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7章:深井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帐外出现了一个身影,杨怀仁脸色忽然变得冷峻起来,匆忙给鬼姐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噤声,然后竖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去看来人是谁。

    那身影慢慢走近,杨怀仁发现这身影很大,看上去整个人的体型非常熟悉,这才放心道,“没事,是我天霸弟弟回来了。”

    鬼姐不禁莞尔,“真有意思,你跟你的手下,都这么兄弟相称吗?就不怕他们觉得你没有了威严,而不听从你的调遣吗?”

    杨怀仁笑道,“地位和威严这些东西,其实就是拿来吓人的,我心中无私,自然不必摆出那种威严的样子来让手下人听从我的指挥。人格魅力,你知道是什么吗?”

    鬼姐哂笑着摇了摇头,“魅力我懂,但人格是什么?我从没听说过。”

    杨怀仁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一个人去管其他人,如果非要靠什么地位或者威严,那么这个人的命令,似乎也没有多少值得信服的地方。

    要让人去做事,靠的是一种准则,这种准则不是写在纸上,贴在墙上,或是编成了册子逼着人去遵守的,而是依靠一种精神力量,让人们心中产生的一种准则。

    为上位者,首先要去遵守这些准则,然后通过自己的以身作则,让规则渐渐的约定成俗,而手下的人自然就会去模仿,自觉去遵守,去听从。

    好比一支军队,你给他们一个威武又威严的将军,可是他对别人严厉,对自己的要求却宽容,试问他再怎么地位高,再怎么表现出威严,他手下的将士们,也只不过是表面上听从他的命令,内心里并不会尊重他。

    这样的命令究竟能被执行多少,就很有疑问了,这样的军队到了真正的战场上,你觉得会有多少战斗力?

    反之,另一位将军,他放弃了自己的地位,也不威风,也没有架子,甚至和蔼可亲,待手下的将士们好比自己的亲生兄弟,与将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练,宽以待人,严以律己,结果又会是如何呢?

    将士们自然会去纷纷效仿,当这位将军发号施令的时候,也不用大声吆喝,更不用板着脸表现出威严,可他的命令自然能不打折扣的被执行,这就就是一种人格魅力的体现。

    要管理人,不光要有制度,还要有这种看不清摸不着的准则,做事情才会有效率。”

    鬼姐质疑道,“人的心,很难说,也许大多数人会像你说的一样,但总是会有少数人钻空子的,这一点,你也不能否认吧?”

    杨怀仁摊开手,“不否认,你说的不错,人是有思想的生物,每个人的思想也不同,有好人,也有坏人,有明事理的少人呢,也有不讲理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有蛀虫,哪里也都会有懒汉。

    这世上,再有能力,再伟大的人,也没有能力去影响到每一个人,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只需要把这样的人剔除出你的队伍就好了。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优胜劣汰,哪怕不是人为的去做,大自然也会遵循法则把他们淘汰掉。”

    鬼姐也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子邪劲,究根结底似的继续质疑道,“照你这么说,汉人里也有败类,穷人里也肯定有懒汉,那么是不是就不用理他们了?

    或者更极端一些,要把这样的人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灭掉?那人性何在?

    如果是这样,你和那些极端的契丹人又有什么区别?

    在他们眼里,土地是有限的,粮食是有限的,牛羊也是有限的,如果像他们一样,认定了一群人是卑贱和低劣的民族,就要把这些无辜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灭干净?”

    杨怀仁一时有点懵,本来跟她讲的是管理艺术,怎么就被她牵着鼻子扯到人性的问题上去了?

    他心说这个鬼姐,脑子其实不难用,就是有时候不灵光,总是会平行转移了理论的基础,把人绕晕。

    “打住,打住。我说的,和你后来理解的,不是一码事,我说的是马,你非牵出一头驴来,这不最后就成了驴唇不对马嘴了吗?”

    鬼姐忽然又发出了她标志性的哈哈大笑,“我逗你呢,你当我傻呢?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就是故意想惹你生一次气,不行吗?嘿嘿……”

    看着人家掩嘴偷笑,杨怀仁心里暗骂,深井冰!绝对的十级深井冰!这天没法聊了啊,再聊下去,非的被她传染上深井冰不可。

    鬼姐见他越是生气,心里越是痛快,捂着肚子解释道,“你气我一次,我气你一次,咱俩现在算是扯平了。

    不过你帮我的事情,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将来如果你有什么愿望,或是有了什么困难,尽管开口跟我说,我呼伦尔雅-鬼节,一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怀仁心说你拉倒吧,我可不敢求你办事,还是保持单纯合作的关系,大家比较好相处一点,我更不用你赴汤蹈火,本来就有块吓人的烫伤疤痕了,弄的全身都是的话,恐怕你真的变成鬼姐姐了。

    不过愿望倒是有一个,您老人家能离我多远给我呆多远,被你这么个深井冰折腾一回,以后不经意想起来,不知要因为惊吓少吃了多少好东西。

    忽然想起鬼姐刚才说了个名字,杨怀仁好奇地问道,“呼伦尔雅……鬼节?是你的名字?”

    鬼姐点点头,“嗯。”

    杨怀仁想了想,“那你有没有汉人的名字?”

    鬼姐又点了点头,“有,不过……总之你将来会知道的。”

    天霸弟弟在门外听了一会儿,见不远处来了几个契丹侍者走向了帐篷,才探进头来说,“契丹什么大王好像给你熬好了粥了,派人来请你回到宴席呢。”

    杨怀仁一愣,心说名字还保密,以为我追你啊?真是自作多情,他抱了抱拳道,“那我要回去了,你自己小心。”

    说完他就要往圆帐外走,鬼姐侧了侧身,让出了道路,却没有回头,等杨怀仁从身边走过,才幽幽道,“你也是。对了,菜里没毒,你可以放心吃的,不过嘛……合不合你的口味,我就不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