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密探崔庆(下)
    “找你的意思,是他们把你打扮成了个契丹人的?”杨怀仁疑惑道。

    崔庆道,“是的。俺和俺媳妇儿在那个小院子住了两天,心里总是很困惑,到第三天的时候,那个中年汉子便出现了。

    他道出了他蓝衫军的身份,并希望俺也跟着他干,俺当时一想,反正蓝衫军也是为了解救受苦受难的汉人的一群人,俺就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

    “怎么?”

    崔庆有点尴尬,“他们说俺和某个他们盯上了的契丹人样貌有九分相似,便让俺打扮成那个契丹人的样子,以打入契丹人的圈子,帮他们打探消息。

    起先俺是不愿意的,俺是汉人,干吗要装成了契丹人呢?公爷你看俺现在的样子,头顶剃成了个瓜瓢,四周的头发还要绑成了小辫子,实在是太丑了。

    后来他们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拯救辽国境内受欺辱的汉人百姓,俺装扮成了契丹人,是一种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表现。

    俺还是听不了这些高深的话,不过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了,就是说俺要做英雄,就得先装成了狗熊。”

    杨怀仁忍不住笑了,虽然崔庆这个比喻不算多么恰当,但话糙理不糙。

    再去想蓝衫军此举目的,也许是因为某个可能接触到契丹贵族或者官员的契丹人,真的恰巧和崔庆长得有点像,所以才让他装扮成了另一个人,去帮他们打探消息。

    杨怀仁不禁问道,“那你如今装扮的这个契丹人,是个什么身份?”

    崔庆答道,“那个契丹人叫耶律耶皮,不光和俺长得像,年岁和体型上,也差不了多少,俺第一次见他,便明白蓝衫军的人为什么要俺去扮作他了。

    他们找了个机会,暗中杀了耶律耶皮,便让俺去替代了他,等到后来,俺才知道,这个耶律耶皮,原先竟然是辽国太子府的一名管事。

    耶律耶皮二十来岁就被派到了析津府,帮着太子府的一名掌柜负责太子府在析津府的生意。

    这个人极度狂妄自大,性情也很残暴,经常没有任何理由的欺负汉人百姓,还曾经当街打死了一个汉人挑夫。

    契丹人的官府本就一直护着他们契丹人,即便是打死了人,可因为耶律耶皮是太子府的人,官府不敢得罪,竟然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惩治,便放了他,所以俺觉得蓝衫军宰了他,也是他罪有应得。

    不过幸运的是,俺假扮耶律耶皮,还真是非常顺利。耶律耶皮是上京道人,析津府本也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俺当时在霸州做内卫的时候,本就是留守边地刺探辽国情报的,所以契丹话俺早就会说。

    在析津府唯一对耶律耶皮很熟悉的那个管理太子府生意的掌柜的,是人又老眼又瞎耳又聋,本来就是仗着在太子府里资历老才当上掌柜的,看人也看不清,俺跟耶律耶皮生得也很是相像,所以也没有被他认出来。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俺还是顺着蓝衫军的意思,找了个机会,把那个老家伙也宰了,这样就做到了万无一失。

    但老家伙死了之后,太子府为了自家的生意,又派了一批新人来经营,便要把耶律耶皮召回中京大定府听用。

    当时俺心中也有点慌,不过听蓝衫军的人说,耶律耶皮他们早就调查过他的身世,如今并没有什么家人在世了,而且从二十出头就来了析津府,七八年都没再回大定府过,所以太子府的人,也不一定能认得出俺和耶律耶皮之间的差别来。

    所以俺又恶补了一番契丹人的风俗和生活习惯,把俺娘子也改扮成了个契丹女子,便来到了大定府。

    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还真的是瞒天过海,竟然让俺给瞒过去了,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俺的不同,太子府上下也把俺当做了真正的耶律耶皮。

    知道了俺娶了亲,还都给俺送了贺礼,辽朝太孙耶律延禧那一份礼特别大。”

    杨怀仁满意的笑了笑,整件事既有巧合,也仿佛是天注定了一般,崔庆能假扮耶律耶皮进入太子府,还真是能接触到不少无论是风神卫还是蓝衫军都很难打探到的内幕消息。

    杨怀仁重新打量了一番崔庆,“你如今也不再是一个太子府的小管事了吧?”

    崔庆笑道,“公爷好眼力。俺刚从析津府回到大定府的时候,正好遇上耶律延禧被册封大安皇太孙,确立了他辽朝皇位继承人的身份,太子府的生意也便顺着越做越大,正好需要更多有经验的掌柜的。

    而俺嘛,就趁着这个机会在耶律延禧面前大展拳脚,于是便成了太子府最大的生意,也就是兴源隆商行的大掌柜。”

    “哦?你还挺有本事的嘛。”

    “公爷见笑了,不是俺有多大本事,而是太子府其他的契丹人,没有几个真正会做买卖的,原来那些掌管生意的掌柜的和管事们,也都是凭着资历才当上的,他们根本就不懂做买卖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俺就算是矬子里边拔将军,显得有本事罢了,其实背后有耶律延禧大安皇太孙这种身份的人做靠山,在大定府这种地方做生意并不难。

    旁人一定是太子府的生意,一听到兴源隆的字号,就先怯了三分,哪里还敢跟俺玩奸商那一套手段?

    俺只要懂得如何利用太子府的名头去赚钱就够用了,这两年也确实帮耶律延禧赚了不少钱,像公爷家里出产的随园春美酒,就是兴源隆从大宋进货的,光是卖酒的利润,就占了兴源隆的近一半利润。

    俺帮耶律延禧赚的钱越多,他就越是器重俺,虽然还不能说俺就是耶律延禧的心腹了,不过如今太子府上越来越多的事情,耶律延禧都会找俺商议。

    虽然还没有涉及到很秘密的事情,不过俺觉得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俺将来一定可以打进耶律延禧的核心机密圈子。

    俺现在走在大定府的大街上,那些一般的在契丹人朝堂上的小官,见了俺跟见了亲爹似的尊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