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鬼姐逼婚(上)
    杨怀仁认真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重要,还影响到你的安全了?你说吧,只要是正事,我绝对全力以赴。”

    鬼姐面露喜色,可随即又有些担心,还有些害羞的问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

    “赶紧说,磨磨蹭蹭的,好像不是你的风格。”杨怀仁一脸嫌弃。

    鬼姐瞪了他一眼,舔了舔嘴唇,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才终于开口道,“你能娶我吗?”

    杨怀仁惊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踉踉跄跄向后连退三步,差点摔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扶住了一个落地的灯烛架,才皱着眉头怒道,“姐姐,你闹呢?你还有正事没正事了?没事赶紧回去,我还要睡觉呢!”

    “你这什么意思?!”

    鬼姐竟一脸愤怒,鼻尖都一颤一颤的,她上前几步逼近了杨怀仁,眼看酥胸都快碰到杨怀仁身体了,吓得杨怀仁只能一个劲的往后缩。

    她插着腰仰着头逼问道,“你你你,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生气,我还生气呢!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呢?!

    你看看你这个熊样子,就那么怕我吗?怎么,我哪里不好了?还配不上你了是咋了?”

    鬼姐一身夜行的紧身黑衣本来就显得他身段婀娜,再昂首挺胸这么一逼近,杨怀仁还真拿她没办法,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帐篷的,推也不是,打又不一定打得过她,跑还没地方跑,喊救命?大老爷们脸面好要不要了?

    “你你你,你要干嘛?你退,退,退后,再往前凑我可就喊非礼了啊!”

    鬼姐完全不吃他这一套,“你喊,你喊啊,怕你不成?!”

    “非……”

    杨怀仁第一次觉得舌头不好使了还,脑袋瓜子一个劲的飞速旋转,好不容想起来跟鬼姐这样的蛮横丫头是吃软不吃硬的,这才转换了方式,同时也换了和蔼一些的语气,“姐,别,非……要这样吗?

    不好吧,你怎么说也是大家闺秀,我怎么说也号称是个读书之人。既然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斯文人,何必非要这么粗鲁呢?你说是不是?”

    “是个屁,我看你就光剩下个头了,你的脸呢?咋?落家里忘带了?”

    杨怀仁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歪,你非要这么说话的话,可就没朋友了。我刚才……那叫受宠若惊,因为我自知配不上你,所以才……你懂的。”

    鬼姐见杨怀仁两条眉毛一跳一跳地煞是有趣,也察觉到自己这么贴身跟杨怀仁面对面似乎有点太过暧昧,这才后退了两步,整理了下心情,“这么说你是同意帮我喽?”

    杨怀仁心里苦,暗忖你这中文理解能力是英语老师教的吗?这还能给整误会了。

    他支支吾吾道,“这个……那个……这话也不能这么理解。”

    “你叽叽歪歪到底什么意思?”

    鬼姐又有点急了,一张脸憋得通红,“是你刚才说我有事你会全力以赴的,可现在呢?怎么,转脸你就出尔反尔翻脸不认账了?你敢对我负责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吗?”

    “慢!慢着!”

    杨怀仁“嘶”了一声,“鬼姐,你说话这么丢三落四的,你家里人知道吗?一句话少说几个字,那意思可就太容易被人误解了。

    我是说过全力以赴,可那是有前提的,前边还有句话呢,你不能装没听见吧?我说的是只要是正事,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如果是歪事,是坏事,我干吗全力以赴?

    总不能你让我上吊,你让我跳崖,让我不喘气,我也要全力以赴吧?

    出尔反尔不认账,就更谈不上了,我又没签字画押卖给你,不能你说什么,我就必须得无条件的听从吧?

    还有,负责任这三个字,不能乱用,更不能瞎用,对什么负责任,你得说清楚了,不能光挑好说的说啊。

    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咱俩之间,我好像没有什么要对你负责任的事情吧?

    答应你要帮你的忙救出呼伦尔雅部的三百百姓,我还记着呢,也绝对会对这件事负责任,这不我也正在绞尽了脑汁帮你想办法呢吧,可这事不能急,你得给我时间。

    至于你的个人问题来说,我应该没有什么责任吧?我一没答应你什么,二没碰过你,只有……那个……看过了你的后脊梁,还是无意之间或者是你主动让我看的,我应该没有什么责任吧?”

    杨怀仁说的头头是道,还非常有理有据,鬼姐也无法辩驳,可杨怀仁话音刚落仅仅三秒钟的工夫,鬼姐的眼睛就湿润了,咧着嘴又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哭了起来。

    杨怀仁的那个小心脏啊,又拧巴起来了,好似是他做了什么错事一般,又不知所措了。

    “别啊,别哭啊,你这演技也太专业了,三秒钟能酝酿出二两泪来,我不服都不行。”

    鬼姐抬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杨怀仁,“你这点忙都不帮,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我死了算了……”

    杨怀仁真心服,一哭二闹三上吊,人家直接把第二步省略,直奔不活了这个主题,好像杨怀仁真成了一个负心汉子了一般。

    杨怀仁还能咋办,先哄了再说。

    “丫头,别闹了,跟你说句实话,你是个好姑娘,死了可惜了。只不过你忽然提出这么一个不……那么太合理的要求来,哥还真是办不到啊。

    我这才来辽国几天啊,就又要娶个辽国的媳妇儿回去,你让全大宋的百姓怎么说我啊,对不对?再说眼下大事要紧,我也真的没有心思想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鬼姐忽然收住了眼泪,一脸狐疑地看着杨怀仁,突然猛地在他胸前推了一把,“杨怀仁,你想什么呢?!谁要和你有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了?你也真没羞没臊了吧?!”

    说完鬼姐脸又红了,杨怀仁踉踉跄跄好不容站稳了,反问道,“那你还问我能不能娶你?”

    “哎呀!”

    鬼姐又羞又急,“你理解错了!我要你帮忙娶我,并不是真的娶我,是假的,装作娶我,能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