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孤儿的爹爹(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怀仁忽然想起这位秦掌柜的是当时东京城内数一数二的大书商,人家生意做得好,正印证了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道行。

    开封府里做印书贩书的书坊多了去了,秦掌柜的能做到业内翘楚,说明他真的很有做生意的天赋和头脑。

    同样是印书,秦掌柜的便懂得用当下最跟潮流的字体做活字模子,司马光当相公的时候,人家就用司马体,等换了吕大防范纯仁当宰相,人家就换吕体和范体,如今章惇为相,人家立即就换了章体。

    也许大家都觉得反正都是看书,用谁的字体印出来的书,看着也没多大区别。

    可这话也就是面上说说,私底下,哪个读书人又不是为了讨好当今朝堂上最有权势的人,而专门购买用他的字体印制的书籍,从而学习他们的字体?

    考科举的时候,你要是不会当朝宰相的字体,用旁人的字体写出来的试卷,都难以得到个好评价。

    这就是现实的文人中的风气,你不屈从,就只有落榜的份儿,管你觉得自己多么清高呢?

    当然,这一点也不只是秦掌柜的能想到,可别的书商,便没有人家秦掌柜的那般有能耐,那些当政的相公的墨宝,不是一个寻常的小书商就能轻易得到的,人家能得到,别管用的什么法子,这就是本事。

    不仅如此,辽国皇帝耶律洪基是非常推崇汉文化的,也鼓励辽国的子民读书认字,学习圣人思想文化。

    秦掌柜的便意识到了辽国的商机,把书卖给了契丹人,每年都去大辽中京大定府贩一趟书,带回来大批的毛皮再卖成了银子,有这样的商业头脑的,人家不把买卖做大了都难。

    杨怀仁想到这里,忽然就把羊乐天说的那位同乡堂叔和辽国联系到了一起,急问道,“你是说,你从你那位同乡的远房堂叔那里,听说了你爹爹的消息?”

    羊乐天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去,喃喃道,“嗯,那天碰见了这位堂叔,便随意聊起了家常,还有老家的一些事情。

    说着说着,他忽然煞有其事地说,他跟着秦掌柜去辽国贩书的时候,遇见了多年前徒儿那个离家出走的爹爹……”

    “所以你就要去辽国寻他了?不怪他抛弃妻子了吗?”

    羊乐天忙摇头,“不是!徒儿一开始直当那个堂叔是说笑,或者只是看走了眼了,徒儿的爹爹是汉人,为何会在辽国中京大定府那么远的地方出现?

    可堂叔见我不信,便说不是玩笑,他不仅碰见了,而且还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话,徒儿的爹爹还向他问起过,徒儿的母子现在过得是否还好。”

    “所以你听说他还记挂你们母子,便心软了?所以要去辽国寻他?”

    “也不是心软,是……是……”

    羊乐天似乎很为难,“徒儿只是想当面跟他问个清楚,当年他为何抛下我们母子两人孤苦伶仃,自己扬长而去?

    若是他为了更好的生活,那也就算了,徒儿从此只当他是个路人,可若是他也是有苦衷呢?

    比如,比如……他出门之后,被契丹人抓回去做了奴隶?并不是他不想回家,而是他身不由己?

    如果事实的真相是这样,那徒儿这个当儿子的,难道就忍心看着父亲在异族手里受苦而不管不问吗?”

    杨怀仁一下陷入了沉思,像羊乐天的猜想,杨怀仁并不是没听说过,不光是契丹人,西夏人也时常从大宋的边地掳走一些穷苦无力的人口,然后回到本国去,当牲口一样的贩卖。

    这些人被人卖到了番邦,只能做些最底下的活计,生活困苦不堪。

    杨怀仁也是个做儿子的,自然能理解羊乐天的心情,原来以为自己是个孤儿了,如今忽然发现自己的爹爹竟然还活着。

    他以为当年他爹是抛弃妻子离家而去,如今却发现有另一种可能,是父亲被人掳走卖到了辽国做苦力,受尽了人间的折磨。

    他现在想搞清楚究竟当年发生了什么,想去解救深陷苦难之中的父亲,确实是正常的应有的想法。

    杨怀仁拍了拍羊乐天的肩膀,“师父懂了。只是,这事你应该早一点告诉师父,师父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知晓了此事,一定会带上你,正大光明的去辽国,还会帮助你寻找你的爹爹的。”

    羊乐天激动地两眼泛红,猛然起身跪在杨怀仁面前,“师父对徒儿恩重如山,师父的恩情,徒儿没齿难忘!”

    杨怀仁又一次把他拽了起来,“给你说多少次了,哪里来的那么多礼数,你要再这样,师父可就真觉得你见外了啊。”

    “嗯嗯,徒儿知道了。”

    杨怀仁想起方才羊乐天的话来,又问道,“那你那位老家的堂叔,可知道你爹爹如今在中京大定府做什么?又是住在哪儿?”

    “这个……堂叔还真没说,好像是当时他们见面比较匆忙,我爹爹行为非常小心,好像是害怕什么一般,他们只聊了几句话,他便匆匆离开了。

    堂叔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在谁家里当了奴仆,更不知道他是做什么活计,只记得当时他腰间缠着跟咱们后厨里厨子们做饭时穿的那样式的围裙,胳膊上还挽了个菜篮子,那一日,他应该是去出门去买菜的。”

    杨怀仁疑惑地又问,“嘶,总不能,你爹爹,也是个厨子吧?”

    羊乐天忽然睁大了眼睛,“师父,徒儿想起一件事来,虽然那时候我还很小,可记忆里还有些印象的是,当年我们村里不论哪一家娶了媳妇,或者长辈们过大寿,都会来家里请了我爹爹去给他们做大菜。

    也就是那时候,我爹爹总是带着刚会走路的我一起去,他做了什么菜,总是先忘我嘴巴里塞一块,让我尝尝。

    他的样子我都记不清晰了,可那个味道,现在想起来竟然还记忆犹新。所以我讨饭讨到了开封府,便想着进一家酒楼当伙计呢。”

    原来羊乐天想成为一个厨子,是他爹爹给了他最初的启蒙影响,杨怀仁安慰地笑了笑,“你放心,你爹爹可能在中京大定府某家酒楼里当厨子呢,等咱们到了地方,师父立即派人去打探他的下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