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韵儿的包容
    王大炮想了想,“我爹过世之前,除了咱们庄子里的人,很少和外人打交道,不过……我记得我成亲那年,还有我爹过世那年,倒是来过几个外庄的人,从年纪上算,都是我叔伯辈的人。

    当时听他们跟我爹说话的语气,好像是很熟悉的,可能是以前在一起做工的同行。

    但时间过去的太久了,之后也没有再联系,至于是不是像公爷猜想的那样,这几个人都跟我爹一样会做炮仗,就实在是说不准了。”

    杨怀仁觉得就算是王大炮拿不准也不要紧,他爹以前如果真的是在军火监做工匠,从道理上想结识的人应该也不多,军火监解散之后还能来往的,应该算是老朋友了。

    “那你还记得他们住在哪里吗?要是再见了面,可还能认得出来?”

    王大炮面露难色,不过还是有点勉强的点了点头,“那时候我倒是有印象,有一个伯父住的离咱们庄子不远,其他的印象就不深了。

    但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人家还在不在,我就不清楚了。现在让我描述他的样貌,还真说不好,不过要是面对面碰上了,倒是应该能认得出来。”

    “嗯,能认出来就好。对了,吃菜吃菜,别拘谨。”

    杨怀仁又给王大炮斟了一杯酒,“王大哥啊,年后我拜托你一件事。”

    王大炮听到东家有事拜托,忙又放下了刚拿起来的筷子,“公爷尽管说。”

    杨怀仁笑着又请他拿起筷子来,“别客气,咱们边吃边聊。”

    等王大炮从新拾起筷子来,杨怀仁才笑着继续说道,“这件事很重要,就是请你年后出门一趟,根据你记忆里的地方,去找一找当年王大伯的那些朋友。

    你找到他们,我给你记一个大功,找不到,也没有关系,你尽力而为就好。”

    王大炮一听此事很重要,脸色也变得认真起来,“公爷既然吩咐了,小底自然尽我所能的去办,公爷尽管放心就好了。”

    杨怀仁满意的点点头,“尽力就好。对了,明儿我跟府里账房说一声,你去支上二百贯钱,作为找人的经费,毕竟才过完年,找到了人的话,多给人家准备些像样的礼物。”

    王大炮心中一惊,忙摆着手推辞道,“用不了那么多钱,到时候给他们准备些咱庄上的特产,无论是蔬菜、鸡蛋,或者是美酒,这些东西就很拿得出手了,用不着使钱。”

    “王大哥你就不用推辞了,钱一定要带着,万一他们生活有什么困难,也好帮助一下,有备无患嘛。”

    ……

    送走了王大炮,杨怀仁的喜悦却仍旧留在脸上,火药这东西,利用好了有大用处,王大炮,还有他爹当年的那些同行工匠们,都是这方面的手艺人。

    学院里有几个廉先生的徒弟,也有一定的火药和炸药方面的知识,只不过他们懂理论,动手制作上就欠缺一些必要的手艺了。

    现在有了理论,也有了实践能力,在一千年前的宋代,制作出简陋一些的火器,可以应用到战场之上,应该不算是痴人说梦。

    杨怀仁去母亲那里说了会儿话,便去看看丈母娘和归鸿在家里住的习不习惯。

    丈母娘曾经云游四海,她倒是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归鸿这丫头才下山不久,第一次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吃上这么好的食物,就更是感到舒适了。

    特别是丈母娘见了外孙子之后,仿佛重新找回了家,还有家中那种亲情和温暖的感觉,心情看起来不错。

    如果她们能留下来,也许对她们和韵儿,都是一件好事,中国人一直就很在意团圆的概念,在外面呆的久了,难免想家,想念家中的亲人。

    杨怀仁就掩饰不了这一点,他最想念的,还是刚出生没多久的两个孩子,感慨当了爹的感觉,是没当爹之前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小婴孩这么大小都特爱睡觉,这个点,孩子们早都已经睡下了,杨怀仁先去莲儿那里看了看小鱼儿,才回到了韵儿的房里。

    推门进去,韵儿便微笑着上来帮他脱了外衣挂好,脸盆里的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她便双手托着布巾在一旁候着杨怀仁洗漱一下。

    一切都很自然,也很温馨,杨怀仁起先是没搞明白像何之韵一个曾经快意恩仇的江湖女侠客,威风八面的山寨大当家,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贤惠温顺的居家妇人的。

    也许是因为成家之后一个女人的传统思想观念让她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蜕变,也许是因为她以前得到的爱太少了,乍遇上杨怀仁这个疼爱她的男人,便心甘情愿的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而有了孩子之后,则是一种女人与生俱来的母性,让她变的更美,也更温柔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个模范妻子的典范。

    但越是因为这样,杨怀仁就越是没法开口跟她说铁香玉的事情,可发生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他也没法做出伤害铁香玉的不负责任的事,所以心中有些煎熬,左右为难。

    何之韵似乎早看出了他的心事,伺候他洗漱,挽着他坐到了床上,便首先开口说道,“若心妹妹,还有一位铁香玉姐姐的事情,不如年后选个好日子,一起办了吧。”

    杨怀仁惊得长大了嘴巴,心跳加快,喉咙里好像堵了什么东西,让他呼吸变得急促,更说不出话来。

    韵儿佯嗔瞪了他一眼,随即笑了出来,抬手摸了摸杨怀仁的脸,“我家官人太俊了,也太有本事了,别人家的小娘子见了就容易把持不住,你说,该怎么办呢?”

    “我……”

    杨怀仁刚想解释些什么,可忽然想到何之韵既然知道了铁香玉的事情,就一定是今天兰若心来家里的时候偷偷告诉她了,他再说什么,似乎都有点多余。

    韵儿自然知道杨怀仁心中是有些愧疚的,便温柔的说道,“官人不必如此,妾身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香玉姐姐舍身救你,妾身也应该感激她呢,若是让她这样回去,还如何见人?那她一生的清白可就毁了。

    妾身也是女人,自然知道女人的心情,咱家若是不许她过门的话,让妾身这个当妻子的,如何过意的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