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闭门羹
    离耶律洪基接见各国来使还有两天,杨怀仁在万国寺里呆着也是无聊,便和兄弟们一起出门走走,逛一逛大定府。

    大定府的中心地带,还是很热闹的,特别是最近来了不少各国和各部的使团,辽国的商贾也都聚集到了大定府里来,街面上来来往往各色民族服饰的人还真是有那么点比肩接踵的意思。

    杨怀仁见到如此场面,忽然觉得耶律洪基还是挺有头脑的,借着每年各国使节年后来访的这段时间,促进辽国国内以及辽国和其他各国之间的商业往来,相当于开了一次国际化的交易大会。

    也正是因为这样,每年年后开春之后,会有大量的国外商品流入辽国,而辽国滞留的许多特色产品也在此时销售到各国,这对于整个国家的商品流通还有财政税收上都有很大的提高。

    杨怀仁觉得起码在这方面,耶律洪基比大宋的皇帝们想的开,一个国家的商品和金钱只有流动起来,才显得这个国家有活力。

    耶律洪基肯定已经想通了这里边的好处,偏偏大宋的物产更丰富,商业更发达,拥有比辽国更大的便利和条件,但朝堂上的那般大佬们却一直说什么商人误国,瞧不起从商之人,而朝廷也一直尽可能的限制商业的发展,想起来连杨怀仁都觉得惭愧。

    大定府平时也不算繁忙的各色酒家茶肆,也因为大量的外来人的涌入,大都开始高朋满座,来自不同地方的客人们坐在一起高谈阔论,把酒言欢之间便谈成了许多的买卖。

    对于在大宋东京城生活的人来说,这样的热闹早已经司空见惯,杨怀仁在城内的主要街市上转了一圈,除了见识了很多奇葩的服装和各种听不懂的语言之外,其他也没什么让他觉得特别感兴趣的。

    很大的原因在于各色的商行里,商品虽然琳琅满目种类繁多,可绝大数多的诸如丝绸、布匹、瓷器、药材、书籍等等物品,大都是来自于大宋,让杨怀仁等这些宋人一点也觉得稀奇。

    眼见要到饭点,杨怀仁便带着大家找了一间楼宇最高,看样子也是这条主街上最高级的酒楼准备下馆子吃饭。

    可人走到大门前,却发现这家店里装饰虽然华丽,可真正在用餐的人也就那么寥寥几个,好像生意也不怎么地。

    而他们刚要往里走的时候,又被两个光头小辫子给拦下来了,杨怀仁一脸不解,那俩契丹大汉却不屑的瞅了他一眼,又伸手给他指了指酒楼门口一旁挂的一块写了字的木牌子。

    牌子上写的是契丹语,杨怀仁也看不懂,还是卢进义一脸怒容的在他耳旁说道,“哥哥听了可千万莫气,牌子上写的是……这里只接待契丹人。”

    杨怀仁的众位兄弟们听了卢进义翻译的那牌子上的话还挺尴尬的,心中虽然生气,可最怕的是杨怀仁这时候生气糟心,万一他要犯了愣子劲儿,非要赌气砸了人家的店面,那可就不好了。

    毕竟这是人家的地方,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真闹出什么事情来,虽然解了气,可被人说有失国体就不好了,更重要的是行事这么激动,容易影响了此行来辽国的重要目的。

    杨怀仁吃了闭门羹,心中骂娘,可面上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笑着大声说道,“哎呀,想上个茅房也不行,白瞎了盖的这么好的茅房了。”

    说罢杨怀仁便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兄弟们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装出一副好像闻到了什么难闻的味道的样子,也跟着一脸嫌弃地转身离开。

    守门的光头小辫子也没听明白杨怀仁说的啥,更没明白这帮汉人为何哈哈大笑,只是见他们都捂着鼻子,不自觉得举起自己的手臂在胳肢窝闻了闻。

    兄弟们心中觉得杨怀仁做的挺对,也挺冷静的,没有因为一时意气就误了他们此行的大事。

    可走出十几步去,杨怀仁默默地说了一句,“等咱们离开中京的时候,哥几个记得提醒我,让我记得派人去把那家店给烧了。”

    杨怀仁说的云淡风轻,可淡淡的话语里却充满了冷峻和坚定,众位兄弟也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凛然。

    杨怀仁的想法很简单,你一个开饭馆的还搞种族歧视,既侮辱了其他各民族人民,又侮辱了一家饭馆存在的意义,不烧了你还留着你?

    又行了几十步,杨怀仁发现一家店面很大,但装饰却很普通的二层酒楼,比起刚才那一家死要面子的冷冷清清,这一家店里人声鼎沸,各色衣着的宾客似乎已经坐满了酒店一楼的大堂。

    杨怀仁走进去,也许是小二们太忙了,只有一个忙着给客人添酒的小二哥环视了一圈一楼的大厅发现没有空座,便冲他们喊了一句“贵客楼上请”便又去忙活别的了,竟没有人别人来招待他们。

    杨怀仁倒没有不乐意,人家生意忙人手不够,随园也经历过这样的事,并不难理解,他便冲那个小二哥笑了笑,带着兄弟们自行往二楼走。

    本以为二楼应该是单间或者雅座之类的,可杨怀仁走上二楼,发现二楼的桌子摆设只是比一楼大堂里稍微宽松了些,沿着四周的墙面摆放了十几张桌子,每三张桌子又用屏风隔开,又在外边挂了布帘,也算是雅座了。

    给杨怀仁明显的感觉,这家酒楼一楼的客人属于三教九流各型各色,二楼的客人则斯文了一些,桌子也几乎快要坐满了,客人们低声说着话,喝着酒,倒是有些风雅。

    二楼的小二哥见来了几个衣着华丽的汉人客人,好似并不多么稀奇,笑容满面的迎上来,很快便辨清了来客的数量,便立即带他们找到了两张靠窗的空桌。

    由于二楼的摆设是两面屏风隔出来三张桌子,所以这唯一的一处空缺之处,还余出来一张桌位。

    杨怀仁起先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可他们刚坐下,紧接着又走上来是三个带着裘帽的汉子,小二哥很自然地带他们坐在了杨怀仁的邻桌,让杨怀仁忽然想到哪里不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