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离奇失镖
    铁香玉和李坤走出中堂,院子里果然在跪了一地的镖师,这趟镖的总负责人郑镖头更是学了廉颇负荆请罪,把一条带刺的铁鞭绑在了背上,铁刺很尖锐,早就把他背上扎出了血来。

    见两位总镖头走出来,郑镖头上前深深跪拜了一下,然后抱拳说道,“失了这趟镖,属下难辞其咎,我郑剑锋愿以死向两位总镖头,向龙门镖局上上下下谢罪!”

    说罢便掏出一柄匕首,毫不犹豫地向自己脖子上抹去。

    铁香玉轻功好,手也快,见状立即向前翻腾了起来,在郑镖头手上匕首刃尖划向了喉头那一刻,拉了他手臂一把,然后依照小擒拿把他拿匕首的手翻了过来,另一只手一手把匕首夺下。

    “郑镖头你这是做什么?!”铁香玉怒斥道。

    李坤本要对这些镖师们大发雷霆的,见郑镖头已经懊悔不已准备以死谢罪,这才长叹了一口气,“郑镖头,你觉得你就这么死了有用吗?你死了,你的老婆孩子将来怎么办?他们还能抬起头来做人吗?”

    铁香玉也帮腔道,“对啊,你就这么自残而死,将来嫂子和侄子他们怎么办?”

    接着她尽量放缓了自己的语气,“咱们干镖行的,谁又没遇到过失了镖的时候呢?若是失了镖就的以死谢罪,那咱们龙门镖局也传不到现在了。”

    “可是……”

    郑镖头愧疚万分,“可是这趟镖,失的窝囊啊……”

    李坤怒问道,“你说清楚了,究竟怎么回事,咱们龙门镖局在江湖上名声远播,还是有些面子的,是谁这么不长眼,敢劫了咱们的镖?”

    郑镖头一个大高个子壮汉,虽然只是年近三十,可一脸的沧桑印证了他在镖行里的十多年艰辛历练。

    可在李副总镖头问完的那一刻,他忽然间羞愧的说不出话来,两行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李坤怒其不争似的骂道,“你倒是说啊,流的哪门子马尿!”

    郑镖头身后的一个姓胡的镖头实在憋不住了,开口说道,“郑镖头说这趟镖窝囊,叫我说,不光是窝囊了,而是丢人丢到七舅姥爷家去了,因为,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劫的镖……”

    “什么?!”

    铁香玉和李坤听罢好似旱天放大雷,被雷劈了个外酥里嫩,身子仿佛一瞬间里失了力气,晃晃悠悠差点跌倒在地。

    这世上还有这等事?丢了这么一大批货,还能不知道是谁劫走的?

    李坤又恨又气,眉头皱成了个倒八字,指着护镖头问道,“那你说,究竟发生了什么?!”

    胡镖头看了看掩面而泣的郑镖头,闭上眼懊恼地叹了一口气,开始讲述他们丢了镖的经过。

    “从初六我们出城,因为货多,走的是明镖,镖物上都是插了咱们龙门镖局的幡子的。

    前两天走的都是大道,过城固,经洋州,直到前天过真符,都是风平浪静的,一路上江湖人士也给面子,小盗小贼也不敢惹咱们龙门镖局。

    直到前天夜里,镖队走到了子午谷口。这次押镖进京没走佛坪道而是走子午谷,也是事先计划好的,因为子午谷年后的日子人少,但凡有什么可疑的人很容易被咱们发现,所以虽然路窄,可走起来更安全。”

    李坤也知道走子午谷这种稍微偏僻一点的道路,确实是事先他制定的路线,比起佛坪道,子午谷路途上相对近一些,只不过路窄相对难走点而已。

    按李坤的经验,平时要是押镖是不走这种偏僻的道路的,一旦天气不好,就容易耽误了行程。

    但是这次货物太多,年后佛坪道繁忙,人多眼杂,所以才选择走人少的子午谷。

    他急切地问道,“难道是在子午谷失了镖?那不可能啊,子午谷这季节空荡荡的,两边上山又没有树木,也藏不了人啊……”

    胡镖头惴惴不安地说道,“那个……不是在子午谷失了镖,而是,而是……还没进谷呢,就……唉……

    前天晚上,镖队在子午谷南谷口歇脚,打算明日天明就进谷,预计用五天时间出谷,七天内就可以到蓝田。

    可是这天夜里,不知为何大家都昏昏欲睡,连值哨的镖师也没能挺住,到半夜有镖师起夜,才发现那几十大车蜀锦,全都不见了!”

    铁香玉和李坤大吃一惊,同时看向了对方,异口同声讶道,“是被人下了迷药?!”

    羞愧难当的郑镖头这时开口道,“正是这样,不然咱们那么多人,不会失了镖,连是谁劫走的都不知道。

    两位总镖头,您也都知道,子午谷谷口地势空旷,没有店家客栈,刚过完年连个茶摊都没有,咱们镖师的规矩也都是自带干粮,从来不会生人那里买吃喝。

    所以那天夜里,为什么所有的镖师都昏昏欲睡跟中了迷药一般,属下想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

    郑镖头说完,胡镖头也跟着一个劲的点头。

    铁香玉和李坤觉得这件事也太奇怪了,龙门镖局此次押镖已经做到了谨小慎微,事先计划好路线,精挑细选的镖师,几乎每一件事都做到了最好了,却还是以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失了镖。

    如今是不光郑镖头和胡镖头他们这些亲自送镖的想不明白了,连铁香玉这位总镖头和走镖三十余年的李坤也一时搞不懂了。

    从镖师们前天夜里的表现来说,那绝对是了被人下了迷药了,不然不会集体睡的那么死,几十大车的货物被人运走,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中了迷药这一年简直是毋庸置疑。

    可他们又是如何中了迷药的?这一点便很难解释了。

    镖行里规矩,不住生店,不买生人的饮食,而且这一趟镖师们是自带干粮,选择走子午谷,也是因为年后这条路几乎没有多少人走,已经最大程度上避免来来自外界的扰乱。

    但是那价值两万多贯的蜀锦,确实已经被人劫走了,镖师们回来,就是因为连劫镖的人一点的踪迹都没寻见,这才急急的回来负荆请罪。

    铁香玉心头一紧,腹中又开始翻滚起来,极大的压力之下终于忍不住,转身弯下腰去,猛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