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0章:郡主的情意
    不过杨怀仁见赵霏儿笑了,便知道毕竟她还是个小丫头,活泼的天性还在,那就是好事。

    但王府是不能再留了,和赵霏儿这个大胆郡主一起再聊下去,说不定能聊出啥更尴尬的事情来。

    “我就是过年了,来看看你,既然你没事,那我也就该告辞了。”

    赵霏儿收了笑意,紧张地说道,“你先别走,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杨怀仁试探似的问道,“是和你父王有关的事情吗?”

    赵霏儿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杨怀仁微微一笑,便要行礼告别。

    他刚要转身,赵霏儿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露出一副害羞的样子来,“我要你娶我。”

    杨怀仁不敢扭过头去看她,只能一脸懊恼的样子,心道你咋还是说出来了?这样你不尴尬吗?

    说来赵霏儿也是个美人坯子,要是放在后世,有这么个小美女主动示爱,杨怀仁非得乐晕过去不可。

    可今时不同往日了,杨怀仁也是见识了大风大浪的人,就算是喜欢美色,可也要取之有道,何况家里已经有妻有妾,还生了一双儿女,另外还有兰若心和铁香玉两位大美女等着过门,杨怀仁哪里还有心思去招惹旁的女人?

    少男怀春,幻想着美女在侧娇妻如云并不稀奇,可真到了现实里,杨怀仁作为一个思想年龄已经有三十岁的人来说,红颜太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

    杨怀仁毕竟是个现代人,在后世的教育之下,某些思想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娶了妻纳了妾,他已经心满意足,不敢再有别的奢望。

    后来的兰若心和铁香玉,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欠下了情意债,在当今的环境允许之下,他才不得不对她们负起责任。

    也许韵儿和莲儿不会说些什么,可即便如此,他的内心还是对她们有些愧疚之意的,所以铁香玉的事情,他还没有直接说出来,也只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才好开口。

    另一方面,男人们都觉得像皇上一样后宫佳丽三千是件好事,是值得羡慕的事情,可事实上,老婆多了不见得就是件好事。

    一个男人,能力毕竟有限,如果不是因为情意所致而许下一生的承诺,老婆多了反而容易让男人觉得很累,这里涉嫌不可描述,就不细说了。

    家应该是一个温暖的港湾,男人回家,是为了劳累了一天回家休息,或者在外边受了伤回家舔舐伤口的,不是回来还要操心劳身,盘算如何才能做到雨露均沾的。

    再多一个赵霏儿,杨怀仁觉得他实在是力不从心,幻想将来的那副画面,好几个妻妾一起搔首弄姿,博取他的欢心,看上去很美,但杨怀仁却被吓得一阵肝颤儿。

    可杨怀仁也不好直接冷冰冰地去拒绝了赵霏儿的心意,也许是她年纪还小,还不懂男女之间的感情是怎么一回事,只不过是因为她接触的同龄男性太少,只有杨怀仁这么一个像点样的,才让她想多了而已。

    既然没法答应,也没法拒绝,杨怀仁忽然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装傻卖呆,只当她是在开玩笑,并由此糊弄过去。

    “我还有事,没空陪你过家家,你找别人玩儿去!”

    赵霏儿更不乐意了,扯着杨怀仁的衣袖不肯放手,嘟着嘴巴叫嚷着,“谁跟你闹呢,本郡主说的真话。”

    杨怀仁只好去掰她的手,“别拉拉扯扯的,你贵为郡主,这样万一让人看见了,又成何体统?

    再说你才多大点小人儿啊,胡思乱想什么呢?你还小,还小呢,有些事你还不懂,不能急,不能急的!”

    赵霏儿十分不服气,甩开杨怀仁的胳膊,用力一扯把自己身上披着的那件白色的裘袍扯落在地,露出里边的贴身暖衣来,用力向前挺着胸脯,噘着嘴质问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哪里小?哪里小?睁开你狗眼看清楚了!”

    杨怀仁差点一鼻子鼻血喷出来,赶忙转身逃跑,心里骂着,你跟你老爹是一对奇葩,我惹不起,跑还不行吗?

    “你别闹,我真有事,咱们改天再见!”

    杨怀仁踉踉跄跄拔腿就跑,却听见后边赵霏儿扯着嗓子骂道,“你跑,你跑,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骂完了,赵霏儿看着杨怀仁一路狼狈逃走的样子,忽然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转身捡起裘袍来重新披在了身上。

    她从新走回到那棵梅花树下,抬起芊芊皓腕轻抚着一根枝条上微微露出来的新芽,自言自语道,“梅花既然发了芽,终有一天会开放的,不是吗?”

    杨怀仁逃出了嘉王府,想起刚才的一幕来,仍旧心有余悸,本来想去逛逛庙会买些玩具的心情也没有了,直接便出西门回庄。

    回去的路上杨怀仁一言不发,让黑牛哥哥和小川弟弟很是担忧,他们不知道王府里发生的事情,直道是杨怀仁在担心范吕二位相公上了最后一道奏折,导致他会出使辽国。

    柯小川小心地问道,“仁哥儿,官家真的会派你去出使辽国吗?”

    “嗯?”

    杨怀仁回过神来,想了一下才回道,“说不好,不过官家并不是不清楚范吕两位相公的才华,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的政见和官家不同,才导致他们被贬官外放而已。

    但他们俩同事想官家进言的事情,官家是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黑牛哥哥说道,“不过范相公和吕相公的话,确实是深谋远虑啊,如果朝廷真的打算对西夏用兵,不得不考虑契丹人的反应。

    按照契丹人以往的揍性,一定会坐山观虎斗,然后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从宋夏两边都获得巨大的利益。

    但是照范吕两位相公的说法,让仁哥儿出使辽国以起到拖延辽国的作用,仁哥儿可想到了如何去做没有?”

    杨怀仁毫不掩饰的摇了摇头,脸色沉重地回道,“还没想到。”

    二人见杨怀仁陷入了深思,便不再说话打扰,心中也有了新的担忧。

    杨怀仁想到这里,也深感忧虑,拖延辽国,说来轻松,可又要如何去拖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