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债主上门(下)
    鲍有德这一声“我选择报官”好似特意抬高了嗓门,是用了最大的力气吼出来的,那气势着实吓到了院子里的所有镖师们。

    巧合的是鲍有德喊完了,龙门镖局门外便走进一个人来,虽然穿的是常服,可谁都认得来人正是陆永年陆大人。

    陆大人迈着官步,面无表情,神色若无其事地询问道,“你们龙门镖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院子里大吵大闹的,也不怕外边过路的看了你们笑话?”

    铁香玉心里立即感到一丝不妙,这陆大人来的也太巧了,偏偏在他老丈人鲍有德高喊一声时,他正从龙门镖局门前路过,成了那个只是进来看热闹的人?

    鲍有德见他当官的姑爷子走进院子,腿脚都灵便了不少,一路小碎步走上前,还恭敬地似模似样地跟他姑爷行了礼,却忽然“哇啦”一声哭诉了起来,“陆大人,小民要伸冤啊……”

    突然之间,铁香玉有点明白这么回事了,心里觉得很好笑,想起杨怀仁常用来形容别人的一句话来,如今用在鲍有德身上应该是最恰当不过,演技太浮夸。

    陆大人的演技就比较自然了,事到如今,人家脸上仍旧一副不明所以的茫然样子,把他老丈人扶了起来,“那个,岳父大人,你怎么也在这里?伸冤?你又有何冤情?”

    鲍有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陆永年这边是越听越表现出心惊肉跳的表情来,这表情演绎的,那才算是细腻、真实,非常的到位。

    鲍有德最后说道,“陆大人啊,当初从蜀地购入这批锦缎之时,可有你出的一半本钱呢。”

    这话好似是无意的提醒,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兴元府里谁不知道陆大人纳了鲍有德的女儿做小妾,鲍有德就是陆大人的岳父?

    鲍有德平时就喜欢在他的朋友圈子里吹嘘这件事,最近更是把他和陆大人合作做买卖的事情给爆料了出去,龙门镖局自然也知道这笔大买卖里有陆大人的份子。

    陆大人听罢也知道老丈人所谓的“伸冤”的说法,似乎用的不太合适,可人家还是很镇定,转向了铁香玉和声和气地询问道,“鲍大官人所述,可是属实?”

    铁香玉听见“鲍大官人”四个字从陆永年嘴里说出来,又是一阵作呕,不过这次和前边几次不同,这次是心里恶心。

    鲍有德原本就是兴元府里一个小商人,在街边盘了个巴掌大的小铺面,做点布匹的生意。

    没当陆永年的岳父之前,他那点小本钱也就是卖些老百姓最常用的麻布,根本做不起贩卖绸缎生意。

    后来陆永年不知怎么看上了他略有姿色的宝贝女儿,纳了她为妾之后,便开始称鲍有德作“鲍大官人”。

    兴元府里的买卖人,本来谁也没把一个卖麻布的小贩放在眼里,可鲍有德当了陆永年的岳父之后,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凭着兴元府里没人敢不给陆永年面子,大家才明面上也开始喊他“鲍大官人”。

    鲍有德也因为有了陆永年这个靠山,才把买卖做的风声水起,店面越做越大,也开始涉猎成本高,赚钱也更多的绸缎买卖。

    但毕竟靠这种关系做买卖,鲍有德本身是没有多少真材实料的,所以买卖做到一定程度,也就遇到了瓶颈,那进货的两万贯钱,也就是他能拿得出手的所有家当了。

    当然,鲍有德口口声声说是跟当官的姑爷合伙,其实陆永年不一定能出到本钱的三成,只是鲍有德顾及陆永年的面子,才说他出了一半罢了。

    铁香玉已经猜到了这里边有什么猫腻,鲍有德敢上龙门镖局气势嚣张的要钱,看来是早就知会了陆永年,这才有了陆永年来的这么巧之事,也就是明摆着是借着姑爷的官身来要钱了。

    可铁香玉也不是个没见过大场面的女人,面对陆永年,她不卑不亢的站出来说道,“民女见过陆大人。

    陆大人明鉴,鲍大官人所说,确实是实情,不过他所说的冤情,民女看来就完全不存在了。

    我们龙门镖局走丢了鲍大官人的镖,按镖行的规矩,按照咱们大宋的律例,我们龙门镖局愿意照价赔偿,鲍大官人又何冤之有?”

    “呃……”

    陆永年见铁香玉说的有理有据,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鲍有德从一边凑上来指着铁香玉道,“陆大人别听她一派胡言,她嘴上答应赔钱,可那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谁不会啊?她也没真把钱赔给老夫啊!”

    铁香玉又道,“陆大人明鉴,两万多贯钱,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是我们龙门镖局,一时半会儿里要立刻就拿出那么多现钱来,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所以民女跟鲍大官人商议,请他宽限我们龙门镖局五天时间,让我们在这段日子里去筹措这些现钱。”

    陆永年一听,铁香玉的话里还是天衣无缝,这兴元府里,确实是除了那几家最大的商贾,其他人谁也没可能立即就拿出这么多现钱来,人家需要时间四处筹措,也合情合理。

    鲍有德也辩驳道,“陆大人千万别听信了她的谎骗,龙门镖局怎么回事,这几年经营的如何,汉中谁不知道啊?

    还筹钱?别说五天了,给她五十天她也筹不来两万贯现钱,她这时故意拖延,伺机逃走呢!”

    “你!?!”

    铁香玉还想再辩,不料陆永年似乎真的听信了鲍有德的话,抬手阻止了铁香玉继续说下去。

    “铁总镖头,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何苦硬撑呢?你们龙门镖局是拿不出这么多现钱来的,筹钱?上哪儿筹钱?你们那几家分局比总局还穷,这是谁都知道的啊。”

    陆永年见这几句话似乎说到了铁香玉的痛处,让她脸色凝重,便知道试探出了她还真没地方筹钱。

    于是继续说道,“不如本官帮你出个主意,可以立即就偿还了鲍大官人的损失。你们龙门镖局虽然没有现钱,可不是还有城外的千亩水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