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8章:迷烟的秘密(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郑镖头脸色凝重,接着说,“正常如果一个人嗅到了迷烟之时,察觉到不对一定会一声大喊提醒同伴,其他人就会立即用湿布捂住鼻子,绝没有可能八十个人同时中了迷烟啊。

    还有,鲍有德的伙计们也随行送货,为什么我们镖师中了迷烟,他们却安然无恙?还能装作睡觉等到我们中毒昏睡之后再把货物悄悄运走?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想都不可能……”

    郑镖头一个劲的摇头,分析来分析去还是没想通,杨怀仁却质问道,“怎么就不可能了?

    如果下药的人足够聪明,不管你们是在什么环境下,都有独特的办法,让你们中了迷烟却毫无察觉,谁又说迷烟就一定有刺鼻的问道让你们那么容易发觉呢?”

    “呃……”

    郑镖头无言以对,只得继续听杨怀仁继续道出真相是这么回事。

    “你们所中的,确实是迷烟,只不过这种迷烟和寻常的迷烟大有不同,起码对你们来说,这种迷烟就是无色无味的,你们即便把迷烟吸进了体内,也不会察觉到有任何味道,也不会立即就感到身体不适而发现异常。

    鲍有德派去跟车送货的人,也并不是他家里的伙计和护院,而是另有他人,只不过对龙门镖局的镖师们来说,这些人都是生面孔,你们本来也不认得,所以他们改扮之后,你们无法察觉到不对。”

    胡镖头接话道,“这个我们确实没法发现,鲍有德的伙计长什么样子,咱们也不熟,既然是他派来跟货的,我们哪里会去怀疑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呢?

    杨郡公,既然确定了咱们镖师们那一夜是中的迷烟,可您还是没说明白是如何中的迷烟啊?”

    杨怀仁笑着走到他身边,拍了拍胡镖头的肩膀,“我再问你,这样的季节在外露宿,你们是不是要起灶?除了自己埋锅造饭之外,这些简易的野营土灶,也同时能够供众人围着睡觉,以达到取暖的目的?”

    胡镖头点点头,“这是自然,不过镖师们造饭所用的铁锅,炊具和餐具,都是从镖局里带的,绝对是没有问题的,用这些锅和炊具做自带的粮食,也完全没有错漏啊。”

    杨怀仁笑着反问,“谁跟你说你们吃的东西,还有制作吃的东西的锅啊盆啊的有问题了?”

    胡镖头挠着脑袋使劲想了想,忽然灵光一闪,睁大了眼睛惊呼道,“难道……是那些木柴?!”

    杨怀仁点点头,“嗯,算你还聪明,能想到木柴。你仔细想想,做饭所用的木柴,是不是鲍有德跟去送货的人去打的?”

    郑镖头这会儿恍然大悟,抢着答道,“杨郡公,你又如何知道的?那一日为了按照计划好了的每日行程赶到子午谷口休息,一路上的确稍微赶了些,所以到了地方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是鲍有德的人见我们人困马乏,才主动说让我们负责看守货物,他们去四周的林子里砍了些木柴回来。

    但当时他们拿回来的木柴我也是粗略检查过的,一看就是新鲜的新从矮树上砍下来的木柴,并没有什么怪异之处。”

    杨怀仁叹了口气,“唉,郑镖头,你想啊,假若能让你们看出来的话,他们监守自盗的计划,又要如何实施呢?”

    郑镖头被说的又不好意思了,只好恭敬的抱了抱拳,表示请杨郡公继续说。

    “木柴确实是他们新砍的,不过他们在把这些木柴交给你们之前,却是做过了手脚的,比如,往上边涂一层无色无味的药水,风干之后木柴上根本看不出来涂过东西,但是药水中的迷药成分,却已经留在了木柴上。”

    杨怀仁嘴里“咝”了一声,稍微顿了一下,“严格的讲,当时他们涂抹上去的药水,其实还算不得是迷药,所以无论当时镖师们如何检查,也不会发现什么的。

    但是这种特殊的药水会在遇热燃烧,经过氧化的过程之后,便会分解出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这种气体,也就是能把人迷晕的所谓迷烟了。”

    最后一句话大家都没听太明白,李坤问道,“氧化?分解?是什么东西?”

    杨怀仁这才发觉刚才他说的太深奥了,一些化学方面的术语当下还不那么说,只好解释说,“氧化……呃……就是物体遇热,和空气中的一种叫做氧气的东西发生反应的过程。”

    他说完见大家还是一脸懵逼,发觉越说越没法让他们理解了,只好略显不讲理的说道,“反正就是一种变化,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们就明白了,木柴见火燃烧,烧完了成了木灰,这个变化的过程,就是氧化,这么说能懂吗?”

    李坤也只是稍微有点明白了,不过为了龙门镖局的面子,还是装出一副受教的样子,“哦,原来是这样啊,你早这么说我们不早就明白了嘛。

    即使药水中的药,原来不是迷药,镖师们根本就没法发现,但把它放到火里烧,烧完了,就变成了迷药了,散到空气里,人闻见了,也就中了迷药了,对不?

    杨怀仁心说这解释还算清晰,便赞许道,“不错不错,就是李副总镖头说的这么个意思。”

    “那……鲍有德的人怎么没中迷药呢?”郑镖头一看就是个老实人,问的问题还这么实诚。

    李坤都看不下去了,指着他凶道,“你是不是傻?人家是下药的,还能自己下药自己闻?你当人家都跟你似的这么笨啊?

    一定是人家事先先吃了解药,或者事后堵住鼻子不让你们发现呗!”

    郑镖头被他凶得面红耳赤,只得谦逊道,“副总镖头说的是。”

    李坤能帮杨怀仁解释话中的意思,感觉自己特有面子,好似正印证了他是镖局里最见多识广的人一般。

    他笑呵呵地向杨怀仁颔首示意,要他继续说,下边还有什么别人听不明白的,他还要继续解释。

    杨怀仁笑了笑,继续往下说,“其实也确实如郑镖头刚才所说,在空旷的地面上,加上还有风,人即便吸入了这种迷药,也不会昏迷太长时间。

    不过短暂的三四个时辰的工夫,也足够他们把货物转移走,再回到原地演一场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