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1章:怒火中烧的陆大人
    陆永年迎面吃了一记脚底板,顿时满眼繁星,趔趔趄趄后退着倒坐在地上,鲍有德忽然大喊大叫起来,“造反了,有人杀官造反了!”

    在场的人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一个堂堂府尊大人,竟然被一个年轻人一脚踹翻在地,一时间里都看得呆了。

    龙门镖局的镖师们虽然心里欢喜,可也暗暗为新来的骑马的二人担心,他们就这么打了兴元府的府尊大人,陆永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看来他们是闯下了大祸了。

    一个跪在地上的镖师按着酸胀的双腿站起来,趁着陆永年倒地他的人都去扶没注意这边的工夫,在柯小川身后小声说道,“这位好汉,我们龙门镖局上下都非常佩服好汉的义举。

    但你打的可是个大官,你们惹不起的,不如……你们还是快点逃吧。”

    柯小川回头对那镖师好意的提醒抱拳表示了感谢,淡淡地道,“不必担心,没事的。”

    那镖师见他竟然无动于衷,直道他是年少气盛的江湖后生,做事不考虑后果,再劝也是没用,只好摇了摇头从新跪了回去。

    衙差们忙去扶躺在地上天旋地转的陆永年,有的去掐他的人中,有的抽手巾帮他去堵汩汩流血的鼻孔,忙活了好一会儿才让陆永年幽幽转醒过来。

    他睁开眼看着围着他的衙差和老丈人,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下,这才记起来是那个骑马的年轻汉子在他面门上踹了一脚。

    他一下子无法抑制的爆发了,蹭地一下竟挺身跳了起来,怒火中烧地指着柯小川怒骂,“来人啊,给我打死他!打死他!”

    柯小川看着陆永年脸上还带着他刚踢了一脚留下的脚印,忍不住捧腹大笑,他越是笑得欢畅淋漓,看在那些衙差们眼里越是可怕,竟没有一个衙差敢上前一步的。

    鲍有德算是看明白了,就算他姑爷是个当官的,可和这些根本没把官府放在眼里的江湖中人讲道理,根本就行不通。

    他拽住正在发作的姑爷的衣袖,悄悄在他耳边说,“姑爷,和这些粗人讲不通道理的,而且……而且现在人家人多势众,不如咱们先回,等带足了人,回来再找他们算账不迟。”

    陆永年稍稍镇定了一下,发觉自己的出离愤怒,让他乱了分寸,也失了仪态。

    想想老丈人的话说的对,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他今天来帮着老丈人要账,就没想过会遇到这等事情,所以只不过带了十来个衙差过来壮壮门面。

    眼下的情况,这十来个衙差根本就不够看的,就算他们真动手了,那几个货色也肯定不是对手,只能是更加的丢人现眼。

    他很快想明白了事情的性质,骑马的年轻汉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可看样子就是江湖上的痞子而已,不像是有后台的人。

    这年轻汉子敢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打他一个朝廷命官,那“杀官造反”听起来虽然夸张了些,不过这罪名安在他头上他是跑不了的。

    既然理在他这边,不如现在先撤,等他回去立即调了兴元府当地的厢军来镇压,顺便以雷霆之势让龙门镖局不得不屈服就范,把田产讨过来,到时候一起再把脸面找回来也不迟。

    陆永年点点头,对身边的衙差小声道,“回府!”

    他们正要离开,身后传来一个让陆永年觉得有点耳熟的声音。

    “陆大人,这就走了么?方才本公听说有人要杀官造反?这人在哪儿呢?”

    陆永年等人这是面朝这龙门镖局的大门,声音是从他身后传来,陆永年便以为是龙门镖局的什么人故意嘲讽他了。

    他头也不回地丢下了一句,“这事跟你们龙门镖局无关,等本官处理了眼前的事,再来跟你们龙门镖局讨债,你们别以为就没事了。”

    但他还要继续往门外走的时候,刚才那些还在滴滴哒哒吹喇叭的人却摇身一变,好似变作了门神一般,列队叉腰堵在门前,不让他们走了。

    陆永年大吃一惊,心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这些人真的敢杀官造反不成?

    陆永年听不出来说话的人是谁,那是因为他跟杨怀仁接触的还少,而铁香玉却是在杨怀仁开口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便热泪盈眶了。

    杨怀仁笑呵呵地领着天霸弟弟从后院里走了出来,走到眼含热泪的铁香玉身边,只是温暖的笑着微微点了点头,一只手非常自然地扶住了她的后腰。

    那一刻,铁香玉感到从后腰上传来一股暖流,很快便传遍了全身,杨怀仁的手扶着她后腰的力道其实很小,但就是这么很小的力气,却让她感到仿佛她整个人生,都被一只温暖的手支撑着似的,从此她再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李坤知道总镖头和这位杨郡公的关系,见杨怀仁来了自然心中欢喜的紧,忙弓身行礼,“小底见过郡公大官人,您来的真是太是时候了。”

    杨怀仁也抱拳还了礼,接着又自然的把手放在了铁香玉腰后,“李镖头不必多礼,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讲究。”

    陆永年这回听出来是谁了,他回头的那一刹那,看到杨怀仁和铁香玉的亲昵动作,然后听到了杨怀仁和李坤说什么“将来大家都是一家人”此类的话,便忽然间想明白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心道本想从龙门镖局这里捞一些好处,却没想到这手伸出去,好处没捞着,却好似把手伸进了油锅里,烫得一手泡。

    不用想也知道,那俩骑马的汉子,一定也是杨怀仁的人了。

    陆永年一时间里意识有些慌乱,可冷静下来转念一想,好像杨怀仁如今也已经不是钦差了,年轻就听说他路过汉中回京交差,算算日子眼下肯定也早跟官家复了命交了皇差了。

    虽然论地位和品秩,他比杨怀仁低了几级,可既然如今杨怀仁已经不是钦差了,那么按律像杨怀仁这样京中的官员或勋爵,也是无权干涉地方上的治理的。

    反而杨怀仁如果在兴元府干涉地方县治,还会被谏官冠上一个滥用职权的罪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