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密探崔庆(中)
    崔庆接着讲述,“俺虽然木有多大本事,可俺也不能让俺媳妇跟着俺要饭为生吧?可不能过那样的日子。

    再说俺也是有点武艺的,就想着不行在城里寻一家富户,自荐去人家家里当护院,实在不行,当干活的苦役也行,俺怎么也有一把子力气,总不能饿死俺两个。

    后来就进了城了,可俺人生地不熟的,又是个汉人,一进城还没找到个落脚的地方呢,俺娘子就被一个契丹无赖给盯上了。

    那几个契丹无赖仗着他们契丹人的身份,便有恃无恐胡作非为,从俺两个进城就跟着俺们,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俺一开始不想招惹他们,可后来他们硬是把俺和俺娘子堵到了一条小巷子里,意图对俺娘子不轨。

    这俺哪里能让啊?所以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杨怀仁心中好奇,这个崔庆还真是条汉子,为了心爱的女人,敢违抗内卫带着娘子私奔到辽国,又敢在辽国跟契丹人打架,倒是让人心生佩服。

    “那你打过他们了吗?”杨怀仁也用齐州老家的话跟他唠了起来。

    崔庆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开始俺看那几个契丹混子喳喳呜呜的,还寻思着他们多厉害呢,结果一动上手,俺一拳就把那个领头的混混打趴下了,哈哈!

    剩下那几个见俺这个叫花子竟然还会武功,一拳就把他们老大打得且在地上爬不起来列,哪里还敢继续纠缠?赶紧扶着他们的老大学乌龟王八蛋滚了呗。”

    “呵呵,不错不错,”杨怀仁笑道,“这种街头混混,不管是在咱们大宋还是在辽国,其实都一个熊样,欺软怕硬,遇上老实的就捏把捏把,遇上拳头硬的,也只能夹着尾巴逃走,哈哈。”

    崔庆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笑道,“公爷说的对,那帮熊死孩子都是纸糊的,面上凶狠,其实半点本事没有,都是瞎咋呼,呵呵……”

    杨怀仁又说,“你也别光顾着笑,继续说。”

    “哦哦,”崔庆收起了笑模样,接着道,“把那帮契丹小痞子打跑了以后,俺和俺媳妇小心地走出那条死巷子,又被一个汉人模样的中年人给堵上了。

    当时俺心里就骂啊,契丹人欺负俺们也就罢了,咋还一个汉人也要欺负俺?俺心里气啊,可刚做出你要打架俺就奉陪的样子来,那个中年汉人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地给俺一张纸条。”

    “纸条?”

    “嗯,纸条。他地给俺纸条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扬长而去了。俺心里迷糊啊,这啥事啊?这人又是个干啥的?

    当时俺在大街上也不敢看,又怕那些契丹混混们又喊了更多人回来来找俺报仇,便把纸条塞进了怀里,拉着俺媳妇先躲了起来。

    俺怎么说也是个内卫出身,遇上事还是很谨慎小心的。后来等没人的时候,俺打开那张纸条一看,上面只是说让俺去某某地方的一个人家,让俺先在那里歇脚。

    俺一开始也怀疑过,这是不是一个陷阱?可转念一想俺也没钱,也不值得骗子骗俺,又想俺也不能跟俺媳妇睡大街上不是,便按纸条上写的地址找到了地方。

    那里是一个汉人的小院子,普普通通的也没什么特别,俺去了之后那里就个妈子给俺俩安排了住处,还给俺做饭吃。

    俺俩那会儿早饿坏了,也顾不上别的了,先填饱了肚子再去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怀仁听到这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蓝衫军。也许是崔庆和他媳妇遇上了契丹无赖,他一拳打跑了这帮无赖的一幕被一个路过的蓝衫军成员遇上了,才好心收留了他们。

    可事情如果不是这么简单呢?如果是蓝衫军早就知道了崔庆内卫的身份,也知道他的本事,知道了他逃亡辽国,于是早就盯上了他,就是刻意的拉拢他呢?

    那事情就复杂了,杨怀仁想到另一点,蓝衫军如果真这么神通广大,还能了解到内卫的存在以及部分人员情况,那么杨怀仁作为如今改编过后的风神卫的大总管,蓝衫军是不是也早有消息呢?

    那蓝衫军派鬼姐来和他接触,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目的呢?

    杨怀仁觉得他的信息还是太少,在辽国,蓝衫军比内卫隐藏的很深,而且人家本来就是本地人,很多情况也肯定比风神卫了解的多。

    为了确定自己刚才的猜测,杨怀仁压低了嗓子问道,“收留你的人,是不是就是蓝衫军?”

    崔庆大吃一惊,吓得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道,“公爷息怒,俺可没有背叛了风神卫啊,当初脱离内卫,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后来内卫成了公爷的旗下,公爷把内卫改编成了风神卫,还派了不少兄弟们来了辽国,俺便知道俺不用再躲了,便主动找到了联络人,重新回到了风神卫,也是想为咱大宋多探听些消息啊。”

    杨怀仁听崔庆这个意思,他已经知道了那个救助了他的人,就是蓝衫军了,所以他害怕杨怀仁误会他背叛了组织,这才吓得跪地给自己辩解。

    杨怀仁笑着起身把崔庆拉了起来,“你不用害怕,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而且有些事也不用瞒你们,前几日我在析津府的时候,早就有蓝衫军的人找上了我,要跟我合作,为的也是咱们汉人的百姓。”

    崔庆听杨怀仁这么说,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站了起来,接着说道,“一开始俺也不知道,后来是他们的人找俺说话,俺才知道他们就是蓝衫军。

    蓝衫军的势力如今已经大不如前了,不过他们一直隐藏在辽国境内的几个大城里,要论对辽国的了解和打探消息,他们比咱们风神卫还是有一定的优势。

    俺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知道俺是内卫的身份,又是如何知道俺是为了躲避内卫的惩罚,逃到辽国来的,但他们说他们可以帮俺,俺那种情况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听他们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