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鬼姐再夜访
    关系?我跟你啥关系?!

    杨怀仁越想越气,开始后悔那天夜里调侃了鬼姐了,如今她好像很喜欢用这个词,那感觉,好像已经被她“关”起来用绳子“系”住了一般。

    就算是有什么关系,也不能随便就约人家半夜三更,还在帐篷里见面吧?你你你,这么晚见面又有什么不轨的企图?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杨怀仁都在为这件事烦躁,一方面担心真的出了件不得不立即要商讨的大事,一方面担心是鬼姐又犯了病,懊恼真不该和这个深井冰扯上什么关系,自从认识她之后,全是麻烦事。

    更让杨怀仁难过的是,自己的重要大事还没个着落呢,本来这一路可以趁着旅途漫长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合计合计如何完成这趟出使辽国的真正目的的,可现在全让鬼姐这么瞎咋呼,全部给毁了。

    夜里使团到达檀州,本来是可以进城住驿馆的,可耶律跋窝台说既然宋使来了大辽,就要体验大辽的生活,便自告奋勇帮大宋使团搭建了供五百人使用的帐篷,大家就挨着在野地里过夜。

    杨怀仁也不好拒绝,说体验就体验,多一些了解契丹人传统的生活方式,也没有什么坏处。

    简简单单吃过了晚饭,杨怀仁就进了自己的帐篷里,衣服也没脱便躺倒行军床上准备睡觉,吩咐侍卫差一刻三更的时候再叫醒他。

    也许是因为心里有事儿,杨怀仁这一觉睡得也不安稳,就这么迷迷糊糊翻来覆去的折腾到快三更天,中间有七八回差点从狭窄的行军床上翻下来。

    就这么迷糊了好久,是天霸弟弟叫醒了杨怀仁,他比划了些手势,意思说快到时辰了,赶快起来,侍卫已经安排好了,请哥哥放心,小弟就在帐外守着,有什么事随时喊我。

    杨怀仁心里彻底服了气,虽然现在大家身在辽境,可毕竟是睡在自己的帐篷自己的营地里,不怕又旁人偷听,你说不就完了嘛,比划半天也不嫌麻烦。

    幸亏咱俩处的时候长,我能明白你比划的什么,要不然还的找个哑语翻译才能明白你比划的啥意思。

    杨怀仁心中郁闷,便起身在帐篷里来回踱步,过了好一会儿,估摸着时辰应该过了三更了,可还是没见有人影出现。

    这让杨怀仁心里更加犯嘀咕了,他忍不住对账外的天霸弟弟问道,“啥时辰了?”

    天霸弟弟闷声道,“已经过了三更了。”

    杨怀仁吸了一口凉气,竟担心起鬼姐来,他琢磨了一下,又问,“那丫头不会露了行藏了吧?”

    这下天霸弟弟犹豫了,“不好说,不过白天的时候,看样子她应该把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很好的。”

    杨怀仁有踱了一圈,“难道……”

    就在这时,从帐篷的一角钻进来一个黑影,杨怀仁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等看清楚黑影的面容,才埋怨道,“你这人不讲究啊……”

    鬼姐拍着夜行的一套黑衣裳的尘土,打断了他,“什么不讲究?就因为我来晚了一小会儿?哎哎哎,你一个大男人,何必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真小气!”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哎哎哎,我小气?你有没有搞错?”

    杨怀仁气不打一处来,插着腰质问道,“你这人,也太没谱了吧?说三更来找我,害的我觉都睡不好了,你还敢迟到,你脸皮咋这么厚呢?

    还有,你不是说你比我大吗?今天要不是耶律跋窝台说了实话,我怕是被你又骗了一回,还诳我喊你姐姐,你咋不诳我喊你大姨呢?”

    鬼姐和没事人似的摆摆手,“别,我可没那么老。你值当的这么生气吗?诳你说我比你年纪大的时候,咱们不还没有关系吗?”

    又是关系,杨怀仁一阵脑仁儿疼,反驳道,“那你后来不说?”

    “后来?你问了吗?”

    “你!我……勒个去!”

    鬼姐又抢了话,“你不问,我怎么说?当然,即便你问了,我说不说,那还得看我心情。”

    杨怀仁叹气,这家伙又犯病了,跟她争论,一点好果子都吃不上,费那劲干吗?只好小声嘀咕了一句,“深井冰!”

    “深井冰?又是什么玩意?”

    杨怀仁忽然乐了,指着她笑道,“深井冰就是深井里的水结了冰,那个……类似于白璧无瑕的意思,是一种赞美,比如说,你就是深井冰,深井冰就是你。”

    鬼姐可没这么笨,轻易就相信了杨怀仁的鬼话,看着杨怀仁那个高兴样子,心中早就起了疑。

    “我不信,深井冰这个词,好像不是个好词,你一定是骗我的!”

    “呃……”

    杨怀仁心说你个小丫头还挺机灵的,没有一般古人那么好忽悠,故作语重心长似的说,“是个好词,来源于生活的词,都是好词。”

    鬼姐边摇头边撇嘴,“我还是不信,生活中,浅井里的水才会结冰,深井里的水,是不结冰的。”

    杨怀仁赶忙解释,“对啊对啊,就因为不容易,所以才难得嘛,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你应该懂的吧?呵呵……”

    鬼姐半信半疑,“算了算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今天我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帮忙。”

    杨怀仁心说怪不得这么着急要半夜三更来找我呢,原来是有事相求,这下还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我这个人呢,乐于助人,不过也没那么乐,助人也是得看什么人的。苦命人,穷人,好人,让我帮忙,我很难开口说个不字。

    但是嘛……呵呵,像鬼姐这么家世显赫家财万贯的,我就得考虑考虑了,嘿嘿……”

    “别闹!”

    鬼姐似乎很紧张,“我跟你说正事呢,这件事很重要,你必须得帮我,不然……我就完了!”

    杨怀仁也受了她感染似的,心情也紧张了起来,心说若真是件大事,他还真不能坐视不理,比如蓝衫军又有了什么新的计划之类。

    如果真是这样,也许可以和蓝衫军合作,帮他们做一件大事,同时也帮自己实现让契丹人内部出乱子,从而无暇顾及西边即将发生的战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