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上奏天听(中)
    陆永年毕竟是在官场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多近三十年的人,官虽然没做到很大,可很多人情世故,他心里明白的很。

    从杨怀仁的表现来看,他觉得可能是他今天来龙门镖局跟铁香玉要账,而铁香玉又是杨怀仁的相好的,杨怀仁现在对他的百般刁难,只不过是当着铁香玉讨个面子罢了。

    他跟杨怀仁原来也没有什么仇什么怨,所以判断杨怀仁并不是刻意针对他,而是针对他刚才对铁香玉做的事。

    杨怀仁见陆永年眼珠子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什么,便问道,“怎么?陆大人,不是说要回去写奏折嘛,刚才本郡公所说的,你可记下了?当时候写奏折的时候,可一定不要忘记写进去。”

    陆永年刚才说给朝廷些奏折上奏天听,也不过是他说大话给自己撑面子,杨怀仁和他在朝中的地位差距太大,他们在官家心中的地位那就更大了,真写了奏折,就算是杨怀仁的错,他也清楚官家也不会把屡立奇功的杨怀仁怎么样。

    眼下杨怀仁再嘲讽似的问起来,他的话柄又被人家攥的结结实实,他哪里还敢说硬气话?只能服软认错。

    “杨郡公,你看你看,下官只是随便说说,哪里会跟杨郡公过不去呢?

    之前下官那是不知道杨郡公和龙门镖局铁总镖头的关系,如今既然知道了,哪还能自家人跟自家人过不去啊,您说是不是?”

    他说完这话连站在一旁的李坤都听不下去了,感到作呕想吐,刚才你咄咄逼人讨要龙门镖局的田产之时,怎么不说是一家人?

    杨怀仁很淡然,“陆大人,你都这么说了,本郡公也不好真的斤斤计较,谁都有一时口误的时候,说错个一句半句的话,本郡公不会当真,官家哪里,其实也没必要用这些琐事去扰了他的清静。”

    杨怀仁这话里意思就是原谅他,不跟他计较了,陆永年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不过他自然知道今天是人家杨怀仁迎亲的日子,不想多生事端才这么轻易放过了他。

    但他不能就这么不知好歹,人情的事情是不能落下的,便对铁香玉说道,“铁总镖头,之前的事情,可能是一场误会,下官也不是可以针对龙门镖局和铁总镖头。

    失镖之事,既然龙门镖局需要时间调查,那本官作为一方父母官,治下除了劫镖的贼匪,派遣捕快全力缉拿更是分内之事。

    不如下官立即回衙门写一道文书,知会洋州兴道县令立即派公差去出事地点子午谷口附近勘察案发现场,同时兴元府的三班捕快协同龙门镖局诸位镖师一同缉查失镖之事。”

    铁香玉心道这个陆永年倒是会做人,对她一个民女都自称下官了,心中觉得又气又好笑,只得微微福了一下算是有礼,回道,“那就多谢陆大人了。”

    “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呢?”

    陆永年又说,“至于鲍有德追缴债务一事,那是他个人不懂你们镖行里的规矩,才第一时间找上门来要账,本官稍后劝慰他一下便是。”

    鲍有德在一边算是搞清楚杨怀仁是个什么人了,可听到姑爷忽然不帮他忙要账了,心中立时有些不快,心说就算姓杨的是个人物,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总不能让他一个买卖人白白损失了两万多贯的银子。

    鲍有德皱着眉头急乎乎地从陆永年身后拽了他几下,小声道,“账,可不能不要啊,里边可是有你的份子呢,姑爷?”

    陆永年当着杨怀仁面前觉得非常尴尬,立即甩开了鲍有德的手,压低了声音训斥道,“你胡闹什么,办什么事情,都有一个程序,哪里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你家货物丢了,本官自然会派人帮你查找,人家龙门镖局也没说要赖你的账,铁总镖头不是说了嘛,先调查,兴许能找到是谁接了镖,运走了你的货物呢?

    就算多方查探还找不回来,到时候也要按照人家的规矩协商赔偿事宜,今天你就来要账终究不合规矩,你急什么急?!”

    最后一句话说得很重,鲍有德见姑爷脸色铁青,也不敢再多说下去。

    铁香玉听罢只是抬眼去看杨怀仁的脸色,见他一直笑眯眯地瞧着陆永年和他老丈人闹笑话,也不禁莞尔一笑。

    她知道陆永年忽然改变了口风,从不把龙门镖局众人当人看到如今把龙门镖局当自己人对待,一切都是因为杨怀仁的出现。

    铁香玉很庆幸,能有杨怀仁这么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在自己身边,通过陆永年的种种拙劣表现,她更庆幸的是,从她跟杨怀仁这段日子里的接触里,她觉得杨怀仁虽然也是个官,但他又和陆永年这样的官大有不同。

    也许他从来就不像是一个当官的人。可能他这个人平时太喜欢闹了,说话很另类,但却很有深意,话里的很多道理,她到现在想起来,才觉得原来那么精辟。

    可贵的是杨怀仁身上,她完全看不到那种官场里浸淫许久而养成的那种圆滑和世故,他从来不会说一套做一套,更不会见风使舵的打官腔做官事,平常的胡闹里却透露出来他是一个正直的男人。

    铁香玉就这么看着杨怀仁,眼睛一刻都不曾离开,李坤也观察到铁香玉看杨怀仁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种他从未在她身上见到过的仰慕之情,便知道这一次,铁香玉没有看错了人。

    所以李坤觉得尽管铁香玉嫁到杨家虽然是做小,但是她能找到这么一个可靠的男人,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男人,将来生活能够幸福,他也就老怀感慰了。

    除了鲍有德这个见钱眼开不知好歹的老丈人之外,陆永年对他应变的能力还是感到很满意,心说既然是几句软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他也就没必要再担心什么。

    “杨郡公,既然今日是郡公大喜之日,下官也应尽一尽地主之谊,下官这就回府给杨郡公准备一份大礼亲自送过来,贺喜杨郡公和龙门镖局铁总镖头喜结连理。”

    陆永安行了礼转身要走,杨怀仁却忽然开口了,“陆大人留步,我有话还没说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