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我不是契丹人!
    杨怀仁这句话,让屋里屋外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虽然他们如今是在契丹的地面上,可谁也从来没想过,会有一个契丹年轻女子大半夜的只身闯进了杨怀仁的房间。

    蓝衣女子不知为何,听了杨怀仁的话之后,原本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儿,竟似是撒豆子一般,从脸上滚落了下来,把蒙脸的黑布都打湿了。

    小七一脸惊愕,稍稍歪着头,向身后的杨怀仁问道,“仁哥儿,你是如何看出来她……是个契丹人的?”

    杨怀仁盯着蓝衣女子,觉得她的反应似乎有点奇怪,完全不合常理,一时间里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便淡淡地答道,“原本我也想不到她会是一个契丹女子,还以为又是上次归鸿那丫头似的一般,又是个江湖女愣子呢。

    可后来你俩交手的时候,她的……那个……后背便露了出来……

    先说明啊,我也不是故意看的啊,你们可别误会,就是抬眼便看到了,她的后背上,左肩下面,有一个刺青。”

    “刺青?”

    小七疑惑道,“虽然说从风俗上讲,北方游牧喜欢在身上刺画儿,咱们宋人不喜欢刺青,可汉人身上有刺青,也不算是鲜见,特别是江湖中人,后背上刺个字,刺个猛兽,很平常的啊。”

    杨怀仁拍拍他的肩膀,“你听我说完。正是因为这蓝衣女子背上的刺青和咱们汉人的不同,我才能断定了她是一个契丹女子。

    出使之前,我还特意学了点契丹人的风俗和生活习惯,知道北方草原游牧为生的部族,都有一个或多个他们自古以来就崇拜的图腾,以此来表示他们对神的崇敬,或是通过在身上刺上不同的图腾的图案,来区分种族。

    契丹人崇拜的图腾有两个,一是太阳,第二便是狼了。在他们的古老传说里,太阳是孕育了所有生命的神,自然是必须要崇拜的。

    而狼,则是他们认为的祖先,所以为了表达他们对祖先的尊重,每当契丹人有新生儿降生,他们便会把狼的图样,刺在这个孩子的胸前或是后背上。

    你也知道的,这个蓝衣人是个丫头嘛,自然是刺在后背上喽。也正是因为刚才你们打斗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后背上刺青的一角,便判断出这是一个狼头的图案。

    也就是说,这个丫头,是个契丹人。”

    杨怀仁解释完,小七恍然大悟,可那蓝衣女子却忽然撕心裂肺的大喊道,“你胡说,我不是契丹人!”

    这下把杨怀仁给吓懵了,心道难道我说的不对?我借的那些书,可都是鸿胪寺里的宝贝,算是官方的书籍,总不会是瞎说瞎写的吧?

    可再转眼一看这丫头眼泪哗哗的委屈样子,而且看过来的目光跟杨怀仁是他杀父仇人似的,让杨怀仁也搞不懂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口气松了一些,问道,“那你说,我哪里说错了?虽然我大概只看到了那个刺青的三分之一,可绝不会看错,那就是一个狼头的图案。

    这种类似的图案,契丹人身上都有的,难道我说错了吗?既然你身上也有,那你就是契丹人,总不能是你觉得好玩,特意刺个那么凶狠的狼头在自己背上的吧?”

    蓝衣女子气得浑身发抖,那种出离的愤怒让她真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仅仅露出来的双眼旁的皮肤都憋成了紫红色。

    她一边抽泣着,一边不服气的嘶吼着,“我再说……一次,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契丹人!”

    杨怀仁彻底糊涂了,他学到的关于契丹人的特点和风俗习惯里,有狼头纹身的事情,绝对是真的,他接触过的契丹人里,像以前在东京城里卖牛肉或做其他买卖的契丹商人身上,也验证了这一点。

    这个蓝衣女子背上也有类似的狼头刺青,便是杨怀仁判断她也是契丹人的重要依据。

    但奇怪的事,她的表现来看,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承认她是个契丹人,而且在杨怀仁说了那些判断她是契丹人的依据之后,她竟然崩溃了似的大哭大闹,从这种极端的表现来看,似乎说明她可能真的不是契丹人。

    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个蓝衣女子在听到杨怀仁说她是契丹人之后,仿佛非常反感这一点,好像是被人揭开了伤疤一样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痛苦,也不打了也不逃了,就这么自顾自的大哭了起来。

    杨怀仁通过她怪异的表现用反逻辑去推理,得出来的结论,她还是契丹人,不然的话,她为何那么崩溃,又为何以自己是契丹人为耻呢?

    如果她不是,杨怀仁猜错了的话,她只需要说她不是就好了啊,干吗跟发了疯似的?

    杨怀仁想的脑袋头嗡嗡的疼了,可还是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这位女刺客太奇葩了。

    说她不是刺客?那她这身打扮又作何解释?又是黑衣又是蒙面的,正常人谁又是这么一副打扮?

    可她是刺客的话,这个论点似乎也站不住脚。就她那点武功,当刺客似乎明显不够用,再说了,哪有刺客学老鼠遁地来杀人的?脸面总是要给自己留一些的吧?

    现在的表现就更奇葩了,她似乎委屈的不行,好像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整个人蹲了下去,就这么抱着头一个劲儿的哭,让杨怀仁寻思着,就算是失了身的,也就不过如此了。

    杨怀仁本来就怕女人哭,且不管她是不是契丹人,看样子这蓝衣女子也不像是要对他不利要他性命那种真刺客,杨怀仁便柔声说道,“丫头,能不哭了吗?我说错了话了,你不是契丹人,你是……我也不知道你是啥人,反正你不是契丹人,这总行了吧?

    快快快,别蹲着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也不问你问题了,你若是想走,那就随便走,谁也不会拦你,总成了吧?”

    杨怀仁软话说了一大通,心说姑奶奶你快别闹了,这啥事啊,你夜闯我的房间,反倒像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一般,这要传到我几个媳妇那里,我还做人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