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臊得慌
    尊重一个人,有时候因为他的财富,有时候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

    有人说真正让人尊重的,应该是一个人的才华才对,杨怀仁觉得这样说也不算太准确,真正值得被人尊重的,应该是一个人的品格。

    道理说出来也许谁都觉得自己明白,可现实里,无论古今,人的做法却总是跟道理背道而驰。

    杨怀仁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锦衣大氅骑行在大街上,自然就有百姓给让路,偶尔遇见几个认识他的商人或者小官小吏,人家还驻足施礼,可谓恭敬有佳。

    这时候他就不得不想,如果他不是一位地位尊贵的郡公,也没有那些数不尽的家财,只是一个挑着担子过路的百姓,还会有这样的待遇吗?恐怕人家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地位的高低,财富的多少,和他的人格优劣有半文钱关系吗?没有。

    嘉王府的门前便是冷冷清清。杨怀仁的到来让王妃很欣慰,只可惜两人的身份,让他们之间也没有多少可说的话,只能闲话些家常,一盏茶都没喝完,杨怀仁便起身告辞了。

    其实,知道她们过的还好,就可以了,平平淡淡里,赵頵拜托的照顾,实在谈不上。

    自然是没有人来骚扰王妃和郡主的平淡生活,唯独怪异的是,嘉王府也太平淡了,大年初一,没见着一个来拜年的人,送拜帖的也寥寥无几。

    杨怀仁这才忽然想起来,这样的场景,和他刚才在范纯仁府上的时候有些类似。

    话说墙倒众人推,谁在这种时候还要去扶,恐怕要砸伤了自己。

    嘉王爷失势了,范吕二位相公也失势了,当这些曾经的红人们逐渐变成了过去式,和他们来往的人也就自觉远离而去了。

    所以说那些官场上的文人们,不论平时表演的多么清高自傲,面对现实的时候,还是暴露了他们的本性。

    在品格和利益的选择上,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后者,杨怀仁心中忽而有一阵悲戚,想象着如果他也有这么一天,还会有谁留在他身边呢?

    杨怀仁的答案很乐观,起码家人和兄弟们,是不会离他而去的,用真心真意相交而建立起来的情谊,似乎才最坚固。

    往王府门外走的时候,杨怀仁才想起来没见到赵霏儿,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丫头的心情一定好不了,所以连杨怀仁来了府上,她都不出来见上一面。

    杨怀仁犹豫了一下,还是请王府的小内侍领路,他要去见一见赵霏儿。

    小内侍领着他来到了一个小花园,虽然积雪覆盖了地面,可杨怀仁还是感到了熟悉,这里便是他曾经被郡主“囚禁”的地方。

    院子里的花草已经干枯,被积雪掩盖了,只有稀稀拉拉几棵看不出什么品种的树孤零零地立着,一棵树下同样孤零零站着一个人,正是赵霏儿。

    她披着一件白色的裘袍,双脚埋进了积雪之中,头上绑着一条灵动的淡粉色的头带,一动不动地仰着头看着树梢,不知在想着什么,安静得好像融入了雪景里一般。

    杨怀仁示意小内侍退下,轻轻走了过去,刚要开口之时,赵霏儿却先开口了。

    “你说这棵树为什么还没有开花呢?”

    杨怀仁楞了一下,也搞不清是她在自言自语还是察觉到院子里走进了人来,只好也抬头去看那棵树。

    这是一株梅花,树梢上没有叶子,但树枝的裹皮却不像其他枯树一样干燥,树丫里隐隐冒出了树芽,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长出花苞,然后绽放出鲜艳的梅花。

    “你怎么不说话?”

    赵霏儿回过头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怀仁的双眼,让杨怀仁一时无语了。

    赵霏儿幽幽地问道,“我父王,他还好吗?”

    杨怀仁叹了口气,“我去过皇陵,可惜没见上他。想来他在那里生活无忧,应该算不上不好吧。”

    “我知道,父王那么做,都是为了我们,我,还有我的母妃,还有王府了上上下下的人们。”

    赵霏儿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杨怀仁觉得她开始成熟懂事了,再不是那个曾经顽劣的刁蛮小郡主,而渐渐的,有点像一个大姑娘了。

    见杨怀仁只是微微一笑,却还没有答话,赵霏儿似有些愠怒,微微歪着头质问道,“我父王拜托你照顾我,你是怎么照顾我的?”

    “呃……”

    杨怀仁还是说不出话来,心说你们王府里现在就剩下王妃和你这位郡主,再说物质上你们也不缺,我能做的也只是时不时来看望一下,平平淡淡的日子里,我也总不能天天上门问候,被人说了什么闲话就不好了。

    杨怀仁只好支支吾吾的开始转移话题,“你怎么了?刚才还安安静静的,怎么突然就发火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吗?”

    赵霏儿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子邪劲,越说越来气了,往前迈了一步,几乎贴着身子站在杨怀仁面前,仰着头说道,“是你,就是你,你惹我不高兴了!”

    杨怀仁吓得赶忙后退了一步,“你这人真不讲道理,我啥时候惹你了?我说妹子啊……”

    “谁是你妹子啊?!”

    赵霏儿有点咄咄逼人,又上前迈了一步,杨怀仁赶忙继续后退,“那我该叫你啥?大侄女?”

    赵霏儿继续前进,老大不乐意地说道,“谁是你大侄女?!我要做……做你的……”

    杨怀仁这下可真吓坏了,从赵霏儿的表现里,自然知道了她在想什么,可一直以来,杨怀仁都没把她当做一个成年女子来看待,就是单纯哥哥看待妹妹那样的感觉。

    怕她说出什么来以后两人见了面更加尴尬,杨怀仁不等她说完,立即打断了她的话,“姐姐,你是个姐姐行了吧?”

    这下轮到赵霏儿发愣了,可她立即忍不住笑了出来,“什么姐姐?你脸皮可真厚,你那么大年纪,喊我一个小丫头姐姐,亏你还能叫的出来,也不嫌臊得慌。”

    杨怀仁一脸讶异,我臊得慌?你一个丫头对一个男人这么主动,你都不觉得臊得慌,我有啥臊得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