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王大炮(中)
    大年初一带着黑牛哥哥和小川兄弟出去一天,杨怀仁也怪不好意思的,进了家门便让他们赶紧回家,该陪老娘的陪老娘,陪未来媳妇儿的陪媳妇儿。

    杨怀仁先去后宅看了看孩子,才说请了一个庄户吃饭有事情要谈,让母亲他们不必等他了。

    吩咐家里厨子烧了几个小菜,杨怀仁提了一坛美酒,挑了前院的一个暖和又舒适的偏厅,就在这里等着王大炮。

    天色全黑下来的时候,王大炮和胖墩儿才在一个仆子引领下走进了这间偏厅。

    王大炮杨怀仁其实很熟悉了,刚开始建造蔬菜大棚那会儿,老李头就推荐了他,杨怀仁见他养地确实有一套,让他负责大棚里蔬菜施肥的事情,一直以来也很放心。

    只不过,可能当着他这个主家的面前庄户们对他还是很客气,相互之间也没大大咧咧直接喊他外号,杨怀仁到了今天才知道,王大炮就是王得宝。

    王大炮三十刚刚冒头的样子,人长得不算高,却生的白白胖胖的,他儿子胖墩儿可是一点都没有遗漏的遗传了他的模样。

    只是大年初一被杨怀仁突然请到家里来吃饭,王大炮也搞不清是什么原因,似乎有些心情紧张,看着桌上摆着几道菜一壶酒,越想越是疑惑不解。

    杨怀仁带着笑意,刚要请他坐下,不料王大炮却忽然揪住胖墩儿的耳朵骂道,“你说是不是你,放炮仗吓到小公爷,惹了公爷不高兴了?”

    杨怀仁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顿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王大炮的意思,是说胖墩儿放炮仗,可能吓到杨怀仁的孩子们了,惹了他不高兴,这才让胖墩儿回家叫家长来,是要训斥一番了。

    杨怀仁有点哭笑不得,庄子里孩子们在田野上放炮仗,离的近了是挺响的,可地方毕竟很空旷,那声响稍一传远点也就不那么响了,怎么会吓到远在大宅子里的小婴孩呢?

    胖墩儿也没个防备,被他老爹揪得耳朵立即就红了,哭喊着否认说“不是我不是我”。

    王大炮这个当爹的一听他还敢顶嘴,便一巴掌抡在胖墩儿屁股上,紧接着又一脚踹在他腿窝里,胖墩儿吃力不住,跪在了地上。

    王大炮还继续训斥着,“你赶紧给公爷磕头认错,磕得不响,老子把你腿打折了!”

    胖墩儿也没搞清楚老爹为什么忽然大发雷霆,吓得跪在地上“哇呀”一声大哭起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杨怀仁连插嘴的工夫都没有,见胖墩儿那个惨样,赶忙站起来冲过去,把胖墩儿拉起来抱在了身前。

    这才有空跟王大炮说道,“王大哥你这是干啥啊,谁说是胖墩儿闯祸了啊?你看你,怎么能动不动就打孩子呢?看你把孩子打的。”

    王大炮也有些发愣,忙辩解道,“公爷你不知道啊,这小子书不好好念,三天两头在咱庄子里给我闯祸。

    年前还爬树掏鸟蛋,结果把鸟窝扔下来给咱庄孙裁缝扣脑袋上了,人家新做的衣服,摔了一身的烂鸟蛋”

    “啊?”

    杨怀仁看了看说得气愤的王大炮,又低头看了看还抹着泪的胖墩儿,心说看不出来啊胖墩儿,你还是个灵活的胖子呢?爬树掏鸟蛋这事我都不行,你能行?

    胖墩儿哭地抽吧抽吧的,扯着嗓子争辩道,“我,我那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那会儿,孙裁缝,从树底下过啊?”

    王大炮见他还在狡辩,便作势抬了抬巴掌,“你还敢说不是?那么大一个人从下头过,你眼瞎啊看不见?”

    杨怀仁心道这一对胖子爷俩也是够逗的,忙从中劝和,“哎哎,别争了,多大点事,我相信胖墩儿不是故意的。

    今天找你来,并不是因为胖墩儿惹了祸,而是有件别的事情,我要找你了解了解,和胖墩儿无关。”

    王大炮听了还是有点半信半疑,说到底他是个庄户人家,性子直,一时半会还想不通东家为何大年初一要亲自,而且是单独请他来家里吃饭。

    胖墩儿也随他爹,性子不拐弯,有啥说啥,在庄子里孩子们中间属于带头的,也正是因为这孩子待人实诚,大家都喜欢他们这样的性格。

    杨怀仁摆摆手示意王大炮先坐下,然后抚弄了一下胖墩儿的脑袋,“胖墩,这事也不能怪你爹打你,肯定是你高兴坏了,话没说清楚,我让你回家请你爹来府上,说明了是请他过来吃饭,你说明白了不就没这误会了吗?

    所以说你这顿打也就白挨了,哈哈”

    见杨怀仁笑得欢畅,王大炮似乎也觉得不管胖墩儿的事,他就是个传话的。而胖墩还是觉得有些委屈,白挨了老爹一顿揍,还没处说理去,冤得他只哼哧着不服气,可又不敢怎么样。

    杨怀仁推了他一把,“行了行了,过几年也是一条大老爷们,别哼哧了,提着你的篮子跟着去厨房挑好吃的点心,能装多少装多少,知道吗?快去吧。”

    胖墩儿想起好吃的来,这才抹了眼泪,忍不住笑了起来,转身恭敬的弓了身子给杨怀仁行了礼,瞥了一眼老爹,等老爹点了头,这才抱起篮子跑了出去。

    杨怀仁回身坐下,示意王大炮不必客气,王大炮却叹了口气,“公爷,你看现在这孩子,都没法管了,管对了不行,管错了也不行,胖墩儿在这么顽皮下去,将来怕是庄子里的祸害,连个媳妇都找不上。”

    杨怀仁端起酒壶给他斟了一杯酒,“王大哥你开玩笑呢?孩子才多大啊,爱玩爱闹是天性,就算闯点什么祸,也不打紧的,庄子里那么多事情做,他随便学一样手艺,将来也不愁吃喝。

    再说了,咱庄子里的娃娃们,如今还有发愁找不到媳妇或者婆家的?这事你比我应该还清楚吧?”

    王大炮也憨厚地傻呵呵笑了,“公爷说的是,公爷说的是不知公爷这次叫小底来府上,是有何事吩咐小底做啊?”

    杨怀仁举起酒杯请了一下,“这次找王大哥来府上吃酒,还真有件事要麻烦王大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