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悲惨身世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那块触目惊心,让人无法直视的伤疤,杨怀仁从新扭过了头去,心情沉重地道,“昨天,是我们误会你了。”

    他抬手背着脸指了指,“能跟我说说,这块刺青和上面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吗?”

    鬼姐把衣服重新披上穿好,才淡淡道,“昨天,是我自己不争气,才有点情绪激动了。说起来,你们会误会,也不能全怪你们。

    因为……我父亲是汉人,但我母亲她……也是契丹人。只是她也不算是全部的契丹血统,她的父亲,是个室韦人。”

    室韦人?杨怀仁心道,这个民族他在之前查阅辽国资料的时候看到一些,他们生活在嫩江平原以及以北的地区,据说有二十五部。

    至于室韦人的祖先,许多史料记载里都语焉不详,大多数都是一些当时史学家的猜测,最可信的一种,是说室韦人应该不算是一个单一民族,而是一个多民族综合体的统称。

    因为室韦二十五部,被外人称作室韦,他们生活习惯相似,都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可他们内部却有着完全不同的语言和信仰。

    比如,有的部族说突厥语,有的说通古斯语系,有的说东胡古老语言,更说明了他们是一个多民族综合体。

    北方千余年来也是有不同的民族统治着,每当一个民族或部族崛起,便伴随着更多的部族衰落。

    有的部族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的则是战败后,最后的一部分遗民迁移到了更北更寒冷的北方,并不断的和当地的部族融合共存,逐渐形成了一个利益的共同体,被称为室韦。

    这些室韦人里,有的是白种人,有的是黄种人,有的是混血人种,所以鬼姐能有这样奇怪的名字,还具有一些白种人的样貌特点,也许就是因为她的血统里,有室韦白种人的基因。

    鬼姐提起她的身世来,似乎有点伤心,她继续说道,“我的外祖父原本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室韦人,他们的部族最大的错误,便是和一个契丹人部族交好,然后相互之间允许族人通婚。

    我的外祖母便是一个契丹人,但是后来辽国统治阶层觉得外祖父的部落血统卑贱,便禁止他们继续通婚,不但就这么拆散了我的外祖父母,还出兵去外祖父的部落屠杀,几乎让那个弱小的部族灭绝。

    外祖母因为嫁给了卑贱的部族男人,又怀上了我的母亲,也不受契丹人待见,便被强行卖到了南方,进了一个析津府的契丹贵族家中,成为一个普通的丫鬟。

    母亲虽然有一半的契丹血统,却也没有被契丹人当做同族,反之,因为她身上有卑贱的室韦小部族的血统,反而成为了契丹人鄙夷的对象。

    她的成长经历,同样是一段被不断欺辱的历程。不过母亲继承了外祖父的部分特点,生来就皮肤白皙,而且容貌娇美。

    她心里恨毒了契丹人,在长大成人之后,爱上了一个汉人男子,那个汉人男子不嫌弃她卑微的奴仆身份,更不会觉得他的血统就是卑贱的,不但接受了她,还和她偷偷私定了终身。

    可惜造化弄人,母亲的美貌吸引了另一个契丹人的注意,便把她强行买了回去,逼她做了他的妾室。

    而父亲的汉人身份,面对契丹人的横刀夺爱,却无能为力,只能悲痛自弃。

    母亲不忍看到情郎伤心欲绝,便想到了死,可是就在她要缳首自裁的那一天,她发现她已经怀上了情郎的骨肉。

    为了让腹中的孩子能生下来,她强忍着屈辱,顽强的活了下来。等到我出生的时候,契丹人养父竟没有怀疑,把我当做了是他的骨肉,这才在我的背上刺上了代表他家族标志的狼头图案。

    母亲也没有办法拒绝,为了我能够健康长大,也只得让那块屈辱的刺青一直留在我的背上。

    直到我十三岁那一年,母亲生命垂危之际,才告诉了我全部的真相,不但告诉我亲生父亲是谁,还嘱咐我一定要记住自己的身世和身份,记住契丹人的恶行和母亲对他们的仇恨。

    后来按照母亲的遗愿,我才拜了个师父学艺,于是有了如今的武功,只是昨夜……呵呵,让杨郡公见笑了。”

    杨怀仁听了鬼姐的身世故事,早已唏嘘不已,哪里会笑话她?

    “我没笑,因为我还不是一点武功没有?这也没什么好笑的啊,呵呵……对了,那……那块疤痕,是最近才弄上去的?”

    鬼姐点点头,“那是三年前了,我拜师学艺,实际是秘密进行的,你也知道,析津府还是有很多契丹人,而我表面上的身份,也确实是个契丹女子,所以,你应该懂的。

    拜了师父之后,除了学习武艺,更多的,是从师父哪里了解了很多契丹人对汉人,以及其他民族不断压榨和迫害的事情。

    想起外祖父的部族无故被屠杀,想起母亲悲惨的一生,在我长大的过程中又见识了太多的契丹人的恶行,我开始痛恨他们的所作所为,更因为我表面身份是个契丹人而感到是一种羞辱。

    所以我请师父帮我用烙铁烫去了那块刺青中心的图案,我要做一个汉人,一个为汉人和其他被压迫的少数民族谋福祉的汉人。”

    杨怀仁如今可算明白从遇见鬼姐以来一系列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原来她的身世这么复杂。

    再想起刚才看到的她背上那块伤疤,杨怀仁忍不住联想到它被烙铁烫去的那一刻,鬼姐经历了什么,她的内心又是多么的强大,意志是多么的坚定,才能主动去承受那样的痛苦。

    想来既然她有这样的经历,似乎她是值得去信任的,杨怀仁渐渐放松了心情,“鬼姐,我有一件事还不明白,既然你要用这些奇葩的方法来试探我,又是有什么样的目的呢?相信应该不是让我去杀耶律跋窝台吧?”

    鬼姐笑道,“当然不是。和你一样,对不了解的人,信任也是极其有限的,所以我不得不去试探你的真实想法。

    既然现在我认定了你是和我站在同一阵营的,那么很多事情就没必要瞒你了。

    我问你,你听说过蓝衫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