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辽国的三种美酒
    杨怀仁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喊了小二哥过来添水,顺便点菜。

    这家叫做八方的酒楼,名字起的好,迎八方来客,场面也是店如其名,只不过餐牌上的菜式,就太对不起这个名字了。

    十个菜,三种酒,就是餐牌上的所有了,不过杨怀仁发现小二哥怀里揣着好几块餐牌,每块餐牌上的菜色大概都写的一样,只是语言上有所不同。

    这样多样化的服务,倒是值得称道,想来八方酒楼的老板和掌柜的应该有心胸,又深谙生意之道,既然做买卖是为了赚钱养家,就不必在意客人是契丹人还是汉人还是其他民族的人。

    也许因为这样,杨怀仁本来对餐牌上菜色的样式太少的埋怨便减轻了许多,这种季节辽国这地方也确实没什么青菜可吃,杨怀仁随意点了几样听起来应该不错的肉菜,便把餐牌还给了小二哥。

    小二哥记下了杨怀仁的点的菜,又问道,“客官喝点什么酒呢?”

    杨怀仁本来没想喝酒的,也许是因为平时喝惯了好酒,看见餐牌上的八方酒楼提供的酒连酒名他都没听说过,便失了不少兴致。

    不过后来他看其他几位兄弟神色里似乎还有点渴望,便笑着向小二哥问道,“我们几人是从大宋来的,没尝过贵店这三种美酒的滋味,又觉得贵店提供的这三种酒的名字有点奇特,所以才没有点,不如小二哥给我们介绍一下,我们再点不迟。”

    小二哥很客气的指着餐牌上的三样酒名介绍道,“第一样,叫做雀儿酒,是契丹人的一种传统的酒类,其实这酒跟天上飞的雀儿也没多少关系,酿酒的主要原料就是普通的糜子。

    雀儿酒之所以得名,是因为数百年前,契丹人虽然生活在北方的草原上,却也从汉人那里学会了种植易种植的糜子,作为食物来源的重要补充。

    而那时草原上生活着一种雀儿,具体的名字小底也说不好,只是知道这种雀儿喜欢偷地里快要成熟的糜谷,然后带回它们在草原的石头上筑成的石巢之中。

    牧民们好不容易种植出了那么点口粮,就这么白白被雀儿衔走了,觉得又可惜又气愤,便四处寻找草原上突出来的石头,寻找这种雀儿在石头缝隙或者石臼上筑成的鸟窝,打算消灭了这群小偷。

    当牧民们找到鸟窝的时候,却很惊讶的闻到了一种诱人的香味,他们发现这种雀儿把糜子偷回自己的窝中,除了食用的部分,还储存了更多的一部分。

    而这部分糜子在特殊的环境之中,被淋了雨水,储存的时间过长,早已经发酵,成了一种有酒味的液体。

    牧民们喝过之后非常喜欢,便学着开始用多余的糜子开始酿造这种美酒,因为他们发现这种美酒有这种雀儿的功劳,便给美酒命名为雀儿酒。”

    天霸弟弟听得出了奇,开心道,“还有这等事?雀儿教了契丹人酿酒?有趣,甚是有趣。”

    杨怀仁心说,其实很多食物,特别是发酵食物和饮料的起源,都是人类一些意外的发现,雀儿教人类酿酒,确实很有趣,却也不算很稀奇,应该说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礼物。

    “很好,这雀儿酒,给我们每桌来一坛尝尝。”杨怀仁觉得这种糜子酿成的酒应该度数不高,便随口要了两坛。

    小二哥见杨怀仁一开口就点了两坛,心中欢喜,又指着第二个酒名说道,“这第二种是奶酒,是一种草原上游牧民族最常见的酒类,看名字就知道,这种酒是用奶为主料酿造而成的。

    草原上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酿造奶酒,不过有趣的是,因为各家有各家的酿造方法,所以这奶酒的味道,家家户户却又不尽相同。

    有的牧民喜欢用马奶来酿造,便是马奶酒,有的牧民喜欢用羊奶来酿造,酿出来便是羊奶酒了。”

    小二哥说着脸色稍稍有点为难,“不过这奶酒嘛,很多汉人客人不太喜欢喝,因为奶酒的口味有点特殊,除了酒味,还有一种腥膻之味,牧民喝惯了当然不觉得有问题,几位客官,不知你们能不能受得了了。”

    杨怀仁心道这小二哥倒是实诚,杨怀仁以前也确实喝过马奶酒,那个味道还真是接受不太了,便摆摆手道,“那奶酒就算了,麻烦小二哥再说说最后一种,羊羔酒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用羊羔肉酿成的酒?”

    小二哥回道,“也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羊羔酒算是辽国境内的一种贵价的美酒了,它是由普通的雀儿酒二次发酵得来的。

    至于为什么叫羊羔酒,也是因为这种酒的发酵过程中,确实是在雀儿酒之中加入了事先发酵过后的羊羔肉。”

    杨怀仁讶道,“竟然还能用羊肉酿酒,还真是稀奇。”

    小二哥继续解释道,“也不能说是用的羊肉酿酒,是选取最肥美新鲜的羊羔肉先行放到密闭的陶罐中加清水,经过一年的密封发酵过程。

    等羊羔肉发酵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来的肉味和膻味,肉也变得紧致,之后把这种发酵后的羊羔肉再放到雀儿酒之中密封浸泡进行二次发酵,再过一年之后才能取出来饮用。

    雀儿酒的酒液原本是淡黄色的,酒味也相对比较清淡,但经过二次发酵之后,这时雀儿酒不但变得清澈了,而且酒香也更加醇厚香甜,有一种回味悠长的酱香之美。”

    对于用羊羔肉来酿酒,杨怀仁觉得很惊奇,一时之间也想不出用什么科学原理来解释发酵之后的羊羔肉能让雀儿酒变得清澈和醇香。

    不过像人们能从雀儿那里学会酿酒的道理一样,这都是人与自然的不断接触之中,从大自然的变化里学会的经验,也许酿酒的人也不知道具体的原理,但是经验告诉他,这样的酿酒方法,能酿造出一种清澈又美味的美酒来。

    羊羔酒说是贵价酒,可杨怀仁看了看价格,比随园春可便宜多了,便跟小二哥又叫了两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