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萧老倌儿说辽(上)
    天霸弟弟这才笑嘻嘻地走进院子,招呼那些叫花子们过来领干粮。

    杨怀仁转向了那几个随行的官员,“怎么样?本使说的没错吧?狗,就是这个样子的,你怕它,它越是跟你较劲儿,你不怕他,捡块石头上去就打,它自然只能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走。”

    老倌儿也没明白怎么回事,茫然地点着头,不过心中对杨怀仁的景仰之情倒是增添了几分。

    远远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两个蒙着脸的人关注着刚才杨怀仁这边发生的一切。

    其中一个体型稍大一些的蒙面人问道,“大当家的,你看这个姓杨的,能信得过吗?”

    另一个体型小了一圈的寻思了一下,“目前来看……我也不能确定。不过看样子那些关于他和耶律迪奥之间争斗的事,应该不是假的,而且他也真的不怕契丹人。”

    “那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继续派人跟着他,还是接触一下?”

    “接触?怎么接触?你说的轻巧,你看看他身边的那几个汉子,哪一个不是高手?这件事,咱们得好好琢磨琢磨……”

    杨怀仁送完了干粮,才在来接待的永清县当地官员引领下住进了官驿。

    永清县的县令是个契丹人,名字杨怀仁都没听清楚,只知道他姓萧。萧县令和街面上那些飞扬跋扈的契丹人不同,是个念了汉人的书的,说话斯斯文文的,反倒是让杨怀仁不适应了。

    反正也没什么话好跟他一个县令扯的,随意寒暄了几句客套话,便就此作别。

    辽国官驿提供的饭食其实也很一般,杨怀仁也没有享受美食的心情,便吩咐大家随便预备些干粮,吃过了晚饭早点休息,明日还要赶路。

    大家经历了今天的事情,即便是最寻常的干粮咸菜也吃的很开心,因为助人而自得其乐,是绝对不假的。

    到准备明日路上的干粮的时候,也都准备了双份,就是预备着接下来的行程里,再遇上穷苦的汉人,他们也好能多接济一点。

    这事杨怀仁也不用操心,大家都是自发的,等简单吃过了饭,他忽然想起点事情来,便找到那老倌儿叙话。

    “老倌,本使没记错的话,您老也是姓萧吧?”

    老倌儿吓了一跳,差点没腿软跌坐到地上,双手挥舞得都看不清真影儿了,才辩道,“禀杨郡公,老倌儿的确是姓萧,可我这个萧和契丹人那个萧,可不是一回事啊。”

    杨怀仁被他逗笑了,“我说老倌儿,咱爷俩就是饭后闲聊一会儿,我就随口一问,谁说你跟契丹人有什么关系了?”

    老倌儿见杨怀仁跟他说笑,便放下心来,知道杨怀仁这人平时也挺好说话的,便也捋着胡子笑了笑道,“老倌儿四十进士及第,大概是因为中进士的时候年岁太大了,才没有像年轻些的进士们一般被朝廷送去了地方上当父母官。

    我足足等了一年,才被吏部想起来,派进了鸿胪寺,补了个八品的奉仪,专司宋辽外交事宜。

    我知道我这样没背景年纪又大的,想升官很难,既然进了鸿胪寺,便专心于本职,勤学契丹风俗和语言。

    上官见老倌儿做人老实,做事勤恳,才渐渐提拔了老倌儿,这不前年终于当上了六品的奉礼郎,这每一年咱们大宋交付给辽国的岁币,老倌儿可都是参与其中的,每年朝廷遣使访问辽国,也都有老倌儿的份。”

    杨怀仁心里想笑,这老倌儿看着挺老实,可说话却很有意味,谁也没问他怎么当得官,又如何当了鸿胪寺的奉礼郎,他自己把生平交代了一遍,看来是另有它意。

    比起杨怀仁来,他的官职和升官历程,实在是拿不出手,六十多岁的人了,才混到六品奉礼郎的官职,说出去也算不得光彩。

    可他既然说的这么轻松又认真,杨怀仁便明白他是有话要说,却又不敢直接跟他这个郡公说的太直接,便先铺垫一下,让杨怀仁知道,他虽然官不大,可外交经验,却要比杨怀仁丰富的多。

    杨怀仁收了笑脸,认真问道,“老倌儿你莫拐弯抹角,咱们既然是同行来了辽国,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本使也绝对不怪怪罪于你。”

    “杨郡公天资聪慧,老倌儿领教了。”

    他叉手先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做足了对上官的礼数,才开口道,“今日大街上之事,虽然眼下看来安然无事,但老夫还是要劝郡公一句,咱们身在大辽,又是一国使节的身份,此后的行程里,行事可要愈加小心了。

    今日遇上的那几个契丹人,也许正如郡公所说,就是一些寻常的小痞子,小混混,咱们打了也就打了,就算是永清县的县令出面,也不能把咱们宋使怎么样。

    可是今后呢?这才刚刚进入辽境,接下来还要去析津府,大定府,只要是在辽国境内,汉人就是比契丹人矮了一头的,受些欺负,受些委屈,那都是正常之事。

    郡公若是事事都要管,那是管不过来的,只能是徒添了烦恼。况且很多事情,也不是郡公看到的那样,辽国的情况,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哦?此话怎讲?”

    “契丹人占据燕云,中央集权之后,为了方便他们的统治,便把国民按照民族分为了三六九等。

    而汉人数量庞大,几乎占了辽国人口的近一半,所以汉人在辽国的等级制度里,并不是最低等的,而是排在中间,是普通民众。

    辽国是契丹人的国家,契丹人自然是第一阶层的国民,这第一阶层里边,按照族群的区别,也分出了三个等级。

    掌权的契丹贵族,耶律皇族是最高阶级,至今还在游牧的契丹部族,因为辽国的军队都出自这些部族的男子,所以他们是第二等的,而住进了城市,已经改变了古老的生活方式过上了农耕或工商生活的契丹人,则是第三等。

    第二个阶层里,由于几任契丹皇帝都崇尚汉文化,加上为了拉拢人口是第二多的汉人,所以汉人在第二阶层里还是上等的百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