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再会卢进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翌日使团再出发向北,沿着永济渠行了半日,来到一个土地富饶的村庄。

    此时北方还未开春,但永济渠两岸的庄户们已经开始在田间忙碌,大致是先犁了地,然后在用农家肥养地,一看就是为春小麦的播种做着准备。

    庄户们干活干的累了,便停下来唱些地方特色的小调子,调子杨怀仁倒是不熟,可内容却是极其有意思的,从汉子们口中唱出来的嘛,总是要带点色彩的。

    一曲唱罢,汉子们扶着犁耙哈哈大笑一阵,不远处的大老婆小媳妇的总要红着脸笑骂几句,气氛朴实而热烈。

    杨怀仁也忍不住哈哈笑一阵子,心中好似有什么期待,不时地往远处望,果然远远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骑马跟在一旁的黑牛哥哥也看到了那人,面露喜色,情不自禁的催马赶了几步,向那人迎了上去,杨怀仁见状也催马赶上。

    等两匹马跑的近了,站在路边的汉子忙侧过身来,抱拳弓身施礼道,“卢进义见过两位哥哥,许久未见,不知哥哥身体可好?”

    黑牛哥哥早跳下马去,一把把这人揽了过来,抱了一下,才笑呵呵地答道,“好,好的很,两年未见,师弟你又长高了不少呢。”

    看这人的一身白袍,便是冀州卢进义了。卢进义说来也是大名府人氏,家住大名府以北五十里的卢家庄。

    杨怀仁这时也走近,翻身下马,跟卢进义见礼。卢进义还是一身干净白袍,比起两年前,确如黑牛哥哥所说,貌似又长高了不少,高度恰好在黑牛哥哥和杨怀仁之间。

    他的身体也比之更加强壮了,这一刻看上去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看来当地主的日子确实是很养人的。

    杨怀仁道,“知道今日要路过卢家庄,从今早出发,黑牛哥哥就一直念叨着卢进义兄弟呢,这一望无际的沃野,便都是你家的土地了吧?”

    卢进义谦逊道,“小弟也是知道两位哥哥要经过此地北行,昨日不敢去大营叨扰,今日一早,便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说起土地,这地方地处永济渠两岸,灌溉十分便捷,加之地势平坦,又是黄河故道,所以土地比之其他地方,是要肥沃了不少,只要上游黄河不泛滥,每年的收成都是有保证的。

    不过这里叫卢家庄,可不都是我家的土地,家父在此地也只有六千余亩旱地而已。”

    杨怀仁笑骂,“凑,你小子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六千余亩,还而已?比我家杨家庄子可大多了。”

    其实要论总面积,杨家庄子可一点都不必卢家庄少,细论还要大上一些,只不过杨家庄子是依山临河,山地丘陵和河滩占据了太多的地方,真正的能种粮食的好地占总比例较少。

    而卢家庄则是一片平坦的平原,几乎全都是肥沃的土地,也确如卢进义所说,只要上游的黄河不泛滥成灾,地处下游的卢家庄就年年都是大丰年,怪不得卢进义官都不做,也宁愿在家当一个逍遥小地主了。

    卢进义不好意思的笑笑,神色却很轻松,虽然他们近两年未见,但兄弟的情谊却从不曾变淡,随意的开些玩笑,也并没有什么要紧。

    而卢进义也只是把杨怀仁当做是个年长了一岁的哥哥,并不会刻意觉得他身份多么高,而失去了原有的亲近。

    杨怀仁本以为卢进义早早再次迎候他们,是要邀请他们去卢家庄一叙,不料卢进义从仆子手里接过了他的白马,马背上还驮着些行礼,说要跟着杨怀仁他们去辽国。

    “小弟在家呆的实在是闷得慌,知道官家命仁哥儿为使出使辽国,便决定跟着哥哥去辽国看看,顺道也能领着几位哥哥在冀州寻找些好吃的美食。”

    黑牛哥哥对此毫不怀疑,只当是卢进义在家呆的烦闷了,所以决意出门去见见世面,跟他问过了他这次出门已经经过了卢太公的同意,便没有怀疑什么。

    杨怀仁从细微之处的观察里,觉得卢进义肯定心里有事,便不动声色的把他拉到身边,悄悄问道,“你小子可别诳我,一定是有别的事吧?”

    卢进义一下就羞红了脸,尴尬道,“哥哥还是那么慧眼如炬,一眼就把小弟给看了个通透。

    实话实说,是……家父给小弟说了一门亲事,小弟实在是不喜欢,这才偷跑出来,想跟着哥哥去辽国见见世面。”

    杨怀仁笑道,“说来你也一十又九了,也早该成亲了,都这岁数了还玩逃婚,也不怕下次见了卢太公,他不得拿鞭子抽死你?”

    卢进义一脸满不在乎,“抽死就抽死,哥哥可知道家父给小弟说了个什么媳妇?那是家父的一位故交,早年间还没成家的时候就给未来的子女们定下了这门亲。

    可家父有小弟的时候早,而他那位故交有孩子却相对晚了几年,如今虽说家父这边是有个儿子,而对方那边也是个女儿,但年龄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有多么大?”杨怀仁听的有趣,便如此追问道。

    “呃……”

    卢进义脸忽然露出了些羞红,“小弟几年十九,而那位小娘子,今年才九岁,整整差了十年的年纪。哥哥你说,人家才一个九岁的小丫头,家父就要我跟人家定下亲事,这不是胡闹吗?”

    杨怀仁听罢也一时语塞,想到这年头这种事也不鲜见,老一辈的人就喜欢给孩子定娃娃亲,杨怀仁自己都是父亲那一辈定下的娃娃亲,如今小七也是整天算计着把女儿许给大官,风俗习惯就是如此,杨怀仁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这事放在卢进义身上,杨怀仁就觉得他爹卢太公有点不靠谱,你定娃娃亲也得是两家都有了孩子再定啊,没成家没孩子的时候就瞎定,如今两边孩子差了十岁,卢进义今年十九了,那边的女娃娃才九岁,又如何成亲?

    不过这也是人家的父母之命,杨怀仁也不能干涉,便安慰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定亲又不是成亲,你等上她几年,说不定人家的女娃娃就出落成俊俏的小娘子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