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野餐(下)
    耶律跋窝台道,“杨郡公有所不知,小女今年年满十八,圣皇帝陛下见本族之中就这么一个女孩子,便破格要赐封小女耶律尺薅斤为公主。”

    杨怀仁笑着说,“恭喜王爷,贺喜公主。”

    他心里却在暗骂,这个鬼姐,上次还吹牛比说比我年纪还大,说她就是面相生得小罢了,说的跟真事儿似的,还诳我喊她姐姐,我还就真信了,你姥姥的,现在露馅了吧?

    可他抬眼去看鬼姐,却发现她装作没事人一样微笑向他表示感谢,可杨怀仁总觉得她心里其实是在偷笑。

    耶律跋窝台好似非常开心,他这次去中京可能就是为了鬼姐被耶律洪基破格赐封公主的事情,即便是一顿简单的野餐,他也不断的跟杨怀仁邀杯,竟一刻也没有停。

    随园春可是五十多度的中高度酒,大中午的就这么个喝法,杨怀仁可撑不住,即便事先塞进肚子里几块鸡蛋糕,也没怎么顶事儿。

    很快两个人就喝的有点高了,耶律跋窝台也不知耍的哪门子酒疯,拉着杨怀仁,指着风景吹嘘着,这就是他们大辽国的美丽河山。

    杨怀仁听了可就不高兴了,心说这哪里是你们辽国的河山?这明明是我们大宋的河山,因为历史问题临时被你们契丹人占据了九十多年而已,将来,那可是要讨回来的。

    但杨怀仁也不是傻子,如今只带了天霸弟弟一人进了狼窝,可不能白白当了喂狼的骨头,所以只好隐忍着藏好了不悦的心情,任由他发酒疯。

    本来大好的风景,在河边吃顿野餐应该是轻松写意的事情,可叫耶律跋窝台这个酒鬼这么一闹腾,杨怀仁啥心情也没有了。

    耶律跋窝台的爱妾萧氏倒是显得恭敛大方,不时地给二人添酒推菜,只不过大概因为不怎么说汉话,所以一直都话不多。

    鬼姐这边呢,则好似换了个小丫头性子,只顾着自己吃喝,养父和杨怀仁这边喝成了什么样,又吹了什么牛逼,她一概不顾。

    杨怀仁一有机会就偷瞄她,琢磨着这姑娘也太淡定了,前几天见面时还跟我说要我杀了耶律跋窝台呢,今天跟他们坐在一起野餐,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看来她的内心还是很强大的。

    如果杨怀仁没有猜错,鬼姐能这么恨契丹人,除了她祖辈父辈都跟契丹人之间有说不清的仇恨之外,她从小就在一个契丹人的王府里长大,应该也是见识了契丹人是如何欺侮其他各族百姓的。

    表面上看耶律跋窝台对她很是宠爱,根本就不知道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对于她能被契丹人口中的“圣皇帝陛下”破格赐封为公主,还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杨怀仁忍不住去想,也许在鬼姐的内心里,也是非常复杂的吧?

    耶律跋窝台并不是一个好人,而且像他这种越是喜欢表面装好人装仁慈,背地里不知干了多少坏事的契丹人,在鬼姐眼里更是觉得令人讨厌。

    但耶律跋窝台作为一个父亲,他又是非常合格的,甚至可以猜测,他对鬼姐是有些溺爱的。

    那天南院夜宴,鬼姐随意扮作了契丹丫鬟去上菜,不管耶律跋窝台有没有发现了她,单是她能在南院如此自由自在的活动,府里下人们没有人敢违她的意,就说明了这一点。

    萧氏作为耶律跋窝台的爱妾,席间她跟鬼姐两个女人之间还是有几句对话,杨怀仁虽然听不懂她们说了什么,但从萧氏的表情里,也能看出来她对鬼姐还是十分尊重的。

    按说她们两个人是继母和继女的关系,萧氏明明不用这么去讨好鬼姐,可既然她有这样的表现,也证明了杨怀仁的猜测。

    综合起来,就说明了鬼姐在耶律跋窝台心中的地位,是多么重要了。

    想到这里,杨怀仁忽然发觉,如果将来有一天耶律跋窝台发现了鬼姐并不是他的亲身女儿,他半生都在顶着一顶这么大的绿帽子生活,他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复杂,太复杂了。杨怀仁心里直叹气,不过反过来想的话,也许正是因为鬼姐有这样的特殊身份和特殊的身世,才吸引了蓝衫军的注意,把她发展成了一名蓝衫军中的重要一员。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杨怀仁又懊恼起来,他后悔南院夜宴那一晚,他怎么糊涂到忘记问清楚鬼姐他的亲生父亲是谁了。

    再转念一想,鬼姐当时没有告诉杨怀仁她的汉人名字,也许就是为了隐藏她的亲生父亲是谁这个秘密,即便他开口问,恐怕也没法从鬼姐口中问出实情来。

    难道……是她口中所说的那个她母亲安排给她的师父?

    这一点还真不好判断,鬼姐的师父是男是女都还没搞清呢,就这么简单的认为她的师父就是她的亲生父亲,有点太武断了。

    杨怀仁没想清楚,大概是因为中午就喝了不少酒,脑子有点迟钝了。

    萧氏见耶律跋窝台喝得有点过头,嘴巴都不灵光了,叽里咕噜说着些谁都听不明白的契丹语,这才向杨怀仁表达了歉意,吩咐了几个亲兵一起扶着耶律跋窝台回去休息。

    杨怀仁施礼相送,趁着他们转身的那一刻这才小声对也正要起身离去的鬼姐说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咋没早告诉我你现在的身份就是耶律跋窝台的掌上明珠?”

    鬼姐斜了他一眼,也微微动着嘴唇小声道,“这在别人眼里好似很风光,可在我眼里,这并不是多么光彩的事,你应该清楚,我心里是多么不喜欢契丹人的,再说了,你也没问我啊?”

    “你……”

    见杨怀仁不乐意了,她才又说道,“这里说话不方面,今晚三更,我去你营帐你找你,到时候再说。”

    “啥?半夜三更还要来找我?你要闹哪样啊?有啥话不能到了中京再说啊?”

    鬼姐忽然板起脸来,“你闭嘴,这么大声也不怕被人发现了咱们之间的关系。我既然说找你,就是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即找你商量,你等着便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