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愤怒的陆大人
    鲍有德见事情败露,被镖师们围在中间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只能任由他们围在中间任意摆布。

    李坤怕镖师们气愤之下真的下手太重把鲍有德打死,忙出来扒拉开围上去的一众镖师,提着鲍有德的衣领子从人群里提溜了出来。

    “大家都冷静,这件事自然有杨郡公给咱们龙门镖局做主!”

    杨怀仁对李坤点点头表示赞赏,接着对鲍有德问道,“鲍大官人,本郡公所说的故事,可有什么遗漏啊?来来来,要不然你给补充一下?”

    鲍有德吓得三魂没了七魄,腮帮子都抖出了鱼尾纹来,战战兢兢道,“公,公爷饶命,小底一,一,一时糊涂,见财起意,才,才,才听信了姑爷……”

    陆永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整件事都是他老丈人鲍有德整出来的,如今竟然把屎盆子扣到他头上来了。

    年前鲍有德就说要跟他一起做笔大生意,趁着开春之前,从川蜀之地购进蜀锦,然后运送到京城去卖,可以赚取一倍的利润。

    那时候陆永年正想着如何赚笔钱好置办些地产留给子孙后代,便听信了鲍有德的主意,出了三成的成本,而分红的时候两家则对半分。

    原本也没打算找镖局押运的,鲍有德家里就有些护院,而陆永年则准备损公肥私,支使衙门里的一班捕快也去帮忙运送。

    后来是鲍有德说自家虽然有人手,可这批货量太大,价值太高,他几乎把自己全部的身家都压在了这笔买卖上,还是请龙门镖局来押运比较妥当。

    陆永年本也是想能省则省,尽量省下押镖的费用,但转念一想老丈人说的也有点道理,这批蜀锦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无论护院还是捕快,其实都不算是专业押送的最好人选。

    于是这才找到了龙门镖局,宁年花上一千多贯的镖资,也要安全第一。

    今天一大清早鲍有德就派人到陆永年哪里火急火燎的报信,说他们那批货在子午谷那里遇到了劫匪,货物被抢劫一空,陆永年当时就大吃一惊。

    再听说了鲍有德编造的经过,说是连龙门镖局的镖师们都没搞清楚是谁劫了这趟镖,陆永年心里就就更慌了,生怕货物找不回来。

    这次和鲍有德合伙,他可是出了六七千贯的银子,他为官多年不曾受贿索贿,虽说薪俸也不低,可没有像样的灰色收入,这些钱也几乎就是他的多半积蓄了,若是就这么白白打了水漂,他根本无法接受。

    再后来传信的人对陆永年说这事不见得就是坏事,而且他老丈人鲍有德也早有了准备。

    如果这批货能安全运送到京城,那自然是最好,如果半路上出了什么意外,被人劫走的话,他们也还可以按照镖行里的规矩,找龙门镖局索要赔偿。

    而且鲍有德早就算计好了,龙门镖局如今的局面,是外大中空,看着好看,里边早就没有了多少资金,是不可能一下赔偿他们两万多贯钱的损失的。

    陆永年便问传话的人,老丈人是不是糊涂了,龙门镖局赔不了他们的损失,怎么还是好事了?

    传信之人便把鲍有德打算说了出来,龙门镖局虽然拿不出现钱来赔偿,可他们还有城外的千余亩田产。

    鲍有德便是派人来请陆永年这位府尊,赶在鲍有德去龙门镖局讨债的时候适时的出面,以给龙门镖局压力,逼他们就范,以达到得到龙门镖局田产的目的。

    而且鲍有德答应他,要到了土地之后两家分配土地的方式,跟做蜀锦买卖分配红利的方式一样,也是对半分。

    陆永年当时也没太多想,只是想到投入到买卖里的钱虽然丢了,可假若变相的从龙门镖局得到了那千余亩田产,他也能够分到五六百亩,按当时汉中的地价,他只赚不赔。

    这么一想陆永年就动了心,琢磨着如果有了那五六百亩上好的粮田,未来数百年自己的子孙后代只要不是太败家,吃喝传用是都不用愁了。

    就这么,陆大人在鲍有德上门讨债的时候,陆永年陆大人巧合的出现了,也就有了后边的一幕。

    但陆永年如何也想不到,鲍有德平时顶多喜欢吹牛皮罢了,如今竟然敢干起自己打劫自己的货物,然后找龙门镖局骗取赔偿的事情来了。

    最可气的是,这笔买卖从一开始劝说他投资合伙,也许就是他老丈人鲍有德把他也算计进去,是早就预谋好了,挖了这么一个大坑等着他自己往里边跳。

    鲍有德让他投资,就是想让他在意这笔买卖,要账的时候可以借着他的官身能给龙门镖局压力,能使得上劲。

    到时候分配利益,鲍有德看上去是让只出了三成成本的陆永年得到一半的利润。

    可仔细算来,陆永年只不过是相当于用比较实惠的价钱得到了龙门镖局那五六百亩的好地,但鲍有德就赚大发了,除了田产,那批货还能等到风声过后再拿出来贩卖,加一起会得到比投入高处好几倍的巨额利润。

    就算事情败露了,他们俩合伙的买卖,他们自己知道是鲍有德做主,可外人看来,就是他陆永年陆大人出的主意了。

    到时候陆永年如何都说不清楚,只能背了这口黑锅,而鲍有德貌似损失了卖蜀锦的钱财,可货还在他手里,哪怕过几年拿出来再卖,也还是赚的。

    陆永年想到这里内外的衣衫都快被冷汗溻了个透,这事传出去,到时候承担最大责任的人,也只有他,官是不用想继续做下去了,还有很大的可能朝廷会追究他监守自盗的罪行。

    陆永年越想越气,刹那间愤怒的火焰比刚才被柯小川往他面门上踹了一脚之时更加旺盛。

    忽然之间,陆永年跟发了疯似的冲了上去,死命地掐住了鲍有德的脖子,撕心裂肺地嘶吼着,“鲍有德!你这个老王八蛋杀千刀的!

    我把你当岳父大人,你他女马把我当大傻子冤大头?!得了好处你拿大头,出了事你让我替你背黑锅,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