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南院夜宴(下)
    杨怀仁也不客气,便领着兄弟们坐在了耶律跋窝台左手边的一排座位上。

    吃饭的习惯上,宋人早已经逐渐习惯了合食,也就是像后世一样,一张大桌子,一家人或者一帮朋友围桌而坐,端上菜来,大家一起享用。

    但契丹人的吃饭方式,却是有两种的。一种也是合食,不过不是围着桌子,而是像其他许多北方的游牧民族一样,地上生起火堆,众人围着火堆而坐。

    不管火堆上是烤的牛羊肉或者大锅炖煮的牛羊肉,大家自己动手,或拿到割一块或者直接下手抓着食用,想来应该不太卫生,却非常方便。

    而到了正式的场合,就比如眼下的情况,南院大王耶律跋窝台设宴款待大宋使节,便主宾分坐,每人面前一张小几,一把矮凳,食物是一盘一盘端上来的,大家各吃各的。

    杨怀仁是第一次接触耶律跋窝台,不过第一印象来说还不错,他虽然是位高高在上的契丹贵族,可在杨怀仁面前的表现,看上去对汉人还是十分尊重的。

    耶律跋窝台用他不太熟练,还夹杂着些契丹话的汉话先行祝酒,表达了对以杨怀仁为首的大宋使团的欢迎,话里极尽宣扬大辽和大宋是兄弟之邦的意思。

    杨怀仁当然不可能仅仅凭着耶律跋窝台几句场面话就真的以为他心里是多么尊重汉人,更不可能就真的去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契丹老头称兄道弟。

    出于礼节,杨怀仁还是说些恭维的面子话,也回敬了耶律跋窝台,而心里却是清楚的很,耶律跋窝台作为耶律洪基的堂弟,自然表面上会支持耶律洪基的国策,实际上人家心里想什么,不用说也都清楚。

    从来没听说过狼会和羊去结拜兄弟,道理就这么简单。

    也就是杨怀仁如今的身份是大宋派来出访辽国的使节,才让耶律跋窝台如此客气而已。

    让杨怀仁觉得有意思的是,今天南院夜宴喝的美酒,竟然也是他家出的随园春,看来早就有宋朝的商人把随园春卖到了辽国。

    这一点杨怀仁倒是不怎么在意,如果契丹人喜欢喝,只要他们出的起钱,随园春美酒要多少有多少,喝死才好呢。

    除了他能从这笔买卖里赚不少钱之外,那些把随园春卖到辽国的大宋商人们,一定也是在契丹人这里赚的盆满钵满,既然那都是宋人赚了契丹人的银子,那就是杨怀仁喜闻乐见的。

    祝完了一轮酒,耶律跋窝台才示意上菜。话音刚落,一帮身着民族盛装的契丹小丫鬟们便排着整齐的队伍,每人手上都拖着一个银质的托盘,步履盈盈地走了进来。

    杨怀仁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次宴会所上的菜式,每一道都有点怪怪的。

    说是契丹人的传统菜式吧,它装在精美的瓷盘和瓷碗里,制作手法上有了不少汉人菜式的特色,可说是汉人的菜式吧,又没有那么精致和细腻。

    怎么说呢?比如那几道大菜,第一道手抓羊肉,最早就是草原上游牧民族的美食。

    羊肉也是选取的最嫩的小羊肋排来制作,但羊肉在制作之时,用了汉人厨艺中的花刀刀法来分割,羊排肉因此变得更加容易入味。

    调味料的选择上,也不像是寻常那样粗制滥造,闻起来便知道味道应该还说得过去,口味也不算重,从添加味料和烹制的时候,都融入了汉人的厨艺和制作手法。

    另一道牛腱子浓汤,也是类似的效果,杨怀仁便联想到,这很可能就是契丹人占据了燕云,一部分契丹人受到了当地汉人的生活习惯影响,除了开始从事农耕之外,也渐渐喜欢上了汉人的饮食风格和口味。

    所以他们在制作他们传统的牛羊肉的时候,开始向汉人厨师学习,逐渐把两个民族的厨艺融合到一起,才形成了如今的这些混合风格的菜式。

    耶律跋窝台这种地位的人,自然家中的厨子也是非常了得的,可以说在辽国境内,做这顿饭的厨子,应该也是厨行里名列前茅的高手。

    只不过和杨怀仁比起来,就还有不小的差距了。

    杨怀仁单从鼻子闻到菜的气味,便基本能猜出了这几道菜那位辽国的名厨使用了什么样的厨艺手法来烹制,而用了什么调味料,就更不在话下了。

    比如那道最具有代表性的手抓羊肉,腥膻味处理的就不够水平,由此便可以看出,那位辽国名厨想到了把契丹传统的手抓羊肉里融入汉人菜式的处理手法,但处理的还不到位,所以才露了怯。

    契丹人的口味和汉人的口味虽然有所不同,但也到不了大相径庭南辕北辙的地步,他太刻意的去融合两种不同菜式的精华,却导致每一种特色都融合得不完美,最后便成了不伦不类。

    杨怀仁脸上露出了一丝轻笑,抬起头来却发现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看,那是个穿着契丹女子特色服饰的小丫鬟,可杨怀仁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女……女刺客?”

    那女子见杨怀仁认出了她,不慌不忙地装作从托盘里望杨怀仁面前的几案上端着菜,还恶作剧得逞了似的带着笑意,淡淡地应了句,“慢慢吃,嘿嘿,慢慢吃……”

    杨怀仁心中有点后悔了,饮食界有个笑话,叫做千万别跟给你上菜的人结梁子。

    往小了说,你不待见人家,人家可能就会在给你上菜之前,找个没人注意的地方,往你的菜里打个喷嚏,或者喷上一口吐沫星子。

    其实这些菜吃了也没什么大碍,但是如果你知道了实情的话,保证你三天三宿睡不好觉,囫囵躺床上自己恶心。

    杨怀仁觉得他现在后悔也晚了,毕竟昨天夜里的事,也不是他要惹事,是这个自称不是契丹人的奇葩丫头找他的麻烦。

    结果一场闹剧之后,杨怀仁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可偏不巧在这里又遇上了她,而且还是那个给他上菜的人。

    杨怀仁再看那几道菜,心中忽然一阵恶心,再想到她那个得意坏笑的样子,便又觉得可怕了,不会……这丫头给我菜里下了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