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球形炮仗
    杨怀仁想了一路,也没想出个最好的办法来,毕竟目前来说他对辽国的了解都太有限了。

    就算知道辽国朝堂上存在各个相互竞争的势力,但他们的关系如何,又各自有什么打算,现在也不知道,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切入口。

    内卫的改制,也不是一个简单轻松的工作,连子庚已经夜以继日的去做这件事了,半年过去,也才刚刚改编了一半。

    杨怀仁也早就让他派一些精明能干的手下人去大辽铺排打探情报的暗桩,具体操作的如何,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也还不太清楚。

    当然杨怀仁也不急于一时,这件事也许是一个月,甚至数月之后才会有可能变成现实,所以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辽国。

    回到庄子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家家户户开始点起油灯和大红灯笼来,把天空都微微照成了淡淡的红色,显得非常喜庆。

    庄子里一帮孩子们兴高采烈的聚集在田野上,开始比着赛燃放着自家的爆竹,时不时的有二踢脚窜上天空,传来清脆的爆炸声。

    杨怀仁看着孩子们玩的热闹,心情也变的轻松起来,想起以前小时候过年,他都会央求老爸给他买很多炮仗,成串的燃放他是不舍得的,就拆成了零的一个一个的放。

    同年的快乐记忆让杨怀仁忽然间玩心大起,想起今年他还没亲自放过鞭炮,便跳下马来,喊着黑牛哥哥和小川弟弟陪着他一起过去陪孩子们一起玩耍。

    孩子们也不怕生,一直就知道他们的庄主为人随和,见杨怀仁走过来,便热情的邀请他一起玩。

    杨怀仁还是个会玩的,用积雪垒起雪堆,然后斜着摆一排二踢脚,带领着几个孩子一起点燃,然后快乐地跑到一边观看。

    几只二踢脚几乎同时窜上了天空,又几乎同时炸开了花,比一个一个燃放的效果好看了许多。

    孩子们欢快地拍手叫好,杨怀仁骄傲的说道,“要是能一起点的更多,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好看了。”

    这时一个小胖子不屑的说道,“这哪里算天女散花啊,我有真正的‘天女散花’,马上就放给你们看,让你们涨涨见识!”

    “哦?”

    杨怀仁笑道,“小胖墩,你口气不小啊,你放一个看看!”

    小胖墩嘿嘿笑着,转身抱了一个粗铁管子出来,让杨怀仁惊出一身冷汗来。

    那粗铁管子大概有手臂那么粗,中间的空的,一头堵死,用厚铁板做了个底,又加了三支铁条摆成三角形作为支架,这样放置在地上正好可以让粗铁管立的很稳当。

    可那形状让杨怀仁看起来,就非常惊讶了,怎么看都有点像是个土制的迫击炮的炮管。

    小胖子从怀里掏出一个糊成了球形的大炮仗来,从大小上看,球形炮仗的直径,差不多正好比粗铁管差不多少,又有一条引线从球上探出来。

    小胖子煞有介事地站在粗铁管旁边,然后叉着腰大叫道,“大家都闪开一点,小心被崩到哦。”

    孩子们看他表情认真,大一点的孩子便纷纷拉着小一点的孩子们往后退了好几步,正好把小胖子和粗铁管围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大圈。

    杨怀仁笑道,“这小胖子还挺有气场的,一句话就镇住了所有人。”

    小胖子不紧不慢地拿出一段点燃的香杆儿,放在嘴边吹了吹,让香干儿燃烧得更旺了一些,接着便小心的撅着一对胖屁股蛋儿趴了下去。

    他左手把球形炮仗先放在了粗铁管口上方,让引线的那一边朝上,右手则捏着香杆凑上去,晃晃悠悠地去点引线,看样子他也有点因为害怕而引致手有些发抖。

    孩子们屏气静息,女孩子们都捂上了耳朵,男孩子们则瞪大了眼睛,等待着看小胖子口中的“天女散花”到底是什么样的。

    小胖子看来也是第一次放这种球形的炮仗,也许是因为这种炮仗体型太大,让人觉得它爆炸的威力一定也小不了,所以他有些过度紧张。

    他的右手颤颤巍巍地把燃烧的香头凑上去好几次,可都没点着引线,或许是怕在小伙伴心中折了面子,竟让他急得他头上冒出了汗来。

    杨怀仁觉得很有趣,忍不住“哼哧”一下笑了出来,“喂,小胖墩儿,你行不行了?不行让我来啊。”

    小胖子有点急了,深吸了一口气,逗着眼睛样子特别有趣的盯着引线的线头,慢慢地把燃烧的香头凑了上去。

    香头和引线的终端终于接上了,相互摩擦着碰撞了几下,引线头忽然冒出了火花来。

    小胖子心中大喜,确定了引线头已经燃烧起来,他赶忙撒开了左手,让球星炮仗自行掉落进了粗铁管之中,接着便站起身来拔腿就往人群这边跑。

    跑回到孩子们中间,小胖子才得意地瞅了杨怀仁一眼,还不忘提醒小伙伴们,“赶紧捂耳朵,这球形炮仗响着呢!”

    孩子们见他一副严肃的样子,无论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们,也跟着他一起捂紧了耳朵,甚至侧着身子又退出去几步,好像真的会被崩到一样。

    杨怀仁是大人了,自然不怕炮仗的声响,依旧站在原地,悠然自得地等着看着形状和燃放方法都非常奇特的炮仗,到底是个什么效果。

    粗铁管把引线“滋滋”的声响加上了立体声效果,当“滋滋”声消失后的一瞬间,忽然“嘣”地一声巨响,那枚球形炮仗真的像是炮弹一般从粗铁管里喷了出来,直窜上了夜空之中。

    接着是“咻”的一声,是炮仗快速升空划破了空气的声响,然后忽然在天空中“嘭”的一声炸裂开来,散成了几十上百瓣儿,每一瓣儿都带着火花,均匀的四散在天空里。

    那场景真的像极了美丽的仙女把明亮的带着花火的花瓣儿四散在天空里,把杨家庄子的天空装点的绚烂而美丽。

    杨怀仁站的近,被炮仗升空时巨大的声响震得双脚都发麻,可等他看清楚炮仗在天空爆炸后的效果,忽然恍然大悟道,“这是……礼花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