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0章:拼酒
    杨怀仁点完了酒菜,眼睛便瞄向了隔壁那一桌新来的客人,他们穿着兽皮制作的衣服,但衣服上却点缀着各色的宝石,一看就是个富贵人家出来的子弟。

    只是杨怀仁也不太熟悉北方的诸多游牧部族的服装特点,又因为他们带着裘帽,一时之间也没分辨出他们是什么部族的人来。

    只是他们的出现也太凑巧了,又太刻意的坐在了他们的邻桌,便引起了杨怀仁的注意,好像这几个人一直就跟着他们一般。

    小二哥招呼完了杨怀仁,又来到了隔壁的那一桌,准备给他们写菜,可小二刚准备好了一块餐牌,还没来得及递上去,没等他开口问话呢,好似是领头的一个裘帽汉子指着杨怀仁这一桌道,“不用麻烦了,我们和他们要的一样,你尽管上就是了。”

    “好嘞,”小二又问了一句,“那客官还需要其他的吗?”

    “不要了。”

    那汉子淡淡的答道,顺势看向了杨怀仁,见杨怀仁此时正瞅向了他们,便微微颔首友好地示意了一下。

    杨怀仁见这汉子看面相大约二十六七岁,生得浓眉鹰鼻,长脸薄唇,似乎有点猜到了他的身份,只是还不能很确定,便也友好的对他点点头算作回礼。

    八方酒楼虽然这个点客人很多很忙,但对于上二楼的贵客还是很重视的,服务非常之周到,趁着还没出菜的工夫,小二先给杨怀仁和隔壁桌上都先上了酒和下酒的炸豆子。

    逛了一上午,杨怀仁他们也都饿了,便就着豆子先尝了尝雀儿酒和羊羔酒的味道。

    这两种酒因为发酵工艺相对粗糙和特殊的原因,虽然酒精度不高,却各有一种极具特色的味道,喝下去之后肚子里也很快暖了起来。

    这时隔壁桌上的几个裘帽汉子吃了酒感到身上发热,便把一直带着的裘帽摘了下来放在一旁,杨怀仁斜眼一看,便确定了他先前的猜测。

    他们的“发型”和契丹人的发型有点类似,头顶也是提成了光头,不同的是除了脑后的四周围也都剃光了头发,只在脑后留了一条小麻花辫子。

    天霸弟弟的座位正对着他们,见他们的奇怪样子差点一口酒喷出来,他憋着笑小声对杨怀仁道,“仁哥儿,隔壁桌上是什么人?怎么他们的头型这么奇怪啊?契丹人的头型就够那怪的了,他们的头型更奇怪。

    你说你要是嫌热要剃了光头也就算了,干嘛还在脑瓜子后边留一条小尾巴跟蛤蟆蝌蚪似的,可憋坏了我了。”

    卢进义的家离宋辽边境不远,见过的辽国部族也多,一看这种头型办认出了他们是女真人,便在一旁小声释疑道,“他们是女真人,生活在辽国东北边的太白山一带。”

    杨怀仁点点头,他早就怀疑他们是女真人了,现在看到他们的头型,就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也想到了这几个女真人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而是他们早就盯上了自己,但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而已。

    那个领头的小辫子似乎发现了这边的一些异样,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捧着一碗酒站起身来,向这边传话道,“诸位是来自大宋的商贾吧?

    既然今日有缘能邻座而饮,不如大家交个朋友,在下自当先饮了这碗。”

    说罢那汉子便一仰脖把一碗酒倒进了嘴里,“咕咚”一声咽下,还把碗倒过来示意给杨怀仁他们看。

    杨怀仁见他汉话说的虽然有些生涩,不过却非常利索,比他见过的大多数契丹人说的还好,便想到了人家是有备而来。

    既然这几个女真汉子是跟着他们来的,那肯定也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如今装作不认识,还假意结交,就是在试探了。

    杨怀仁心中偷笑,玩这么多花花绕实在没什么意思,有话说话,有事说事,明明心中有鬼,装的什么光明正大?你要玩,那么哥就跟你变个魔术玩玩。

    杨怀仁也站起身来,同样饮尽一碗酒,用同样的姿势把酒碗倒过来示意了一下,“有缘有缘,再来一碗。”

    隔壁的女真汉子心说为了今天学了那么久的汉人习俗,没听说过还有这种喝酒的规矩啊,可头是他自己开的,人家既然喝完又开口了,他这边也不能不喝不是?

    女真汉子又倒了一碗酒饮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却又见杨怀仁也跟着饮尽了另一碗,喝完又说道,“好汉好汉,举一反三。”

    这下女真汉子有点发愣了,可如今已经不是礼仪的问题了,而是面子问题,人家一个汉人书生模样的人喝酒跟喝水似的,他一个女真壮汉总不能在喝酒上先认了怂,便又从酒坛里倒了满满一碗再次痛饮。

    可事情就是怪了,每次他喝完了一碗酒,还没回过神来呢,就发现对面的杨怀仁又跟着喝了一碗,而且每喝一碗嘴上也不闲着,什么“四喜临门”、“五羊开泰”、“六六大顺”之类的吉祥话说的贼溜,句句还都押着韵,跟唱歌儿似的好听。

    所以为了面子也好,还是真的上来一股子较劲的情绪也好,女真汉子是如何也不肯首先放下酒碗了。

    男人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厘头的拼一股子劲,谁先怂了,好像谁就不是真汉子一般。

    女真汉子一碗又一碗的连喝了七八碗,若是放在平时,这七八碗酒也不过二三斤的量,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是喝高了。

    可抵不住这一会儿一刻不歇的连喝了七八碗啊,他肚子里早就开始咕噜咕噜想了,脸色也憋得通红,旁边的随从见势不好都开始拉了,可如何拉都拉不住带头的女真汉子为了面子而拼酒的劲头。

    就这么在杨怀仁“十全十美”的祝辞中,女真汉子喝下了第十碗酒,人都有点晃悠了,才发现对面的杨怀仁脸色毫无变化,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笑眯眯地正看着他。

    “你……兄台海量,在下佩服!”

    女真汉子服了,可他听到旁边的随从说的话之后,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人家没真喝,第一碗是酒,后边倒的……是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