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鬼姐(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句话把杨怀仁给整糊涂了,他开始琢磨,也许正如她所说,鬼字在一些少数民族里,也并不是可怕或者肮脏的鬼怪的意思,甚至和神之类的词汇差不太多。

    如果是这样,那么杨怀仁就真的误会人家鬼姐了,在这里,很多情况下也不能单纯用汉人的文化和思维方式去判断游牧民族的风俗习惯和思维方式。

    “我就当你名字里的这个鬼字,是真的存在的,但是看面相你好像应该比我小一点,你让我喊你鬼姐,是不是不太合适呢?不如就叫鬼妹吧。”

    “哈、哈、哈、哈!”

    鬼姐又发出了她标志性的带着节奏的大笑,“杨怀仁,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在这里消遣我呢?”

    “咦,你这话又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说的很明确,我的名字里,有‘鬼姐’两个字,并不是名字是鬼,故意诳你喊我姐姐赚你便宜。

    你单凭样貌就判断一个人的年龄,也许大多数时候是对的,但也有小部分时候,是完全犯了经验性的错误。

    就像昨夜你房间里那个藏在房梁上的小子,我一开始也觉得他不过十来岁出头,还是个丁点孩子,可他的武功,绝不是一个孩子可能有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比你年纪还大一些吧?既然你身边已经有这样活生生的例子了,你还这么以貌取人,你说你傻不傻?”

    “我……”

    鬼姐没让他打断,继续说道,“你先别说话,听我说。我如果告诉你我年纪比你还大一些,你信吗?

    我也是多余问这种问题,虽然在你眼里不太明显,可事实就是事实,你今年也才二十岁吧?那我肯定是比你大的。

    当然,你若是想喊姐姐,我也不排斥,不过记得要叫清楚了,不是鬼姐,而是鬼姐姐,明白吗?”

    平时都是杨怀仁忽悠别人,眼下第一次被人这么忽悠,杨怀仁还真分辨不出从这个鬼姐嘴里说出来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有可能这丫头就是装大,凭杨怀仁的经验,就算不看脸,看看这个身材发育的情况,她也完全不像超过了二十岁的成熟女子。

    就算面相上有可能是她生来就长了一张娃娃脸显小,可身高是正常的啊,身材没怎么发育,说不过去吧?

    还有一条,昨夜她那场大哭大闹可是让杨怀仁记忆犹新啊,一个成熟的女人,又怎么会因为人家说你是契丹人就嚎啕大哭呢?你解释不就完了吗,需要那么性情刚烈耍小性子吗?

    这不眼前的她,还是一副契丹女子的打扮,这又作何解释?

    杨怀仁心里那个乱啊,一切都太不合常理了,喊这个鬼姐作鬼姐姐,那简直不可能,这仨字从嘴里说出来,骨头都得酥了半截,一身鸡皮疙瘩能把衣服给扎透了。

    杨怀仁不耐烦地指着自己的脑袋瓜子说道,“别整这些没用的了,总而言之,你是不是这里有病?”

    “你才有病呢!”

    “那你没事老跟着我做什么?问你要干啥你也不说,就这么折腾我个什么劲啊?”

    鬼姐想了想,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又为何缠着你,其实不难,你帮我做一件事,你想知道什么都行。”

    杨怀仁听完觉得这对话太怪了,我也没说非要知道,就是你这么老纠缠着我,我怕我家里几个老婆误会,我就算喜欢美女,可也绝对不会娶个鬼回家。

    但转过头来想,这女的对他也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就好像故意跟他闹玩一般,从哪个角度去看,她都是脑子不太正常,大概率是因为有病。

    “你说吧,让我做什么事?”

    鬼姐沉思了一下,淡淡道,“帮我杀了耶律跋窝台。”

    “啥?”

    杨怀仁倒吸一口凉气,“你还还真是个姐姐,你搞得清楚状况吗?”

    “啥状况?你就是没胆子嘛,哈哈……”

    “你拉倒吧,”杨怀仁喊了口气,“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吗?我是宋使,让我杀辽国的南院大王,耶律洪基的亲堂弟,辽国的一位亲王,你知道事情会是什么结果吗?”

    “什么结果?”

    鬼姐似乎浑不在意,“自古以来,男子汉大丈夫,做大事不拘小节,杀身成仁,为民除害,这才是英雄所为……”

    杨怀仁摆摆手立即打断了她,“停,停停停!我说鬼姐啊,我……以前真的觉得你也许是脑袋瓜子不太好使,所以性格古怪了些,让人看不懂。

    可现在听了你这么一番长篇大论的话之后,我可以确定了,你就是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

    你分的清楚大义凛然和大言不惭有什么区别吗?还什么自古以来大丈夫做大事不拘小节,还为民除害,唉……

    我就告诉你,不用是我,就是任何一个宋人,现在这种情况下,伤害了耶律跋窝台这种身份的契丹人,引发出来的连锁反应,就不是小节的问题了,而是关乎两个国家和民族的大事!

    耶律跋窝台是个什么人,我了解不多,也许没有你了解的清楚,但我告诉你,我心里有数,我一路走过来,析津府和南京道这里的汉人过的什么日子,我都看见了,也记在了心里。

    耶律跋窝台表面上对我很客气,那也只是因为我宋使的身份,如果真的像他说的什么汉人和契丹人是兄弟般的情谊,那这里的汉人不至于被欺压成那个样子。

    他作为辽国南院大王,在他的治下是个什么情况,早已经反映出了他对汉人的真实态度,他就是个说一套做一套的家伙,你当我傻分不清楚吗?

    他确实是个祸害,可要杀他,一来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二来杀了他不但对我们汉人无益,反而会引起宋辽之间的一场大战,到时候生灵涂炭,尸横遍野,那才是犯了祸国殃民的罪过。

    这难道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我也不知道你跟耶律跋窝台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你想他死的话,请你自己动手,别牵扯到我。

    最后我还是劝你一句,别鲁莽行事,逞一时意气,那不叫英勇,更不是英雄,而是愚蠢,是蠢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