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平淡里的美味
    杨怀仁很欣慰,在古代官宦家庭里多个妻妾之间,总是有些不和的,甚至有些还闹了些挺大的丑闻让外人笑话。

    可在杨家,有何之韵这样一个主妇在,看来应该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按宋时的风俗,出嫁的女儿到正月初三才回门探亲,不过杨怀仁也没法有这样的体验,如今的两个老丈人,一个远在邕州还不知道在干吗,另一个就住在家里。

    初二开始,庄户们就开始走亲访友了,每当有庄外的人进庄来探亲,见到了杨家庄子里庄户们崭新的住房和富裕的生活,总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于是庄子里满地都是下巴,一时间煞是壮观。

    冬日里难得的暖阳照得人懒洋洋的,雪也开始融化进了田地里,来年又是一个好光景。

    一切都很自然和谐,庄子里也很热闹,家里今年的收成不错,鸡蛋和猪肉更不会吝惜拿出来招待亲朋,新建的一片院子里不时的传来庄户们的欢声笑语。

    唯独杨怀仁在家里一个人烦躁,抬头看看太阳,觉的耀的眼慌,心里就烦躁,再低头看看院子里二丫头用积雪堆得雪人化得没了半个脑袋,觉得可惜,也要烦躁。

    每次家里的小厮跑到后宅里来传话,杨怀仁都一惊一乍的,他害怕是宫里来了旨意,让他进宫去跟官家答话。

    陪官家说话其实不难,难的是被官家问起出使辽国的事情来,杨怀仁无言以对,因为他想了好久,也嘀嘀咕咕念叨了好久,可总也没想出一个可行的主意来。

    只是把两个孩子念叨的够烦,小鱼儿似乎体会到了父亲的心情,也开始哭闹了,杨怀仁只好抱着孩子来回的走,一边走边摇,试图哄着小鱼儿安静下来。

    后来也不知怎么的,杨怀仁唱了一首后世满大街放的儿歌,什么“猫是ca狗是dg”的瞎唱了一会儿,小鱼儿果然不哭了,不过伸着小手开始拽杨怀仁的嘴唇。

    那意思好像在问,“老爹啊老爹,从你嘴里冒出来的这是哪国鸟语啊?”

    杨怀仁看着她挥舞的小手,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能祈祷这孩子长大了一定要随他娘,文文静静的就挺好,可千万别跟着他姑姑二丫头学,要不然早晚是个女汉子的材料。

    大官就更别说了,躺在摇篮里也不安生,总踢打腿,看那样子像是打把式,给杨怀仁吓得都抱不敢抱了,他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小小孩子怎么来的那么大脚劲,一脚丫子下去能给人踹下两颗门牙来。

    就这么折腾了一天,后宅里丫鬟们都看不过去了,只要一起央求着老夫人去劝劝。

    杨母也没搞明白咋回事,想劝也怕劝不到点子上反而让儿子更烦,所以只好多给佛龛里的神佛多上了几炷香,祈求他们保佑儿子事事顺心,不要再烦。

    杨怀仁也知道从先前那件事之后,母亲就开始信佛了,家里专门找人来盖佛龛,杨母早中晚各三次的跟神佛们念叨,似乎念叨的神佛们烦了,也只能保佑了你的家人一般。

    韵儿从兰若心嘴里听来的事情不只是铁香玉这么简单,从杨怀仁这次西去一路的行踪,她就能猜到了他的想法,更猜到了今年西边,可能是要出点大事了。

    不过杨怀仁还没说,她就不问,见他烦躁,就更不能问了,不过这也不代表她没有办法哄杨怀仁开心。

    把孩子给丫鬟妈子们看着,何之韵拉着杨怀仁就去了后花园,说过年过得累了,让官人陪着一起泡个温泉。

    不论一个男人多么理性,到这种时候也变成了感性的动物,貌美如花的媳妇儿陪着一起泡温泉,想想都觉得舒坦,哪里还顾得上原来是因为什么烦躁了?

    原先盖了泡温泉的亭子早就翻新了一遍,成了个豪华的温泉浴澡堂,反正家里钱多得花不完,享受享受也无可厚非。

    小两口一起泡,怎么回事涉嫌不可描述,大家自行生成画面就好了。

    一番腾云驾雾之后,杨怀仁舒服地半躺在池子里,拿温热的手巾盖住了脸,韵儿便知情知趣的上来给他按摩额头。

    她用的力道刚刚好,杨怀仁的压力的确减轻了不少,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庄子里的客人们都走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汩汩的水声在耳边环绕,似是唱着一首温婉的情歌。

    杨怀仁抬手扯了脸上的布巾,望着玄窗外的天色微微地一笑,似乎是在嘲笑自己怎么就因为这么点事情就开始烦躁了,把家里上上下下折腾的可够呛。

    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些事现在想不通,以后也会想得通的,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扭头环视了一圈,韵儿已经穿好了衣服,就侧躺在一张躺椅上打瞌睡,杨怀仁想到她才当了娘亲,这段日子里一点也不比他轻松多少。

    这时候还想着估计他的心情,她也一定累了。杨怀仁本不想吵醒她,轻手轻脚地从池子里爬出来,擦了擦身子,又缓缓地去穿衣服。

    披上衣裳的时候,不知长摆蹭了哪里,只发出了“嚓”的声响,可还是把何之韵吵醒了。

    她微微睁开眼,舒服地打了个哈欠,发现杨怀仁还停留在那个披衣服的动作上,便知道官人怜惜她,不想吵醒了他的小憩,才那样的小心翼翼。

    只是杨怀仁当时拧着身子,举着的双手里还抓着外衣,那个样子好像是摆了个舞蹈的造型,着实有点好笑,让何之韵忍不住掩着嘴笑出了声来。

    杨怀仁见她轻展笑颜,一刹那里好似看到了韵儿化身一个周身都充满了温暖的光芒的女神一般,简直美的不可方物,他也惊艳似的跟着笑了起来。

    两口子之间的感情,也许谈恋爱的时候总是那么激情热烈,可成了家,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孩子便成了家庭生活中的重心,那种热烈的感觉总是会不知不觉间冷却下来,日子难免总是平平淡淡的。

    可平淡并不代表就没有滋味,就像是简单的粗茶淡饭,如果你仔细去品味,也是有美妙的味道蕴含在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