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4章:蓝衫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衫军,蓝衫军……蓝衫军?!”

    杨怀仁嘴上不停地小声念叨着,同时也努力在脑海里搜寻对这个词的记忆,忽然之间,一个十分久远的记载出现在他眼前。

    九十多年前宋辽签订澶渊之盟之后,两国约定以白沟河为界,意味着燕云十六州便从此成了辽国的合法疆域。

    此时燕云之地还居住着百万计的汉人百姓,他们之中有些有识之士不堪受辱,便组织起来,暗中反抗契丹人的高压统治。

    很快,这些抗辽人士便渐渐汇聚到一起,他们之中有江湖中的武人,有做买卖的商贾,也有普通的老百姓,甚至还有一些潜伏在辽国官府中的官吏。

    为了有组织有计划的进行抗辽活动,他们便成立起了一个组织。

    当时为了组织内部的人员相互辨认,又不至于被契丹人发现引起怀疑,便约定不管外袍如何穿着,内里全部穿淡蓝色的内衫,这个组织也因此被称作蓝衫军。

    起初蓝衫军在燕云之地也是聚集了很多民间的力量,给辽国对燕云诸州的统治制造了许多的麻烦。

    蓝衫军以暗杀为手段,不断袭击和刺杀进入燕云的契丹官员,也曾经让当时的辽国朝廷头痛不已。

    或许辽国皇帝抛出契丹人和汉人一家亲的表面亲汉政策,也是为了麻痹燕云的抗辽人士。

    而实际上,契丹人也专门组织了秘密的军事力量,对蓝衫军进行围剿和屠杀。

    一开始蓝衫军奋力抵抗,只是因为敌众我寡,不得不进一步隐藏,直到四五十年前,蓝衫军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劣,他们便渐渐销声匿迹,从此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杨怀仁奇怪的是,蓝衫军的事情,已经成了一个传说,特别是最近的二三十年里,已经再没有关于蓝衫军的消息出现了,大家也都以为当初的那股抗辽力量,已经不复存在了。

    眼下“蓝衫军”三个字突然从鬼姐口中说了出来,杨怀仁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惊讶还是惊喜了。

    “不瞒你说,我倒还真从资料上看到过蓝衫军的事情,只是那些事情都是很多年前的了,最近几十年,早已经没有了他们的任何活动记载。

    照你的意思,难道蓝衫军依然存在?而你……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鬼姐微笑着点点头,“不错,当年大家都以为蓝衫军已经别契丹人屠戮殆尽,早已不复存在。

    可事实上还是有不少蓝衫军活了下来,他们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改名换姓,就生活在燕云之地的寻常百姓之间。

    只不过为了保存力量,蓝衫军已经改变了原来的行使方式,渐渐进化成了一个非常隐秘的组织,慢慢积聚力量,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再试图重新崛起。

    当然,收复燕云的宗旨,在蓝衫军是永远不会变的,我们等待的,也许只是一个机会。”

    杨怀仁默默地点头,一是向鬼姐表示他听明白了,二是发自内心的对这些忍辱负重的蓝衫军表示钦佩。

    如果是这样的话,杨怀仁倒是可以对鬼姐更加信任了,只是在她这个年纪上就成了蓝衫军的一员,加上她复杂的过往和社会关系,杨怀仁又觉得鬼姐身上,似乎哪里有点怪怪的。

    杨怀仁忽然发现她虽然把自己当做了汉人,可表面上的身份应该还是契丹人,可是问题来了,又是谁对她有充分的了解和信任,能拉拢她进入蓝衫军这么秘密的组织呢?

    再一次重新捋了一遍鬼姐的身世,杨怀仁忽然之间感到豁然开朗,鬼姐的人生之中,似乎只有一个人非常可疑,也真是这个人,有最大的机会去了解她和她的家事,然后能对她有充分的信任,从而让她加入蓝衫军。

    杨怀仁道,“鬼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师父,应该是个汉人,而且,应该是他领着你加入了蓝衫军吧?”

    鬼姐又点了点头,“杨怀仁,你的确如我师父说的一样,非常的聪明,总是能抓住事情的重点。”

    杨怀仁笑道,“多谢夸奖。那么你来找我,又是哭又是笑,又是折腾又是闹的试探了一番,我再大胆的猜测一下,你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蓝衫军觉得我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要跟我取得联系,没错吧?”

    “这话也对,也不对。”

    鬼姐辩驳道,“事情的大概,你差不多没说错,只是‘利用’二字,用在这里,用在我们和你身上,似乎都不太恰当吧?”

    杨怀仁嗤鼻一笑,“先别管恰不恰当,在我想来,你们应该也早就关注我有一段时间了,大宋忽然出了我这么一号做什么事都不合常理的人物,你们着重关注一下,也不算稀奇。

    也许正是因为我身上发生的事情,特别能吸引你们蓝衫军的注意。

    比如,我个人和契丹人之间,也是有些仇怨的,辽使耶律迪迪斥资在东京城,而且是在我家随园对面开了一家饭馆跟我恶性竞争的事情,应该是我进入你们视野的触发点。

    结果我赢了契丹人,还整得辽使灰头土脸赔了钱财,你们便觉得我从内心里,应该也是讨厌契丹人的。

    后来我去了环州,在环州中了契丹人的计策,让我跟西夏权相梁乙逋结了梁子,后来还引发了一场大战,你们便觉得,我这个大宋的小厨子,不但有本事,还很有胆量。

    而且从这件事里,应该也开始渐渐恨上了奸诈的契丹人了,再后来我冲突濮王府,搞出来濮王私通契丹人的事情,你们便更加确定了你们的判断。

    在你们蓝衫军的视角里,我便是一个憎恨契丹人,在大宋有身份有地位,又有一定话语权,甚至可以影响到宋朝皇帝的人。

    更加巧合的是,今年宋朝派来辽国出使的使节,真是我杨怀仁,一切的一切,都推动着你们蓝衫军觉得,我杨怀仁,就是那个最合适的,可以用来联络宋朝皇帝,来帮助你们实现收复燕云的最终目的之人。

    我说的这一切,应该都没有猜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