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债主上门
    龙门镖局里大家正在发愁的发愁,想不通的想不通的时候,门外来人了。

    一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在仆人的簇拥下走进了院子,他脸上明显带着怒气,见镖局的院子里跪了一地的镖师,毫不奇怪地扫视了一圈,冷“哼”了一声,这才来到铁香玉和李坤面前。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永年的岳父鲍有德,别看他年纪上和陆永年差不多少,人家把女儿嫁给陆大人做小妾,可就是陆大人的岳父大人。

    鲍有德当着众人的面,开口就骂,“你们龙门镖局怎么回事?不是说关中第一大镖局,号称大宋四大镖局之首吗?全他女马的是狗屁!

    怎么老夫把货交给你们才几天工夫,就被歹人给劫走了呢?今天你们龙门镖局无论如何也得给老夫一个交代!”

    不用想,这是人家找上门来了。铁香玉还在一边难受的想吐,李坤只好站出来赔礼道,“鲍大官人莫急,这事我们龙门镖局还在调查中,等调查清楚了,找到了劫镖的人,一定会把您老的货物给您找回来的。”

    “找回来?放屁!”

    鲍有德仗着他女婿是陆永年,对龙门镖局的副总镖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我家跟着去送货的人回来都说了,你们的镖师,还说是派出的什么最好的镖师,结果睡一觉的工夫我那些蜀锦就全不见了,连是谁劫走的都不知道,还调查?

    调查个屁!叫我看,你们龙门镖局的镖师们都是他女马的狗屁!”

    被人家指着鼻子喝骂,任何一个镖局里的人心中都又气愤又不服气,可事实确实是他们走丢了镖,想还一句嘴的胆气都没有了,只能咬着牙低着头硬听着。

    李坤知道这一定是人家鲍有德家里的派去跟镖的管事、家仆还有马夫什么的,出了事之后第一时间就回家告诉了主子,这才有了鲍有德上门大骂的一幕。

    可他又能说什么,做什么呢?人家的东西已经弄丢了,人家骂也有人家的理由,为今之计,只能是先求人家尽量能拖延几日,给龙门镖局几天时间去查找到底是谁劫了这趟镖。

    李坤刚要开口,鲍有德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你也别啰嗦些别的了,货是你们龙门镖局负责押运的,现在丢了,说什么都是废话,还有个屁用?

    就算让你们查出来是谁劫了镖,等你们这帮废物把东西找回来,把老夫家的买卖也给耽误了,这年头这世道,做什么生意都讲究先人一步。

    老夫知道年后天开始转暖,往京城里贩卖锦缎赚钱,别的经商之人自然也懂的,谁也不是傻子,等你们把老夫的货找回来再送到京城,赚钱的最佳时机就错过了。

    到时候别人赚了钱,老夫的货就只能贱卖了,这损失,你们能负责的起吗?”

    李坤不懂做生意,可奇货可居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卖什么东西都讲究商机,商机到了就能赚最大的钱,就像喝稀饭,先到的就能吃那份最稠糊的,晚人一步的只能跟在后边喝清汤了。

    “鲍大官人你放心,我们龙门镖局一定会负责的,若是找不回来,也一定会按照镖行里的规矩赔付您的货物的货款。”

    “赔?你们怎么赔?拿你们龙门镖局的这破院子赔吗?它能值两万贯钱吗?你可别说你们龙门镖局的招牌,在老夫眼里它就是个屁!”

    “你!”

    铁香玉实在听不下去了,捂着肚子站直了身子,“龙门镖局确实是没把鲍大官人的货物安全押送到京城,半路上遇了劫,是谁都不愿意遇到的事。

    说起来,这得怪我们龙门镖局的镖师们护镖不利,你要打要骂,我们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任由你发泄出来。

    可你绝对不能侮辱我们龙门镖局的金字招牌!我们这一辈无能,我们会自我检讨,可轮不到你来侮辱我们的前辈和祖宗!”

    鲍有德见铁香玉一个小娘子急眼了,也感觉似乎他刚才气急之下话说的有点过了,便装作这话他没说过一般,想起来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把他的损失从龙门镖局讨要回来,又扯开了话题。

    “行行行,这个咱们先不说,说点正事,你们也别跟我废话了,既然你们镖行有镖行的规矩,那咱们就按规矩来,老夫那批蜀锦总价两万一千六百三十贯钱,领头老夫不要了,你们现在赔给老夫吧。”

    铁香玉板着脸,“鲍大官人请放心,我们龙门镖局向来都是最讲信用的,你的损失,我们保证一分不少的赔给你!”

    鲍有德眼前一亮,嘴角稍稍上扬,下意识的就伸出了双手,好似他那双手真的能拿得动那么重的钱似的。

    不了铁香玉话锋一转,“不过我们龙门镖局现在没有那么多现钱,请鲍大官人给我门五天时间,我们这就给你筹钱。”

    “五天?”

    鲍有德一听没钱,立即收起了双手装作悠闲地背在了身后,重新昂起胸膛来鄙夷地看了铁香玉一眼,“五天之后你们要是跑了,我上哪儿找你们去?既然要赔,不如现在就赔!”

    李坤忍着心里烦躁和声和气地说道,“鲍大官人,既然我们总镖头说了赔钱,就一定会赔的,绝对不可能逃走,我们现在确实是拿不出那么多现银来,总得给我们几天时间筹钱不是?

    再说了,我们龙门镖局在汉中也是呆了上百年了,怎么会为了两万多贯钱连家都不要了呢?”

    “哼!”

    鲍有德鄙夷地看了一眼李坤,“你少跟我来你们江湖上那一套,既然是做生意,就会有奸有诈,谁知道你们现在是不是在诈骗老夫,等我一出门,你们就收拾东西逃走了呢?你们当老夫是三岁孩童,那么容易被你们蒙骗呢?”

    铁香玉咬着牙道,“我说了赔钱就绝对不会赖账,你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在龙门镖局门外盯着我们,我们现在就是没钱,想要钱就给我们五天时间,你自己选吧。”

    “好好好,”鲍有德不怀好意的对这铁香玉竖起了大拇指,“铁总镖头说话就是硬气,果然名不虚传。让我选是吧?我选择报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