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长城
    终于把鬼姐忽悠走了,杨怀仁长出了一口气。

    天霸弟弟走进帐篷来,煞有其事地道,“仁哥儿,这娘们神神叨叨的,不会又是骗咱们吧?”

    杨怀仁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人的表情会骗人,说出来的话会骗人,可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东西,是骗不了人的。

    你看着她很精明,可有些时候,我还真搞不懂她是真笨蛋还是假精明。

    咱们营地里的侍卫都是吩咐好了的,她明明可以从大门轻松走出去的,可她还是喜欢钻帐篷底,你说她是不是脑袋瓜子不好使?

    且不管她,这还不是重点。我倒是七八分相信她说的话,辽国老皇帝对我,应该是有一些企图的,至于是不是像她说的要拉拢,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天霸弟弟点点头,“就算他真要拉拢,我看也是白忙活,一来哥哥不缺钱,二来也不缺女人,他拿什么拉拢?要是他愿意把皇位交出来,我倒觉得哥哥可以考虑一下,嘿嘿。”

    “咳,你也真敢想。你也回去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

    接下来的路程,耶律跋窝台还是很热情的时不时请杨怀仁去吃饭,不论是路过了什么山什么河的,总也免不了一阵感叹和吹嘘,倒让杨怀仁觉得好像这家伙知道了契丹皇帝的心思了似的,这是明着拉拢他呢。

    至于鬼姐,杨怀仁还是时常能见到的,不过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当着耶律跋窝台的面,杨怀仁也不好跟她搭话,两个人就装作根本不认识一般。

    只是想到鬼姐说过的一些话,杨怀仁就故意去瞅她,还让耶律跋窝台和萧氏看在眼里,算是顺着鬼姐的意思去做,任由他们揣度和误会去吧。

    一路向北,两只队伍出了长城到了关外,眼前长城内外景象又是大有不同了。

    长城的南面虽然不如中原那样沃野千里,可也有整齐的田野,田野间水道纵横,河边和山上丛丛树木正等待着春风吹绿了枝丫。

    而长城的北面,就是一片苍茫了。道路虽然宽敞,可道路的两旁,并没有挺拔的树木,没过了膝盖那么高的荒草顺着北风的方向面朝南方折了腰。

    清灰色的远山在晴朗的日子里清晰可见,而剩下的,只有那一望无垠的荒草原。

    没有长河落日,更没有袅袅炊烟,真的只有草。别说人们所住的房屋或者帐篷了,连个人烟都没有,景色还是让人感受到一种震撼的美,可杨怀仁总是觉得欠缺了那么一丝生气。

    他回望长城,绵延在山峦里像是一条看不见首和尾的长龙,依旧是死气沉沉的,让他心中不知是一种感慨,还是一种失落。

    汉人建造长城是为了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可到了今天,这一段长城在辽国境内只是当做了南京道和中京道的两地分界线,早已完全失去它原本的作用,所以上百年来没有得到任何的修葺加固,城墙上杂草丛生,已是破败不堪。

    青灰色的墙砖从墙体上剥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下来,落入了深谷,让长城的身躯上显得有些斑驳,呼啸的北风穿越了上千年,依旧嘶吼着,似是诉说着长城热血激昂的过往,满目疮痍的当下,还有遥不可及的未来。

    卢进义感叹着,“咱们祖宗的伟大创造,已经快要毁在这帮契丹人手里了。”

    杨怀仁转头去看其他兄弟们,他们也都是一脸的沉重、唏嘘和悲伤。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北风,深沉道,“墙不在眼中,在我们心中。而我最终的理想,是眼中无墙,心中,也无墙。”

    杨怀仁不知道兄弟们有没有人能懂他这句话,随即淡然一笑。

    心中无墙,这太难了,一千年后的地球人,依旧在筑墙,哪怕是同一个民族之间。

    只不过这些墙,不一定是用青砖堆砌起来的,比如一条国境线,或是一湾海峡。

    长城失去了它原本被建造时被赋予的使命,不见得像眼下一样都是坏事,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上不再有这样的,眼中的或者心中的墙,哪里还会有悲伤?

    草原上风大,哪怕穿了厚衣厚袍,哪怕阳光灿烂,可人的身上还是会觉得冷,特别是骑在马上。

    杨怀仁遥想江南,虽不曾亲见,可想来应该已经是春花烂漫了,再看看眼前,心中忽然理解了千百年来北方草原和漠北这些游牧民族们为什么那么前仆后继地去侵扰中原。

    自然的法则用在人类身上,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为了生存,为了食物,总是想尽了千方百计,用野蛮和残忍的方式去追求着,不知有多少人把鲜血撒在了长城上和长城下。

    也是这一条曾经绵延了万里的墙,让人充满了幻想和惆怅,向往和悲伤。

    再往北,行了百余里,竟然只有一个市镇,叫做平桥。其实平桥被叫做市镇,都有点高看了它。

    因为整个平桥只有一条街道,两边几十座房子,加上百十来百姓生活在这里。

    赶上是榷日的时候,周边村子的百姓,或是路过了此地的部族,会有不少百姓和牧民来这里赶集,用自己的粮食或者是牛羊皮,从别人手里换来盐巴和布匹。

    而不是集市的日子,这里便显得有些冷清,因为风大,街面上更没有什么人,只有二十几丈宽的滦河边上一条长长的平板木桥横贯两岸,也许这就是这里被叫做平桥的原因吧。

    地理上讲,平桥扼守了一座桥,也算是交通要道,所以也形成了一个市镇,只是一年之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时候滦河是封冻的,让这座桥损失了它不少原本的价值。

    杨怀仁这些日子睡帐篷还真是睡不舒坦,耶律跋窝台便自己先过了河,在河对岸的宽阔地上扎营,让杨怀仁住在了河的南面的平桥。

    平桥地方虽小,可百里之内就这么个市镇,平素来往的商贾走这条路来往于析津府和大定府,也只有在平桥留宿,所以镇上倒是有那么几家简陋的客栈。

    杨怀仁便包下了一家最大的名字叫做金桥客栈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