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1章:完颜阿骨打(上)
    女真汉子红着脸,似乎有种马上要爆发出来的怒气似的,直勾勾恶狠狠地看了过来。

    杨怀仁跟没事人似的摊了摊手,又竖了个大拇指笑道,“小弟敬茶,这位仁兄偏喜欢饮酒,真是豪气啊。”

    女真汉子呆住了,心道确如杨怀仁所说,人家也没说是敬酒啊,是他自己一碗又一碗的喝个没完,旁人拉都拉不住,还真怪不得人家。

    雀儿酒的酒精度虽然不高,可也是有不小的后劲,这会儿酒劲从肚子里往头上涌,女真汉子感觉眼前的人都出现了虚影,房间也晃动了起来,只得扶着桌子坐了回去。

    他心里知道这是吃了杨怀仁的亏了,可又没法说,说了不但没有理,反而显得他自己认怂,所以只好暗自咬牙。

    杨怀仁也没打算跟他们逛花园,直接开门见山道,“这位兄台,咱们明人不说暗事,你们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对不对,完颜兄?”

    女真汉子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望着笑嘻嘻的杨怀仁,接着心中疑惑他是怎么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的,眉头皱成了个倒八字。

    不过他还是见过大场面的,倒没有表现出慌乱,心道既然身份藏不住了,再演下去徒让人家笑话,不如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

    “呵呵,杨郡公果然名不虚传,在下完颜阿骨打,见过杨郡公了。”

    完颜阿骨打强作欢笑,对杨怀仁抱了抱拳,而杨怀仁这边也跟着抱拳还礼。

    其实杨怀仁只是从他们的样貌、头型和穿着打扮上,判断出对面那个好似领头的女真汉子在女真部中的地位较高,所以想到了他们的王族姓氏完颜,却无法确定面前这个人,究竟是完颜什么。

    听到完颜阿骨打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一想到面前就是女真人的传奇人物,心中也惊讶的无以复加。

    只是他如今成熟了许多,绝不会在外人面前露了怯,这才能情绪稳定,沉着应对。

    “久仰久仰,完颜兄的大名,小弟也是如雷贯耳呢。”

    此时完颜阿骨打只是女真最大的部族的已故大首领完颜劾里钵的次子,现首领完颜乌雅束的胞弟,此次来中京是被兄长派来作为部族代表向契丹皇帝进献贡品的。

    至于杨怀仁说的什么大名鼎鼎以及如雷贯耳,实在是谈不上,他也心说这只是人家跟他在客套而已,绝不会当了真。

    可杨怀仁是知道未来的历史进程的,完颜阿骨打的大哥完颜乌雅束虽然现在是女真部大首领,可完颜乌雅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才能。

    此后在完颜部逐渐一统女真各部的过程之中,也都是完颜阿骨打的功劳,也正因此,完颜阿骨打在女真人中创下的极高威信,才让他后来一帆风顺的建立了大金国并称帝,可谓一代豪雄。

    完颜阿骨打如今也不用藏着掖着了,便站起来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杨怀仁和他同桌而坐,似是有事要谈。

    杨怀仁也没什么好怕的,便起身坐了过去,他身边的几个兄弟们也都站起身来,列队站在他身后。

    完颜阿骨打见杨怀仁身后诸人都行动统一,面色冷峻,威风凛凛,一看就都是武功不凡之辈,心中也有些忌惮。

    不过他还是很直接地质问道,“杨郡公,咱们之间,其实不用说什么客套的废话,我想知道,咱们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对我们女真部多方刁难?”

    面对如此直接的质问,杨怀仁面不改色,反问道,“刁难?完颜兄可真会开玩笑,咱们这才第一次见面,你们女真部跟我离的八竿子打不着那么远,我又如何刁难你们了?”

    完颜阿骨打强忍着不断泛上来的酒劲保持着头脑清醒,又问道,“怎么,杨郡公敢做却不敢认了么?”

    杨怀仁一脸的不明所以然,撇了撇嘴道,“愿闻其详。”

    完颜阿骨打脸色有点难看,随即冷笑道,“真不知杨郡公是记性差,还是故意再消遣在下。我们女真人虽然现在还不能把杨郡公怎么样,但将来,呵呵,那可说不定。

    去年杨郡公给了辽使一道药方,说是治疗他的肝病,但药方里的药材,恐怕除了杨郡公之外的天下人,都没有听说过吧?”

    虽然不喜欢耶律阿骨打这个人,但是杨怀仁对他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自信还是非常佩服,他心中现在就想到了将来女真人的强大,便说明此人不光有野心,更有把野心变成了事实的志向和能力。

    杨怀仁还是装作不知情似的仰起头来想了想,又佯作恍然大悟道,“哦,哦,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

    可惜啊可惜,我是给了耶律迪迪一道治疗他肝病的药方,但他如今不是已经死了嘛,看来他还是没有照方抓药啊,走的可惜了。”

    杨怀仁叹了一口气,忽然又惊疑道,“哎,不对啊,我治病救人,好像跟完颜兄,以及完颜兄的女真部没有什么关系吧?

    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可没那么狠心,看来完颜兄是误会小弟了,无论如何,都谈不上小弟招惹了你们女真部吧?”

    完颜阿骨打也不着急,很镇定地答道,“杨郡公治病救人,我们女真人表示赞同,只是你给耶律迪迪开的药方里,有几样药材,一种叫做‘巅石鸡’,一种叫做‘乔克梨’的,偏说是我们女真人生活的太白山上有,这就不对了吧?

    在下自幼就生活在太白山,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鸡叫做‘巅石鸡’,更没听过有什么梨叫做‘乔克梨’的。

    但契丹人可当了真了,三翻四次跟我们女真部要这两样东西当做贡品,我们拿不出来,契丹人便以为是我们故意藏着好东西一般不给他们,借着这个理由便屠了我们几个村子,数百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杨郡公,你敢对天起誓,对着这数百条人命说,你这不是故意挑拨契丹人来欺负我们女真人?”

    杨怀仁心道完颜阿骨打还真是聪明,这么快就想通了一切,他也为那白白被屠杀的女真数百百姓而心中有愧,但他不后悔,因为在这样的时代里,他不得不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