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迷烟的秘密(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鲍有德早弄明白了杨怀仁的身份,知道这事败露了,如果是他一个人背这个锅,像他这样一无功名,二无身份之人,犯下这样的罪行,很可能结果就是个死,他还哪里敢招认?

    这会儿无论如何是顾不上他和陆永年之间的翁婿情谊了,只能一个劲儿的把屎盆子往陆永年头上扣,他自己好装作不知内情而逃脱了罪责。

    他掰着陆永年卡住他脖子的手,吱呜着,“贤婿,贤婿,咱们还要继续演吗?老夫只是一个小小布商,做买卖耍些小滑头还行,可这么大的计划,老夫又哪里有如此的心计?

    这一切的一切,还不都是老夫一时糊涂,见财起意,才听信了你的计划,一直在按照你的主意做事吗?”

    陆永年惊愕得双眼通红,这话从鲍有德嘴里说出来,给旁人的感觉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整件事情,鲍有德反倒成了被逼无奈只能听他号令的小喽啰了。

    一刹那里陆永年感到一阵晕厥,眼前的事物也混乱了起来,迷雾里仿佛看到了他的未来——杨怀仁把此事上报朝廷,朝廷去看这件事,那就相当于陆永年监守自盗,诈骗钱财了。

    他头上的翅翎儿笼帽是铁定保不住了,而且还要被判流放千里,去边地当役夫,终生不得回家。

    想象里的大漠孤烟,枯树瘦马,如今在他眼里可不是什么瑰丽的风景,而是他余生如何都承受不了的无尽折磨。

    愤怒到了一定的程度,不知为什么很自然的就消散了,陆永年撒开了鲍有德,面相杨怀仁扑倒了下去,连磕了几个响头,脸上的大脚印子还没有消去,却又磕的额头上出了一大片血,那副样子实在是又可怜又好笑。

    “杨郡公明鉴啊,鲍有德的蜀锦生意,下官确实出了三成的本钱,可之后的劫镖的事情,可是真的跟下官无关啊,求郡公爷爷还下官一个清白啊!”

    龙门镖局里众人对陆永年投来的是鄙夷的目光,想起刚才他仗势欺人非要捉拿铁总镖头回衙门的恶劣所为,再看看他眼下跪在地上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的样子,都感到大快人心。

    杨怀仁没有理他,而是转向了铁香玉微微笑了笑,那意思很明白,就是在征求铁香玉的意思,任由她来发落。

    铁香玉想起陆永年在汉中多年为官,其实也并没有做什么大的恶事,当然也没有为百姓做下什么好事和功德,是属于那种庸庸碌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庸官。

    刚才他耍的各种蛮横,铁香玉还真没放在心上,只觉得是这种人喜欢打官腔逞威风是他们的本色,可他并没有得逞,所以觉得如果像他说的他并没有做过,只是被强行背锅,那要报复他非把罪名安在他的头上,似乎又有些不公平。

    铁香玉对杨怀仁道,“事情还没有查清楚,现在下结论是不是还太早了?”

    杨怀仁小声答道,“其实事情已经清楚了,我心里明明白白的,只是要如何处置他们,还要看你的意思。”

    杨怀仁话里意思很明显,事情的经过他如今已经清楚明白,谁是主谋谁是从犯,他都一清二楚,只是今天的受害人是龙门镖局和铁香玉本人,杨怀仁出现的目的也是为她撑腰。

    所以如今揭露了鲍有德和陆永年的罪恶,如果要对他们进行一番惩戒的话,杨怀仁把这个权利交到了铁香玉手上,至于谁是主犯谁是从犯,他也根本就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铁香玉的感受,只要她满意就好。

    一旁的郑镖头和胡镖头是失镖的当事人,听杨怀仁话里意思是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他们心里还疑惑不解,于是站出来躬身施礼,问道:“小底求杨郡公把整件事里的一些细节说的再详细些,比如我们是如何中的迷药昏睡不醒,我们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杨怀仁最喜欢讲故事了,笑着答道,“那我就来为你们解惑。首先要说的,是你们如何中的秘药。

    这事不是我吹牛,要换了是别人撞见了这件事,顶多就是知道有人监守自盗,还弄不清镖师们是如何中的秘药。

    也就是我,鼻子太好,嗅觉比常人都灵敏,才能想明白这里边的奥妙。

    龙门镖局很重视这趟镖,所以挑选的是镖局里富有经验的镖师来押送,而像你们这些有经验的镖师,押镖路上的食物和饮水,都是自己事先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准备好的,所以你们自带的干粮和饮水,是没有办法给歹人机会来下迷药的。”

    镖师们也觉得不可能是他们自带的干粮被人动了手脚,听杨怀仁分析,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杨怀仁接着对负责这趟镖的镖头郑剑锋问道,“那郑镖头你说,要让一个人中了迷药,除了吃进嘴里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郑镖头想也不想便答道,“江湖上的毒药种类千千万万,可要让一个人中毒,只有通过进食,饮水,呼吸,身体上的伤口这几种最常见的方式让毒物进入人的体内。

    前两种都是通过嘴巴的,既然现在可以确定我们自带的食物没有问题,那么就剩下后两种途径让我门中毒了。

    通过身体上的伤口,似乎也不太可能,我们当镖师的,身上谁还没块伤疤?

    可伤疤和伤口是两回事,再说我们八十个镖师,也没有可能身上都有伤口,更没可能同时中了什么察觉不到的暗器,又同时中了毒。

    最后剩下的,只有通过鼻子,把迷药吸进体内了……”

    郑镖头分析着,还是摇了摇头,“迷烟?也不对啊,都知道要用迷烟,需要在一个相对密闭的室内使用,效果才最好。

    可我们当时露宿的地方是在子午谷口之外一处平坦空旷的平地上,这季节晚上还有冷风,谷口附近风是格外的大,用迷烟风一吹就散了,是很难达到效果的。

    何况众位镖师们休息和值守的地点也是围着货物分散开来的,分布的范围也相对较大,哪能同时中了迷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