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完颜阿骨打(中)
    杨怀仁笑道,“完颜兄,这就是你误会小弟了,耶律迪迪来问病寻药,我只管瞧病开方子,至于他要去什么地方找药,和我好像没有多大关系吧?

    他认为你们女真人有药房中的几样药材,用一种非常残暴的方式向你们取药,也不是我教他的,你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来,这不合适吧,有本事你找契丹人算账去啊。”

    完颜阿骨打确实没有证据证明契丹人找他们女真人要那两种奇怪的药材,是杨怀仁教他们那么做的,但他心中清楚,如果杨怀仁没有说过,契丹人为什么那么肯定的直接找他们女真部要那些奇怪的药材呢?

    可如今杨怀仁死不认账,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用那无辜被杀的数百女真百姓给杨怀仁增加心理负担。

    “杨郡公,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数百的冤魂,你难道夜里就不害怕他们找上门找你算账吗?”

    杨怀仁也认真起来,“我怕啊,怎么不怕?毕竟此事因我而起,但如果他们真来找我,我也只能给他们指明了真正的仇人是契丹人,应该找他们报仇才对。

    就像你去饭馆吃饭,菜不好吃你得找厨子,找种菜的是个什么道理?

    话说回来,完颜兄,你那数百的女真族人,若是真成了冤魂,不也应该找你吗?”

    完颜阿骨打怒道,“找我干什么?”

    “找你哭诉冤情啊!”

    杨怀仁一本真经,“你想啊,他们是你的族人,他们被契丹人杀了,你不去找契丹人报仇,反而怪到我这么一个无辜的人头上,可是要推卸责任?

    而且完颜兄不但不找契丹人报仇,如今还要给仇人来进贡,这种事如果那些冤魂们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完颜阿骨打大怒,“你……”

    可他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杨怀仁了。事实是他并不是不想报仇,他更是狠毒了契丹人。

    但要报仇,现在并不是最佳的时机,毕竟目前女真部和契丹人的实力差距太大,现在盲目的的凭着一时意气起兵造反,和契丹人硬碰硬的话,无疑于以卵击石,自掘坟墓。

    所以他不得不忍辱负重,隐忍不发,这次来给契丹人的皇帝进献贡品,也是为了给自己多一些时间,以尽快统一女真各部,积聚力量和实力,为将来做准备。

    完颜阿骨打虽然心中怒气已经快要爆炸,但他并不是一个鲁莽之人,忽然间意识到他的情绪差点失控,除了有点酒精的作用之外,好像杨怀仁也是故意用一些话语来激怒了他,好让他说出某些话来一般。

    他镇定了一下,咬破了腮帮子,用疼痛感让自己清醒起来,渐渐的,他似乎明白杨怀仁的一些用意了。

    完颜阿骨打立即重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平静道,“杨郡公果然聪明,在下佩服。既然大家指责来指责去没有意思,不如请杨郡公帮在下想想办法,出个主意,下一次契丹人再来跟我们女真部讨要那几种药材,我们该如何应对?”

    杨怀仁还真是惊到了,猛一看完颜阿骨打这个人似乎很鲁莽,是个容易被情绪左右了行为的莽汉,可每次他要失去理智之前,却都能控制住他的情绪,让自己重新清醒,并看透了事情的本质,回到解决问题的正途上了来。

    这也就难怪他能够在将来有那么大的成就了,能忍辱负重的人,内心都是十分强大的,这样的人,与其和他为敌,不如和他化敌为友。

    杨怀仁觉得起码现在他和完颜阿骨打是有共同的敌人的,不仅如此,他们还有共同的利益,现在帮他一把,借用女真人的力量去拖住契丹人,可以给大宋带来一段相对平稳的发展时间。

    而杨怀仁正好可以利用这段难得的时间,来实行他的计划,让大宋能变得强大起来,不论将来是契丹人还是女真人一统北方,那时候大宋也不再是那个羸弱的大宋了,还会害怕他们吗?

    杨怀仁笑道,“完颜兄果然深明大义,如果辽国的各部族首领都能像完颜兄这么务实,早就发展壮大起来了,怎么会让契丹人一家独大?”

    完颜阿骨打听得出杨怀仁对他有些恭维的意思,但话却是大实话,看上去很简单的道理,可别人就是看不清,反倒是置身事外的杨怀仁看的清楚。

    这让完颜阿骨打越来越小心杨怀仁,总觉得这个汉人郡公看上去又年轻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他的内心,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看的懂的。

    他笑了笑表示认同,又很淡然的扬了扬眉,“那就请杨郡公不吝赐教,在下洗耳恭听。”

    “赐教不敢当,”杨怀仁谦逊了一下,“说说小弟的拙见,完颜兄莫要见笑便好。

    契丹人既然跟女真部讨要药材,你们给他们便是了,这还不简单吗?

    电视鸡和巧克力你们没有听说过,契丹人也没有听说过,所以你们随便在山里找点他们没见过的什么鸡和什么梨来凑数,这个不难吧?

    想来这些事完颜兄也早就想到了,你刚才说的‘巅石鸡’和‘乔克梨’,便是完颜兄命人从山里找来的两种不常见的山鸡和野梨,来冒充的电视机和巧克力,小弟没有说错吧?”

    这一次完颜阿骨打被人看穿了他这次向契丹皇帝进献的贡品已经做了手脚,反倒不生气了,似乎杨怀仁能和他想到同样的方法,心中多少还对杨怀仁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

    杨怀仁接下来冷起脸来,“不过这方法也是一时应急行,时候长了,难保契丹人不会发现里边的猫腻。

    所以啊,女真部要想不被契丹人欺负,还得自己强大起来才行。有句话不知小弟当不当讲……”

    完颜阿骨打道,“杨郡公但说无妨。”

    杨怀仁问道,“完颜兄,在你看来,你们女真人真的比契丹人弱了很多吗?”

    完颜阿骨打正色道,“当然不是!如果单单拿出单个的女真人和契丹人比较,在下觉得我们女真人一点都部落下风,不论是武艺还是骑射,似乎还都比契丹人强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