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7章:羊乐天的心事
    杨怀仁听完不但知道这个契丹人大厨是如何学到了厨艺,又如何在平桥客栈当了厨子,而且也开始明白,他为什么能做出这种既有契丹特色,又融合汉人厨艺手法的食物了。

    也许这种融合的起源,并不在于他,而在于他那个并没有拜过师,却指点了他厨艺的师父。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太子府的大厨,应该是个汉人,也曾经在大宋有过不小的名气,后来才来到辽国发展。

    能在辽国太子府出任大厨,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也正是因为他有着汉人的厨艺基础,来到辽国以后又接触了契丹人的食物,便把两种不同的厨艺结合,创造出了像烧羊肉这样的美味。

    想到这里,杨怀仁心中倒是有点急迫的心情,去会一会那些中京的名厨了,而他们的厨艺水平,也绝对没有杨怀仁想象的那么差劲,而是如鬼姐所说,他们中间,应该是藏龙卧虎的。

    杨怀仁也没有失掉了自己的自信,而是这种同行之间的切磋,很大程度上能在这个过程中提高各自的厨艺水平,特别是对食物的理解上,会有新的发现和启示。

    往深层次里想,杨怀仁又觉得,以前他心中想过的民族融合,只是两个民族通过相互通婚,混居生活在一个区域内,是一种通过血缘融合的方式,用几十上百年的时间,慢慢融合到一起的。

    而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除了血缘之外,文化、习俗、生活习惯和食物的融合,似乎比起血缘的融合来,更能让这种民族相互的融合过程更加顺滑,也更显得包容性强。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启发,杨怀仁似乎看到了一束更光明的曙光。

    第二天再次启程的时候,杨怀仁特意留下了一些他事先准备好的特色食品送给了平桥客栈的众人,感谢他们提供的美味食物,也感谢他们这种民族融合的典范家庭,给他带来的新的启发。

    使团过滦河向东北方向进发,离中京大定府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只是羊乐天的心情越来越紧张。

    是他执意要来中京寻找他多年未见的父亲的,可越是离的大定府近了,他的内心,也开始矛盾了起来,整天魂不守舍的,也更加沉默寡言了。

    这一日杨怀仁吃着午饭,只吃了一半,便吩咐一个亲卫去唤了羊乐天来。

    羊乐天见杨怀仁面前的午饭只吃了一半,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师父,徒儿知错了。”

    杨怀仁心说你倒是聪明,可他并没有生气,而是招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乐天,你抬起头来,”杨怀仁见羊乐天耷拉着脑袋跟个霜打的茄子似的,和蔼地说道,“咱们做厨子的,不管自己的心情和状态如何,只要是下厨,都要把最好的精神状态拿出来,尽管现在的菜不是做给客人们吃的,但也要每一次都做到最好。

    这不仅仅是一个厨子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而且是一个厨子对自己要有要求,不尊重食物,就是不尊重自己的职业,更不尊重自己。”

    “师父,我……”

    杨怀仁笑道,“怎么,后悔跟着我来到辽国寻找你的父亲了?”

    羊乐天摇了摇头,脸色有点为难,“徒儿……徒儿并不是后悔,而是……眼看着再有几天咱们就能到中京大定府了,徒儿的心情,不知怎么就变得紧张了。

    这几天胸口闷得慌,晚上翻来覆去,如何也睡不着,到了白天,又精神恍惚,做什么事都有气无力了。”

    “唉……”

    杨怀仁叹了一口气,“你也不必过于自责,我这个做师父的,也有不对的地方,总是忙其他的事,对你的关心,确实少了。”

    羊乐天抬起头来忙辩解道,“师父莫要自责,都是徒儿的错,怪不得师父的。”

    杨怀仁莞尔一笑,“你也不用给我找理由推脱,更不用把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这世上,很多事情都不是咱们想象里那么简单的。

    就说你要寻找你的生身父亲,这是人的一种本能。如今眼看这就要到中京了,你心中紧张,害怕,也是人的本能。”

    羊乐天感激地点了点头,“多谢师父慰藉。那天我决定偷偷跟着师父来辽国的时候,心中是很坚定的,就是想知道我的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他已经忘了我们母子了,我反倒容易接受一点,以后再也不用跟他见面了,我也落得个轻松。

    如果他是被逼迫的,我心里却越想越是不好受了,给我们全家造成了伤害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些抓走了他让我们家支离破碎的野蛮契丹人。

    可事实究竟是如何,我也只能是瞎猜,眼下临近知道答案的时候,徒儿心里,却又不知为何想逃避了,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如果几天之后徒儿见到了父亲,该如何开口问他呢?是直接问还是委婉点问?他又肯不肯跟我说实话呢?

    甚至,或许他早就忘了我了。毕竟他走的时候,我还很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长大了,早不是孩提时候的面孔。

    而他的样子,徒儿……也早已经记不清了,徒儿真的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回想,可记忆搜寻了半天,也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脸是什么样子,真的已经想不起来了。

    也许让我们父子俩在大定府的大街上相遇而过,却没有认出来对方,这是不是很可笑?

    仅仅凭着一个名字去找人,徒儿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或许他早就改名换姓了呢?

    师父被官家委以重任出使辽国,那是大事,而徒儿寻找父亲的事情,是小事,若是师父为了徒儿的家事耽误了官家托付的大事,徒儿不知该如何面对!”

    杨怀仁也知道羊乐天是个闷葫芦性格,本来是不善言谈的,可说起他多年未见的父亲来,他竟然说了这么多,看来他的心中是多么的矛盾。

    杨怀仁笑了笑,“你也不必太刻意的去为难自己,一些事,不能强求。你还记得咱们家酒楼的名字吗?”

    “随园?随缘……”

    羊乐天默默重复着这两个字,脸上慢慢露出了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