睛,严肃地回答,“父亲,儿子懂你的意思,儿子确实不懂兵法,也没有妹夫那样的智慧和谋略。

    但儿子也没想当大将军啊,儿子想当兵,为的是保家卫国,这种想法是真心的,哪怕只是当一个小卒,能上阵杀敌,儿子就满足了。”

    面对兰若弼的诚恳,兰纳独也有些动心,不过心中还是气愤难平,又质问道,“你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想当兵就当兵去了,家里怎么办?青莲帮怎么办?”

    兰若弼答道,“青莲帮不是有父亲吗?而且还有小妹若心在,刚才妹夫答应过了,不管小妹过不过门,她还是青莲帮的人,帮主父亲管理帮中事物,妹夫也绝不会不乐意。

    而且您还不到知天命之年,身体康健,将来等孙子长大了继承帮派,也不是不可以啊。”

    “等孙子?我还等得到吗?”

    兰纳独虽然听说女儿还会继续留在帮中稍稍安心,可还是气兰若弼私下做了决定,“哦,你想当兵,就是个男子汉了,可你不顾家业,把责任推给别人,这又算是什么?难道就不是不负责任了?”

    “父亲!”

    兰若弼忽然跪倒在地,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儿子不想当帮主,也没有那能力管理好青莲帮,可儿子是真的想当兵!

    您可还记得咱们丐帮的宗旨吗?保家卫国,护民安邦!老祖宗留下这八个字,可不是让我们守住帮派的基业,在国家危难之际坐视不理啊!”

    兰纳独忽然呆住了,想想这些年来,他经营青莲帮多年,一直想着祖宗基业不能败落在他手里,渐渐把追求的目标变成了江湖上所谓的名气和面子,却把这最重要的八个字忽略了。

    面对跪在地上的儿子,兰纳独忽然有一种曾经年少时的心潮澎湃,当年的他,不也是有过类似的冲动吗?

    当年他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儿子却有勇气站出来去做,虽然他跪在面前,可身形却忽然无比的高大。

    兰纳独深吸一口气,仰起头来仰望苍茫的天空。想象着人这一辈子,总有冲动和放荡不羁的时刻,可冲动和放荡不羁,并不一定就都是错的。

    人不轻狂枉少年,他活到这个年纪,年少时的理想和愿望,都已经慢慢地在重复的日日夜夜里消磨光了,如今每天的忙碌,他都搞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让自己的儿子把他曾经走过的路,再继续走一次吗?难道让儿子的梦想,也渐渐消磨在日复一日里吗?

    就这么静静地过了一会儿,兰纳独忽然笑了,走上前扶起跪在雪地里的儿子,双手拍着他的肩膀,欣慰地说,“若弼,你长大了。你想做什么,我这个当爹的也不能拦你。

    你参加禁军不要紧,不过有一条,不论你走到哪里,还是以后当上什么将军,你一定不能忘记,你是丐帮里出来的,你是我兰纳独的儿子,永远不能给丐帮丢脸!”

    兰若弼大喜,忙对父亲抱拳施礼,“儿子谨遵父亲教诲,一定不给您,不给丐帮丢脸!”

    杨怀仁躲在远处,看到兰家父子俩这一幕,心中无限感慨。

    过年了,他的老爹现在在哪里,日子过的还好吗?如果老爹看到他现在做的事情,会不会为他而感到骄傲呢?

    早饭过后,杨怀仁召集了杨世虎和两卫禁军的一些高级将领碰了个头,向他们透露了一些明年朝廷可能会在军事上有大动作。

    众将领听罢纷纷激动不已,大有摩拳擦掌,大干一场的架势,忙想杨怀仁问起这个大动作,会是在哪里。

    杨怀仁示意大家不要太声张,把事情藏在心里,才偷偷指了指西北的方向。

    众人会意,自然已经猜到,西北方就只有西夏了,可他们再想问的详细些,杨怀仁便开始摇头。

    他也只是知道大致的结果,可具体的过程,他就不清楚了,至于龙武卫和虎贲卫会不会奉旨出征,他也完全没有主意。

    所以杨怀仁只能告诫大家,事情的谈论,也只限于中军大帐的范围内,还不能让下面将士们知道。

    不管将来会不会有机会出征,做好自己的事情,把训练搞好才是真的。

    众将领命,收起了心中狂喜,每个人心中都开始盘算着,如果他们有机会上战场,一定要好好大干一场。

    杨怀仁今天还要进城一趟,便跟大家告别,再三嘱咐要把嘴巴闭紧了,埋头搞好训练。

    杨怀仁要进城,也不是要给谁拜年,而是打算去嘉王府看望一下王妃和郡主两人。

    如今赵頵在皇陵守孝,过年也是不回家的,以他的身份,其实不管在哪儿过年都不会受苦,但是那种孤独感和心理上的苦,是外人不足以明白的。

    王妃和郡主留在城里,最近也安静了很多,杨怀仁让家人经常抽空去看望,从韵儿那里知道,最近一次是她年前去嘉王府送些年货过去。

    可当时见到王妃和赵霏儿,她们虽然看上去还不错,可内心的郁闷,还是瞒不了人的。

    赵頵一直以来都对他很好,所以这种别人家里都团聚在一起共享天伦的日子,嘉王府一定是不好过的,所以杨怀仁必须去看望一下她们母女俩。

    随行的几个兄弟都刚有了孩子或者刚成家,杨怀仁便让他们陪着兰纳独父子俩回庄上,而他只留了还未成家的黑牛哥哥和小川兄弟陪着他一同进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