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送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转眼已是二月中旬,朝廷有条不紊的准备着西面即将到来的战事,而杨怀仁,也同样做好了准备,十六这天,便率领使团出使辽国。

    在大宋的外交关系里,辽国是最重要的一支,所以杨怀仁出使的使团也空前的庞大,光是随行运送每年上缴给辽国岁币的官员就有三十多名,其余车夫,役夫等更是多达三百余人,载满了银钱和绢帛的马车百余辆。

    因为带着特殊的任务,杨怀仁同样带领了龙武卫和虎贲卫的禁军随行,除了留守营地的千余将士外,随行的将士达到了一万五千人之巨。

    当然,这么多禁军随行,但他们是不能过境的,只是装作禁军和边军的正常换戍而已。

    而且这么多将士随杨怀仁北行,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契丹人在大宋的耳目,所以杨怀仁觉得也没必要遮遮掩掩,反正也不是开战去的,随他们如何去想。

    真正能跟随杨怀仁进入辽国境内的军士,按照两国邦交之礼,也只有二百人的限额,杨怀仁选择了自家府卫,由黑牛哥哥带领,还有众位兄弟也倾巢出动,陪同出使。

    赵煦命当朝宰相章惇在东门外送行,本来杨怀仁觉得此次奉旨出使辽国,听起来可怕,其实应该是没什么大的危险。

    多年来出使辽国的王公贵族多了,从来也没有谁出过事故,再说他一个小小郡公,恐怕契丹老皇帝也不会真把他放在眼里。

    只是章惇知道杨怀仁此行目的,出使是表面,秘密任务才是关键。

    也因为这个秘密任务太过于关键,也太过于难以完成,所以送行之时,神情和语气里都透着一股子悲伤之意。

    “杨郡公重任在肩,此行可一定要保重身体,一定要安全归来啊!”

    这年头本也不兴握手礼,可章大相公握着杨怀仁的双手摇了半天,手腕子都快给杨怀仁摇断了,凝重的神色里总有那么点永别的意味。

    杨怀仁面带笑容说着“一定一定,请官家和众位大人放心”的话,心里却暗骂,章惇你这个老家伙,真当小爷出使辽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小爷便是偏要回来,不仅要完完整整的回来,说不定给你捎回几个契丹美女来,让你们见识见识小爷的本事哩!

    只是人家章相公对这个即将喂了狗的肉包子在敬酒之时还是充满了敬意,让肉包子也大义凛然地一口气饮尽了数杯。

    肠胃里翻腾起酒意,肉包子酒杯往地上狠狠地一摔,昂首挺胸开口准备吟诗的时候,才发觉胸中全是各色的美食,慷慨激昂的诗句是一句没找着。

    章惇是个有眼力价儿的老油子了,见杨怀仁一时语塞,便代为吟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这个……杨怀仁听了就不痛快了,这句子慷慨有加激昂有余,就是听在耳朵里不那么舒服,老子又不是要学荆大壮士去辽国刺杀契丹皇帝,为什么要一去不复返呢?

    最后只能埋怨章大相公这老小子说话不着调,懒得理他。

    可送别的情绪上,章惇的心情还是影响到了别的来送别的人。

    杨母来送别本来也就是嘱咐儿子几句“万事平安”之类的吉祥话,可忽然也跟着落了眼泪,一言不发地抱了抱儿子,在他背上狠狠拍了几把。

    杨怀仁怕母亲受了感染太过担忧,便开玩笑道,“娘,你是咋的了?这都要出发了,您这才想起来要给儿子在脊梁上刺几个字啊是咋的?

    要刺可千万别刺‘精忠报国’啊‘反清复明’啊之类的,人家看见这样式的肯定不能让我活着回来,不如刺‘大王饶命’,说不定人家一心软,就放了儿子呢,哈哈!”

    杨母本来心乱如麻,担心儿子自行安危,可听杨怀仁这么一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即又佯怒拧了他耳朵一把,“你个能说会道的,总是会哄娘笑出来。真要在你背上刺字啊,娘就刺‘此地无银’,然后刺个箭头指向你的屁股。”

    “啊?这是为何?”

    “为何?!哼,你若是被人看见了你的脊梁,便教人家顺便脱了你的裤子看看里边到底藏没藏着银子!”

    杨怀仁从没想到母亲竟然也被他影响的这么有幽默感,楞了一下,接着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母说完,才轮到四位娘子上前送行。这次事关重大,杨怀仁觉得兄弟们已经全部出动了,四位娘子就不能再跟着了,总要有人留在家守着。

    韵儿和莲儿要照顾孩子,还有家里和庄子里的生意,学院那边有什么需要,也都让她们做主先处置着。

    若心留下,一来是杨怀仁答应了兰大当家的要若心留在京城照顾生意,二来青莲帮可以帮忙留意城里和宫里的动向,即使给杨怀仁传递消息。

    铁香玉有了身孕了,看样子是早在大理的时候就种下了种子,怪不得那一日在鲍有德上门讨债之时,她就恶心想吐了,杨怀仁也不得不吹嘘给别人说,什么叫一箭中的,这就是一箭中的。

    任凭铁香玉说破了大天来,杨怀仁也不可能让她跟着去辽国,劝她说留在家里安心养胎,才是她将来最重要的事情。

    韵儿生了孩子之后,变得也越来越细心了,亲手缝了一个挂在腰间的香包,给杨怀仁戴在了腰间。

    “这里边是我们四人的一缕青丝,还有两个孩子的几许胎毛,用红绳儿系在了一起放在了香包里,你戴在身上,便是我们和孩子们在你身边了。

    亲身知道官人鼻子最好,想家的时候,便取出来嗅上一嗅,一解官人思念家人之苦。”

    杨怀仁轻轻按了按香包,重重地点了点头。最后把大官和小鱼儿抱过来使劲在他们的小脸小手小脚上亲了个够,这才回身号令,队伍出发。

    一阵马嘶车鸣,浩大的出使队伍开始移动起来,浩浩荡荡的沿着官道向东而去。

    天霸弟弟这时凑过来,“仁哥儿咱们这一去,要是契丹人不让咱们回来又如何是好?”

    杨怀仁哂然一笑,“那就杀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