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8章:入辽
    使团行至河间,杨怀仁便命杨世虎率虎贲卫分兵两路驻守保安军和白沟驿,而龙武卫则在黄大银带领下同样分别驻守霸州和信安军狼城寨,以备策应。

    按照宋辽两国当时的外交常例,双方遣使出访对方,是可以派出一部分军队保护使团的,不过人数上,根据使团的大小,规格的高低相互之间有个同等的限制。

    杨怀仁作为每年两国互访的正使,按例可带最多二百名军士过境,杨世虎在和杨怀仁告别前,觉得他只带二百人进入辽境实在是人太少了,为了以防万一,劝他尽可能的多带些军士过去。

    这一点杨怀仁也不是不想,只是规矩在这里,带的人太多,反而越容易引起契丹人的怀疑。

    后来是天霸弟弟出了个主意,把那三百名运送岁币的马夫役夫全部换成了改扮过后的禁军精锐,这样就可以带约五百人的将士过境。

    杨怀仁心说咱们到了人家契丹人那里,二百人和五百人又有什么区别?真若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出现,别说五百人,就算是龙武卫和虎贲卫的禁军全部过去,在几十万契丹铁骑面前,也难有作为。

    不过在兄弟们的劝说之下,杨怀仁还是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只为了让大家图个安心。

    就这样,杨世虎从龙武卫和虎贲卫中挑选了三百名最精锐的禁军,这些人大都是原来通远边军参加过环州之战的将士,改扮成了马夫和役夫随行杨怀仁入辽。

    这样一来,杨怀仁的二百府卫和新加入的三百禁军,五百壮士几乎都是来自于原来边军和内卫中的精锐,加上其他随行的三十多名官员和仆从,使团队伍的规模最终定格在了六百余人上。

    杨怀仁最在意的,其实还是隐藏在辽国的已经接受了改变的风神卫们,他们人数不算多,但是长期居住在辽国,生活在契丹人之间,他们更加熟悉辽国的情况和契丹人的习俗。

    真遇上事情的时候,这些隐藏在暗处的风神卫,才是能起到大作用的关键,连子庚又带了上百名风神卫,化整为零假扮成客商,提前进入辽国境内作为杨怀仁的策应,同时联络那些风神卫。

    一切准备妥当,杨怀仁的使团队伍才在霸州过境,进入大辽。

    这一天,杨怀仁还真是遇上了太多让他之前从没想到的事情,比如霸州这个地方,根据他后世的记忆,这里地处冀中平原,应该是土地肥沃,人口密集的地方。

    可真到了这里,才发现如今和千年之后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地势是很平坦,却没有想象之中的沃野千里,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稀树草原。

    朝廷也借着霸州的地理特征,在这里兴建了一个官府的马场,专门圈养和培育禁军所使用的战马。

    而霸州城,也像是其他的边境要塞似的,老百姓其实也并不多,更多的是满眼的边军将士们,因为这里又是宋辽之间的商贸口岸,所以商铺货栈也非常多。

    走在霸州的大街上,给人的感觉是城里虽然热闹,但总带着那么点紧张和肃穆的感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而出城往北到宋辽界河白沟河的十多里地,又是另一个样貌了,一眼望去,一片荒芜,平坦的地面上杂草丛生,和宽阔整齐的官道形成了视觉上的反差给人造成的冲击力难以言表。

    卢进义也算是当地人,见杨怀仁表情疑惑,便给他解释了这十几里一片荒芜的原因。

    真宗朝景德元年宋辽和议之后,根据澶渊之盟两国以白沟河为界,但当时白沟河以北还生活着数百万汉族百姓。

    这些宋人不堪受辱,便伺机偷渡越过白沟河回到大宋境内。契丹人雄踞燕云,可不单单是为了这十六州的土地,百姓的人口红利,也是他们非常重视的。

    所以在流失了大量人口之后,契丹人把这件事的责任又推在了大宋头上,到景德三年,宋辽之间又增加合约的附议,禁止两国百姓随意跨过白沟河边境。

    当时的情况大宋朝廷不得不遵从了契丹人的建议,禁止白沟河两岸十里范围之内有百姓居住。

    正是从这时候起,白沟河两岸十里地的范围内便成了无人区,土地也逐渐荒芜,长满了野草。

    契丹人也在白沟河北岸竖起了一条数百里长的篱笆墙,并派兵把守,严禁境内汉人百姓擅自越境,违者以叛逃之罪立斩。

    严厉的法度之下,才渐渐杜绝了白沟河以北的汉人百姓南迁,而这数百万宋人,也只能留在契丹人的严苛统治之下苟延残喘。

    杨怀仁听完心中就开始不舒服,等使团过境进入辽国之后,那种感觉就是愤怒了。

    入辽之后的第一个县城,是永清县,县城的规模和大宋的一个普通县城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进城之后走在大街上,却是一片萧条的景象。

    街面上的店铺,大都是契丹人开设的,大街上走动的人,契丹人总是大摇大摆的,而汉人则都是低着头,怯怯懦懦地沿着墙边快步而行。

    偶尔几个残破的院落,一眼望过去,里边挤满了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模样的汉人,他们在冷风里冻得瑟瑟发抖,相互依靠着取暖,情况极其可怜。

    杨怀仁第一次感受到国破家亡后的百姓,真的就像是风中之烛一样,朝不保夕,命比纸薄,更何况还有什么尊严?

    而那些路过的契丹人,好似已经见惯了一般,看着那么多忍饥挨冻的汉人,不光是无动于衷,甚至还露出几分鄙夷的嘲笑。

    看着自己的同胞过着这般非人的生活,是个男人就不能忍。黑牛哥哥和天霸弟弟他们几个都快要炸了,双手颤抖着看着这一切,眼睛通红,眼珠子都快要崩了出来。

    柯小川忽然握紧了腰间的利刃,开口骂道,“他女良的,这帮契丹人真他女马不是东西,咱们和他们拼了!”

    玄参总是年长一些,立即按住了他小舅子,“拼什么拼?你能杀一个两个,有本事把这座县城里所有契丹人都杀光,解救出这些宋人吗?

    你还记得我们这次来辽国是来做什么的吗?大事为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