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鬼姐(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杨怀仁说教了一番,还被骂作是蠢货,鬼姐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杨怀仁,你这个人真可笑,你要做缩头乌龟也就罢了,还扮起说客来劝我了,你劝的着吗?

    这世上的事,总要有人去做,哪怕是不得不去做。你不愿意杀身成仁,有的是人愿意,你口口声声说为国为民,祸害了汉人的耶律跋窝台你都不敢杀,这又算什么?

    看着这么多汉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忍心吗?至于后果,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也许宋辽之间真打起来了,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汉人虽然体弱一些,可数量上总是比契丹人要多很多的,一对一打不过,那就二对一,三对一,还怕最后打不赢吗?

    也许,你跟那些大宋的当官的,或者是在辽国的汉人当官的都一个熊样,嘴上说是天下无敌,真正做就全是瓜皮。”

    杨怀仁现在只想扒开鬼姐的脑袋瓜子看看,她的脑子究竟是长成了什么奇形怪状,她所有的理论都太奇葩,性子又是个愤怒青年。

    你跟她讲道理,她讲不过的就拿拼命来了事,大不了就说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做事太鲁莽,从来不考虑后果。

    表面上看,也许就像她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无畏无惧的勇敢,可这些勇气用错了地方,人又太执拗,是那种见了黄河也不死心,撞了南墙碰一头血,还要再继续撞第二头血的人。

    杨怀仁摇着脑袋,因为脑袋真的疼,从她的话里,似乎处处为汉人着想,尽管名字和样子上对不太上,可她骨子里应该觉得她是个汉人。

    杨怀仁虽然不赞同,但也很理解她的想法,只是再跟她说下去,也很难再改变些什么,脑子轴的人就这样,你越是跟他讲道理,她越是坚定自己的所谓“信念”。

    只不过杨怀仁实在不愿意看着她白白去送死,只好做出了最后的努力,她若是执迷不悟,那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鬼姐,我再说最后一段,希望你好好想想,真的,静下心来的时候,好好的去想想,然后再做出决定,好吗?

    你要拯救汉人,这个想法很好,我也很赞同,甚至很佩服你有这样的心和意志,但是要拯救几十上百万的汉人,不是杀了一个耶律跋窝台就能解决问题的。

    你杀了一个耶律跋窝台,只会有更多的耶律跋窝台。但是你若真杀了一个耶律跋窝台,契丹人对汉人和大宋的报复,让许许多多无辜的汉人受到的伤害,只能比现在更甚。

    救人,不一定非得需要暴力的手段,而且用暴力手段解决的问题,也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用不了多久,这个问题会变得更大,重新出现在你面前。

    如果你真是为了这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着想,就听我一句,千万别鲁莽行事,解决问题,有更好的办法。

    我也没法跟你讲很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有办法。这个办法也许需要的时间很长,要经历的过程也很曲折,但是这个办法能解决问题的根本,可以说是一劳永逸的。

    跟你说些话,也是展现了我对你极大的信任了,你若是再听不进去,我也没有任何办法能说服你了,最后,只能祝你好运。”

    杨怀仁表情严肃,语气镇定地说完这一席话,便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鬼姐微微笑了笑,没用动弹,而是问道,“你的办法,能说详细点,让我听听吗?”

    杨怀仁深吸一口气,也还了她一个微笑,“抱歉,我对你的了解很有限,所以我对你的信任也是非常有限的,尽管如此,我说了那么多,也是给了你极大的信任了,你若还想再打听些什么,那么就抱歉了,恕在下无法告知。”

    鬼姐忽然一边兴高采烈地拍着巴掌,一边点着头对着杨怀仁笑起来,场面是温馨又怪异,搞的杨怀仁一时之间摸不清这是什么状况。

    鬼姐拍够了巴掌,又突然抱拳弓身行了一礼,“杨郡公,昨日和今日之事,小女多有得罪,还请杨郡公多多海涵了。”

    杨怀仁一脸懵逼,“怎么个意思?”

    “昨夜和今日发生之事,只不过是小女对杨郡公的一番试探,如今得知了杨郡公的心意,小女便可以把一些事情如实告知了。”

    试探?杨怀仁一头雾水,心道原来这是试探?那昨夜和今天……我去!这位鬼姐的戏也太足了,一个深井冰让她演出来,可谓惟妙惟肖啊。

    杨怀仁其实还有点信不过她,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脑回路跳转也太大,他只好耸了耸肩,“你说明白点。”

    鬼姐上前一步,忽然作势去解开自己的衣衫,杨怀仁吓呆了,赶忙扭过头去大叫道,“你要干啥?我可是个有妇之夫,请你放尊重些!”

    鬼姐掩嘴一笑,“杨郡公,你不都是娶了四房妻妾的人了嘛,怎么还会因为男女之事害羞啊?”

    杨怀仁忙辩解,“我娶妻纳妾那都是合情合法,可咱们俩要是发生了什么,就是与法与理不合了。你还退后点,把衣服穿好了再说。”

    鬼姐却笑道,“别误会,我是想让你看清楚我背上那一块刺青,省的你误会我是个契丹人……”

    说着她已经把外边的裙裳都解开,转过身去露出了自己整个上背来,那一片刺青便全部展现在杨怀仁面前。

    杨怀仁先是不好意思地偷瞄了一眼,发现鬼姐背着他,只是露出了后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扭回头来去仔细去瞧她那块狼头刺青。

    杨怀仁看清了那个刺青的全部,忍不住惊骇得长大了嘴巴,眼睛都看直了,那片刺青,也太触目惊心了。

    说来甚至都不能算是一片完整的刺青,巴掌大的一个狼头图案刺在她的肩膀下雪白的后背上,不过看上去狼头图案的线条已经有些模糊了,应该是刺上去已经很久了。

    这个狼头图案,也确实是契丹人常用的某个部族的标志,但是图案中间狼的面孔的部分,已经被人为刻意的烫去,只留下一大片可怕的疤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