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混乱的朝廷
    杨怀仁也越来越意识到,要想在辽国制造一场内乱,不光要知道契丹朝堂上的贵族们之间相互不对付,更要找到一个契机,一个突破点,一个导火索。

    他转向了崔庆,“既然你如今在太子府做事,你对这些契丹贵族之间的事情,应该比较了解吧?”

    崔庆点点头,“禀公爷,俺知道一些,不过可能不是全部。”

    “没关系,知道多少是多少,王堂主也可以帮你补充嘛。”

    “那就好,”崔庆琢磨了一下,“先说太子府吧,太子府虽然叫太子府,可府上并没有太子,耶律洪基一辈子只有一个儿子耶律浚,但耶律浚早在十多年前便过世了。

    说起这段故事来,也正是一段契丹人内部争夺皇权的风雨史,太久远的先不提,只说最近二三十年里,针对耶律洪基的叛乱就有数次。

    最大的一次要属重元之乱了,那是大约三十年前,耶律洪基的皇叔耶律重元,时任辽国天下兵马大元帅,他觉得他皇帝侄子耶律洪基人丁单薄,而他这一脉却人丁兴旺,便自认为他更应该继承契丹皇位。

    那时耶律洪基按习惯,在太子山一带过契丹人传统的秋季捺钵节,随身所带兵马数量不多,耶律重元便觉得他有了可乘之机。

    于是携自己麾下的滦河军发动叛乱,进逼耶律洪基的行宫,意图纂权夺位。

    只可惜耶律重元此人有勇无谋,以为只要杀了耶律洪基他就能顺利夺位,却不料当时的南北两院大王耶律耶律仁和耶律乙辛率宿卫奋力反击,最终粉碎了耶律重元的政变,其子耶律涅噜古战死,耶律重元无奈之下只得自杀。

    耶律洪基以为耶律仁和耶律乙辛是忠诚之臣,却不料二人其实也早有野心,特别是耶律乙辛,看着为人低调,可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准备,就是等着有一天能替代耶律洪基,成为辽国皇帝。

    为了孤立耶律洪基,他先暗中派人把伶人赵惟一送到皇后萧观音身边,命赵惟一以男色色诱萧观音。

    此后觅得良机,假作萧观音于伶人赵惟一之间暗通款曲的情信《十香词》,在耶律洪基面前诬陷萧观音和赵惟一通奸。

    在耶律洪基盛怒之下,他又敦促耶律洪基下令处死宣懿皇后,此事在当时被人称作十香词冤案。

    而后为了铲除阻挡他成为辽国皇帝的另一个绊脚石皇子耶律浚,又专门编排故事构陷耶律浚意图谋反。

    耶律洪基大怒之下也没去细想,便把剥夺耶律浚皇储的地位,贬为庶人,软禁于上京临潢府城内。

    耶律乙辛心肠歹毒,更是派人去上京暗杀耶律浚,并对耶律洪基谎称耶律浚是得重病不治而死。

    之后耶律乙辛越来越肆无忌惮,权力也越来越大,更是要除去当时还是孩童的耶律延禧,让耶律洪基没有任何皇位继承人。

    但他的阴谋最终还是被耶律洪基察觉,把孙子耶律延禧迁入宫中保护,又找了个理由把耶律乙辛派往南院。

    耶律洪基此人还是有些雄才胆略的,把耶律乙辛调出中京之后,便立即暗中铲除耶律乙辛在中京的党羽,之后又以‘鬻禁物于外国’之罪将其抓捕,这才结束了耶律乙辛长达十四年的专擅朝权。

    可耶律洪基此时后悔已经晚了,他唯一的儿子耶律浚被耶律乙辛害死,已不能复生,耶律洪基感念骨肉之情,追封耶律浚为昭怀太子,新建太子府供他的孙子耶律延禧居住。

    其他的贵族嘛,俺来中京的时间短,还不太了解。”

    王湛补充道,“耶律乙辛是个不折不扣的权臣,不过对俺们来说,他倒是帮咱们大宋办了件好事。”

    杨怀仁心中正也这么想,“哦?他帮咱们办了什么好事?”

    王湛道,“耶律乙辛专权期间,凡是不向他屈服的辽国朝廷的大臣,他都以各种理由排挤,甚至构陷一个什么罪名直接杀害,十几年里不知有多少契丹人中的人才死在他的手里。

    如今辽国朝堂上各派贵族势力林立,有本事的大臣屈指可数,说大话的人多,干实事的人少,还真都是拜他所赐呢。

    公爷,您说说,咱们是不是应该感谢这个家伙帮了咱们一个大忙?”

    王湛确实和杨怀仁想到一块去了,让杨怀仁对他更加欣赏,想起辽国的这两位风神卫的头领,一个有情有义,一个聪明绝顶,他心中怎么能不高兴呢?

    王湛接着说道,“不过也不能因此就小瞧了契丹人,他们的政治虽然混乱了些,可强大的武力和军队还在,咱们大宋如果和他们正面交锋,如今恐怕很难是他们的对手。”

    “对,”杨怀仁必须承认这一点,“你说的不错,这也正是咱们风神卫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论军事,当下咱们大宋远不是契丹人的对手,但是咱们可以想办法,让他们把精力放在争权夺利内斗上,如果他们不斗,咱们就制造点条件让他们斗。

    他们斗起来了,咱们便坐山观虎斗,要是斗的不厉害,人脑子没打出狗脑子来,咱们还可以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反正就是让他们斗得没有工夫管咱们大宋的事情就好。

    等他们斗的差不多了,咱们便坐收渔翁之利,捡现成的便宜,哈哈!”

    杨怀仁说的兴致勃勃,开怀大笑,忽然看见王湛伸出个大拇哥来,又开始拍马屁道,“公爷高明,属下叹服,高,实在是高!”

    我去,杨怀仁差点一口辣椒油喷死他,赶忙制止道,“这个话,不合适了啊。”

    王湛见状自然知道收敛,便机灵的转移了话题,“那公爷您说,接下来属下二人应该如何行动?”

    杨怀仁想了想,现在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交给他们,便吩咐道,“你们且先继续打探大定城中的消息,有什么不寻常的是发生,要立即通过风神卫汇报过来。”

    他特意指了指崔庆,“特别是你,要多加注意太子府上的动静,耶律延禧和什么人来往,依附他的贵族有哪些,和他不对付的贵族有哪些,你都要记下来。咱们好分析分析,接下来的行动,要从哪里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