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老大人不行了
    即便刚下了一场大雪,可进城的官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却很多,他们大都是进城或出城走亲访友的百姓,驾车的或者步行的,脸上都带着新年的喜庆。

    杨怀仁驾马前行,不时地跟身边的两个兄弟开着玩笑,忽然从迎面过来的人群里冲出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来,拦在了杨怀仁马前。

    杨怀仁勒住了马,仔细一看是自家的一个仆子,便开口问道,“小六子,出啥事了,你不是去城里送名剌了吗?”

    名叫小六子的家仆还是个半大孩子,看样子刚才是一路跑过来的,跑得脸上红扑扑的,还喘着粗气。

    “公爷,不,不好了……”

    杨怀仁半惊半疑地从马上跳下来,抓着他的肩膀问道,“啥不好了?你喘匀了再慢慢说。”

    小六子捂着胸口用力猛喘了几口气,这才说清楚了,“老大人,不,不,不行了。”

    杨怀仁皱起了眉头,“啥?你说谁不行了?哪位老大人?”

    “是,是范相公,他不行了。”

    “啊?”

    杨怀仁不用想,便知道小六子口中的范相公是谁了,因为也只有范纯仁这种地位的才能被称为相公。

    “到底咋回事,你说清楚点!”

    小六子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方才小底奉命去城里送名剌,到范相公府上的时候,出门迎接的是一位范相公的子弟。

    他收了公爷的名剌,却没有开心,而是满面愁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小底心中疑惑,便打听了一下范相公府上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那位范府的子弟便说范相公年前就得了病,身子一日比一日差,看样子没几天活头了,然后就是唉声叹气。

    小底也不知如何是好,大过年的,只得说了些安慰的话,便准备回来告知公爷,这时那位范府的子弟忽然抓住了小底,还求小底回来求公爷能去范相公府上见范相公最后一面。”

    杨怀仁心情立即便有些沉重。范纯仁虽然和他的交往不多,不过他们之间还是关系不错的,有很多次杨怀仁被朝堂上一些心怀不轨之人诋毁的时候,范相公都站在了他这边支持他。

    朝堂上,能和杨怀仁说上话的人很多,可真正能当朋友交谈的人就很少了,范纯仁当时贵为宰辅,对杨怀仁这个小子向来都是很欣赏的。

    在杨怀仁眼里,范纯仁就像一个老前辈,他们之间就像是亦师亦友的关系,眼下如果范纯仁真的病危,杨怀仁必须要赶过去见他最后一面。

    “小六子,你先回吧。”

    说罢杨怀仁转头翻身上马,立即策马奔跑起来,赶往范纯仁的府上。

    黑牛哥哥和柯小川见势也催马赶上,三骑在官道上飞驰,马儿踹起了漫天积雪,来往的过路人也赶忙闪到一旁,让出了道路。

    从西门进城,城里就更热闹了,宋朝就流行大年初一出门逛街了,街面上很多商铺也许还没有开张营业,不过许多小商小贩在过年期间都会摆出小摊来,把街道两旁都占满。

    和平时的集市还不同,他们卖的,大都和新年有些关系,比如孩子们喜欢的各色小玩具,糖人或者涂了脸的面人儿,小娘子们喜欢的头绳头花头钗耳环,还有各色的小吃和窗花桃符等小装饰品。

    杨怀仁本来打算买些适合小婴孩的小玩具回去给俩孩子玩的,可现在没有了那样的心情,只顾着急急地往范相公府上赶。

    刚一到范府门前,他便飞身跳下马来,把缰绳随手扔给了门前一个迎客的小厮,便迈着大步往门里冲。

    见杨怀仁气势汹汹,范府的家丁们都吓了一跳,虽然大都不认识他是谁,可见他穿着打扮,也能猜到这是为贵人,所以也无人敢上来阻拦。

    杨怀仁一路走一路大声问,“范相公在哪?范相公在哪?”

    范府的小厮和丫鬟都被他这凶悍的气势给镇住了,哪里有人肯回答他?

    杨怀仁心中急躁,便随手抓住一个吓呆了的小厮,揪着人家的衣领子质问道,“快说,范相公在哪?!”

    那小厮被他扯得浑身酸痛,只得一脸惊恐的指了指中堂的方向,杨怀仁这才一把把他推开,又冲向了中堂。

    可当他大步跨进了中堂,却是差点没气得喷出一口老血来。

    范相公和吕相公这对老搭档,正围在一张团桌前相对而坐,桌上摆着几道小菜,两个老头正举杯祝酒,半点没有病危的意思。

    见杨怀仁火急火燎的冲进来,俩老头竟对视一笑,这更让杨怀仁差点背过气去。

    他走进了团桌,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瞪大眼睛去瞅范纯仁的脸色。说起来范纯仁自从赵煦掌权之后,便告病在家休养了。

    毕竟已经是年过花甲,他的脸色看起来肯定是大不如前,岁月的痕迹在他的脸上似乎越来越明显,几杯小酒下肚,双颊倒是红润了起来,不过这也正衬托的他的脸色略显苍白。

    杨怀仁长吸了一口气,才坐直了身子,双手叉着腰质问道,“我说范大相公,不是说你病危,没几天活头了吗?可照小子现在看来,您老精神的很啊。”

    吕大防在一边掩嘴偷笑,范纯仁却不疾不徐地拿了一个酒杯摆在杨怀仁面前,又端起酒壶来缓缓斟满,这才笑呵呵地说道,“老夫不这么说,你杨大郡公,会来我家看我这副没用的老骨头吗?”

    杨怀仁看他样子越来越来气,心说本来我进城,看望完了嘉王府的母女,也会顺路来看望一下两位老大人的,可就这么被你用这种方式给骗来,那可绝对不能承认。

    “我说范相公,您老人家也知道您是老骨头了?我看不光如此,还老成了精呢,是白骨精!”

    范纯仁自然是了解杨怀仁的,见他还有心思开玩笑,便知道已经没事了,便笑道,“杨郡公莫气老夫了,你看你看,老夫亲自给你斟了酒,向你赔不是还不行吗?”

    杨怀仁也不会真的跟这俩老顽童置气,见他们身体康健,其实早已经放下心来,这会儿早一路赶得口干舌燥,也不用跟他们客气,便抓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又指了指酒杯,“再来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