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4章:好心提醒
    鬼姐放下了一件心事,又想起了另一件,“杨怀仁,我听说你的厨艺很好,还是从什么神仙那里学来,是不是真的?”

    杨怀仁笑道,“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

    鬼姐没料到竟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伸了伸舌头,“要是真的,那还好说,若是假的,恐怕这一趟你去中京要有的受了。”

    “啥意思?”杨怀仁一听便知这话不好,皱起了眉头问道。

    “除了刚才的事,我从耶律跋窝台那里还听了一件事,说中京大定府那边有不少辽国功成名就的厨子,听说了你是出使辽国的宋使之后,便纷纷跃跃欲试,商量着如何和你进行一场厨艺比试了。

    据说好几个辽国名厨要会一会你,和你切磋一下厨艺。所以说啊,要是你真的厨艺超群,像那个宋朝的王爷说的是一个少年厨神,那就好了。

    汉人和契丹人之间的厨艺比试,想来一定会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汉人在辽国低契丹人一头,做什么事都被契丹人压着,谁的心里,也都憋着一股子怨气呢。

    要是你赢了他们的话,不管是你,所有汉人脸上都有光彩,起码证明,契丹人绝对不是他们吹嘘的那样,是一个优等的民族,而别的民族百姓,也不是像他们鄙视的那样,都是劣等民族。

    可你若是输了,这帮契丹人可就抓住理由了来继续吹嘘他们的观点了,不光会笑话你不过如是、都是些虚名,而且会以此来笑话所有的汉人。

    而且以后不光在中京,在全大辽,你都会成为契丹人茶余饭后的一个笑柄。

    你再想想,你在大宋是个厨神,来了辽国却被人贬的一无是处,你还有脸回大宋吗?大宋的老百姓还不戳着你脊梁骨骂你无能,丢了汉人的脸?”

    杨怀仁站直了身子,把手叉到了背后,自信地说道,“呵呵,这一点,我倒真不担心,不过,还是多谢鬼姐的提醒了。”

    “不担心?”

    鬼姐一脸怀疑,“你可别小瞧了辽国的厨子,我听说他们之中很多人也是汉人,而且很多还是早年间就在大宋闯出了不小名声的厨子。

    就是因为他们烧得一手好菜,在大宋有了不小的名气,才得到了契丹贵族的赏识。

    于是契丹人出了高价,许以功名利禄,他们才来到了辽国,如今哪一个不是开了酒楼,赚的盆满钵满?

    而且这样的汉人,和普通的汉人百姓还不同,他们是契丹贵族请到辽国来的,受到契丹贵族的尊重,地位可不是一般的汉人能比的,甚至比一般的契丹人和在辽国当官的汉人地位还要高。”

    杨怀仁嗤鼻一笑,“看来契丹皇帝还是很注重拉拢人才的嘛。”

    “你还笑得出来?!”

    鬼姐鼓着腮帮子骂道,“这帮人都是汉人的败类,为了点钱,为了荣华富贵,连祖宗姓什么叫什么都忘了,你还说他们是人才?!”

    “这有什么奇怪的?”

    杨怀仁平静地说道,“这世上,从来都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如果放到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个人人平等的年代里,这也没啥,都是正常的。

    只是放在现在这样的时代,这些人就有点……败类也算不上,他们的能力肯定还是有的,只是人生的追求有所不同罢了,人的价值能得到展现,就是一种追求嘛。

    其实我和你也一样,不太赞同他们的做法,但也也不能就这么说他们是坏人。

    人与人,思想的层次是有差别的,如果他们只是为了钱财,没有做出有损国家和民族的事情,那他们在我眼里,还不算是坏人。

    好比你们蓝衫军,追求的是拯救在辽国被契丹人压迫的汉人百姓,在汉人看来,你们就是好人,是英雄;

    可在契丹人眼里,蓝衫军就是一帮造反势力,是坏人了。

    如果只是从中立的角度去看,结果便是谁都有谁的道理,自然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之前我说,追求有所不同,各有各的层次,不论对与错。但是如果把眼光放的高一点,看问题的角度或许就有不同。

    所以让天下人都能过上和平富足的日子,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没有压迫,没有欺凌和歧视,大家都能笑着生活,才是一个更高的追求。”

    鬼姐听完若有所思,觉得杨怀仁的想法太特别,她还不能完全理解,可听起来似乎又有些道理,便白了杨怀仁一眼,“你倒是大度,像你这么想的开,好像显得你多么高尚了似的。”

    “高尚?算不上,我也就是有点小追求罢了。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就凭他们,我还不放在眼里!厨艺这东西,别以为就是做做菜煮煮汤,这里边的道理深了去了。

    中原的厨艺文化博大精深,不是任何人都懂,都能学会的,就像他们这种人,厨艺在他们眼里就是赚钱和扬名立万,然后享受荣华富贵的手段和工具而已,恐怕他们这种人也很难能领会到厨艺的真谛。

    你说,我还用怕他们吗?

    再说了,要是换了任何一个别的项目,我还真不敢说这么大的话,可是比厨艺的话,我一个干他们所有人跟玩儿似的。”

    “呵呵,呵呵,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面呢,听这话像是吹牛皮了,可听口气,你还真是自信满满,连我,差点都信了呢。”

    杨怀仁又不屑的嗤鼻道,“呵呵,信不信随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哥别的不行,论做菜,我就想问问,还有谁?”

    鬼姐笑了,不是嘲笑,而是一种很满足的笑,很欣赏的笑,男人说出来的话,总是要轻狂一些,才显得他形象高大。

    且先不用去管他是真吹牛还是真自信,说都不敢说,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是不是也太怂了?

    “我提醒过你了,至于你怎么应对,我就管不着了。”

    杨怀仁心中窃喜,佯作伸了伸懒腰,还打了一个哈欠,“嗯嗯,时候不早了,我也困了呢,慢走,不送。”

    鬼姐原路返回,嫌弃帐篷的一角准备钻出去,走出去那一刹那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杨怀仁,见他轻松的跟她招手告别,心里竟如流淌过一泓清泉一般的柔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