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孤儿的爹爹(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路过了大名府,杨怀仁却不能进城去转转,品尝一下当地的美味,因为如今身份特殊,不便露面。

    当地的官员们也是照例见上一面说些客套话,杨怀仁也不爱这样的应酬,但随行禁军是需要地方上来提供饮食和负责招待的,所以也只能对人家客气点。

    这天夜里,负责值守的虞候来报,说是抓住一个混进了大营里的奸细,特地押到大帐里来请杨怀仁发落。

    杨怀仁一听这还得了?这都还没进人家大辽的地界呢,使团里就混进来奸细了?

    杨怀仁冷着脸想了一下,应该不太可能吧,就算是有契丹的探子,也该是远远的尾随着他们,不会冒冒然闯到军营里来。

    对虞候摆摆手示意把那个人押进大帐来,虞候对账外呼喝了一声,几个小兵便七手八脚地押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半大孩子进来。

    杨怀仁一看抓到的只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人,便放松了心情,心说看来是手下的将士们太过小心了,这么大点孩子,怎么可能是奸细?

    估摸着大概是附近要饭的穷苦孩子,饿的慌了,才壮着胆子偷偷潜到大营里来,为的也许只不过是几个炊饼填饱肚子而已。

    “松开松开,”杨怀仁命小兵们松开那个被按在地上抬不起头来的少年,又对他问道,“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啊?偷东西偷到禁军里来了?”

    少年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却也不肯抬起头来,虞候见这小厮竟然对将军如此无礼,便抬手作势要打,嘴里骂着,“不识抬举,你以为这是哪儿?”

    “哎!”

    杨怀仁制止了虞候,因为这少年穿的虽然普通,可让杨怀仁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起身从几案后走上前来,低下头去观察少年人的样貌,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杨怀仁给惊哭了。

    杨怀仁扒拉开那几个按着少年人的小兵,“出去出去,这人不是外人,更不是奸细,这是我徒弟!”

    虞候和值夜的小兵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还是听了命令挠着脑瓜子走出了杨怀仁的大帐。

    等人走远了,杨怀仁才把少年从地上拉了起来,帮着他拍了拍身上沾上的尘土,佯嗔道,“我说大徒弟啊,你这是跟师父演的哪一出啊?”

    少年不是别人,竟然是杨怀仁的大徒弟羊乐天!只是他换了一身寻常小厮的衣衫,脸上也用锅灰抹的跟个大花猫似的,不是熟识的人,还真一眼难以认出来。

    羊乐天见还是露了行藏,这才赶忙跪在了地上,“徒儿错了,徒儿跟着师傅和使团,是有原因的,求师傅千万不要让我回去!”

    杨怀仁这下懵了,心说你“乔装打扮”跟踪使团,这行为实在是太过于奇怪,还不让我送你回去,又是什么原因?难道你真的打算跟我去辽国?

    去辽国!杨怀仁恍然大悟,手上使了劲,一把把羊乐天拽了起来,冷着脸质问道,“你不会是真的想混在使团队伍里,以达到潜入辽国的目的吧?你告诉师傅,你为什么要去辽国?!”

    羊乐天脸上忽然一阵惊讶,接着又是一阵尴尬和羞愧,心知还是师傅了解我,一下就猜到了我的心思。

    他叹了口气,“师傅你真是慧眼如炬,徒儿有什么心思,都逃不过您的眼睛。徒儿想去辽国,是为了,是为了……找人。”

    “找人?!找谁?”

    羊乐天见瞒不过,师傅杨怀仁也不是外人,一直以来都把他当亲弟弟般对待,只好把心里隐藏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我是找,找……找我爹。”

    “找你爹?你不是孤儿吗?”

    “徒儿不敢期满师父,徒儿原本的确是个孤儿,只是……”

    杨怀仁见他支支吾吾的说不明白,便拉着他到一边坐下,给他倒了一碗茶端送到他手里。

    “你先喝口茶,喝完了茶,你把事情给我说明白了,什么叫原本的确是个孤儿,后来又冒出个爹来?为什么要去辽国找你爹?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如实招来,要不然……我今夜就遣人把你送回开封去!”

    羊乐天看来是真渴了,咕咚咕咚一口喝干了碗中茶水,听师父说要把他送回开封,忙开口辩道,“师父千万别把我送回去,徒儿好不容易才得了点爹爹的消息!”

    杨怀仁见这么一吓唬有门儿啊,要不然就凭着着三脚踹不出个屁来的黏糊性子,不知道又要墨迹到啥时候。

    杨怀仁赶忙又给他倒满了一碗,“你仔细说来。”

    羊乐天清了清喉咙,“其实徒儿本也没想隐瞒师父的,只是师父最近在忙大事,徒儿怕打扰了师父,才没有说。

    徒儿在前两年刚结识师父的时候,确实不知道我还有的爹爹在世。我记得小时候刚有记性的年纪上,爹爹就离家而去,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娘亲一个人把我养大,可到了我刚能干活赚钱的时候,娘就走了,走的时候还一再叮嘱我说,要我不要怪爹爹。

    我那时候对爹爹的印象都不深刻了,连个模样都记不清楚,只有他离家而去时一个模糊的背影。

    娘不让我怪他,可我又如何做到?他一个男人,抛弃妻子一个人就这么走了,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难道还不应该怪吗?

    他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老家庄子里人就猜说,他可能是当了兵,早死在外头了。

    而我听了也不那么悲伤,只当是从来没有这么个爹爹。后来我讨饭讨到了东京城,之后进了原先的及第楼做帮厨,再之后就是遇见了师父了。

    年后随园开始营业,巧合之下,让我遇到了一个老家来京城里讨生活的远房堂叔,对了,师父,你还记得状元街上开书坊的秦掌柜的吗?”

    杨怀仁点点头,秦掌柜是从他接手随园之后就一直很照顾他们生意的一位老主顾,在状元街做印书卖书的生意,家里有些钱财。

    羊乐天接着说,“就是这位秦掌柜的,见我那个堂叔手脚麻利,便雇了他做随身的侍奉,那一日秦掌柜的来咱店里吃饭,才让我遇上了这个堂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