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主动出击(縫眼嘉冠名加更)
    杨怀仁其实也没什么心情逛街,大定府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可逛的,只是出门这一趟,倒是听了不少关于他的传闻。

    鬼姐之前提醒他的事情,说大定府不少大酒楼的大厨早就叫嚣着他一到大定府就要上门找他切磋厨艺之事,大街上也一直在传。

    看来大定府的老百姓也非常喜欢厨艺比试这种娱乐活动,有趣的是,外边咋呼的人非常多,是个酒楼的大厨就宣称什么杨怀仁不过如此,吹一些杨怀仁连他们一半的水平都没有之类的牛比话。

    可到头来,真正上门下战书的,一个都没有。

    杨怀仁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心说你们吹得那么意气风发的,怎么不真的上门挑战啊?

    等杨怀仁回到万国寺的时候,进进出出的各国使团的人,还有来走访交友的当地商人看向杨怀仁的眼神就不对了。

    表面上还是对杨怀仁恭恭敬敬的,但那些笑容里总是有些让人不舒服的诡异,杨怀仁被整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等回到住处,留守萧老倌儿才告诉他,那些中京城中的所谓名厨们,吹嘘的内容又进一步升级,他们吹牛说杨怀仁一听见他们的名字就吓的尿了裤子,根本就不敢应战,躲在万国寺里当缩头乌龟呢。

    杨怀仁这下可真是忍无可忍了,本来还真没想和这帮人结怨,毕竟这趟来中京还有大事要做,可这帮人没完没了的吹牛比,大定府天空都飞满了了牛皮了,他们还不肯罢休,这就有点过分了。

    杨怀仁骂道,“他姥姥的,这帮龟孙子太过分了,婶可忍叔不可忍,老子不发威,他们不知道当年叔和他们母亲的那段纯真烂漫白璧无瑕的宝贵感情。”

    黑牛哥哥他们还想劝的,可一看杨怀仁那个样子,也没好意思开口,更知道杨怀仁叽里咕噜说话他们开始听不懂的时候,那就代表杨怀仁真的怒了。

    杨怀仁唤过来天霸弟弟,吩咐道,“这不离耶律老皇帝接见各国使节还有两天工夫嘛,咱们反正也是没事可做,赶明儿一早,你带几个人,去摆个擂台!”

    “擂台?”

    天霸弟弟疑惑道,“啥擂台?哥哥要跟谁打架?”

    “打什么架?不打架,是斗厨艺!”

    杨怀仁喘着粗气,“奶奶的,就是弄个厨艺擂台,就在万国寺门口,旁边不是有一块空地嘛,就在那儿摆。

    整个大横幅,用大字写上,‘大宋通远郡公杨怀仁设擂,邀中京各路名厨比试厨艺’,还有在擂台两边各挂两条长绢,分别写‘赢杨郡公者赏银千两’和‘败者自嚎千声我是猪’。”

    萧老倌儿这下吓坏了,忙劝道,“郡公大官人啊,这……不太好吧。”

    杨怀仁怒目而视,“不太好?哪里不太好?我觉得太好了!萧老倌儿,不会是你觉得本郡公有点胡闹了吧?”

    萧老倌儿还没见过杨怀仁发怒,吓得赶忙后退了两步,两只手举起来使劲舞划着,“下官不敢。”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老倌儿心说这要不算是胡闹,还有啥算是胡闹?如果这时在咱们自己的地方,那也就算了,反正有官家罩着你,谁也不敢说个不字。

    可这不是在东京城,这是在人家辽国的中京城,你这么胡闹,万一惹出什么事端来,可怎么向官家交代?

    萧老倌儿此刻心中十万八千头草、泥、马在奔腾,但他想起以前杨怀仁每次开始胡闹的时候好像都有人死于非命,他便不敢反对了,只得缩着脖子躲到了一边。

    黑牛哥哥和柯小川等人面面相觑,以他们对杨怀仁的了解来看,杨怀仁的确有时候有点胡闹,但每次他胡闹的时候,却都不是没有目的的瞎胡闹,只是这一次,他们有点搞不清楚杨怀仁这次的目的又是什么了。

    柯小川试探似的问道,“哥哥明日要搞这么个擂台,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找回自己的面子这么简单吧?”

    杨怀仁冲他眨巴眨巴眼,竖了个大拇指,“你说的不错,这帮名厨们吹牛吹的没边没际,我心里却是生气,但还不到气急败坏的程度。

    我忽然想到,既然还有时间咱们无事可做,与其被动的单单靠风神卫打探消息,不如主动出击,我估摸着大定城内的契丹贵族们,也大都是些闲的蛋疼的纨绔子弟,一定会喜欢厨艺擂台这么有趣的事情。

    只要他们明天能来凑这个热闹,咱们便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契丹贵族们之间,究竟有是美妙的关系。

    然后结合风神卫打探回来的消息,咱们起码更容易找到一个挑拨他们之间关系的突破口。”

    众人恍然大悟,觉得目前来看,确如杨怀仁所说,要想实现官家交给杨怀仁的任务,光是呆着等待时机,确实不如主动出击寻找机会。

    在场的大都是杨怀仁自家的兄弟们,只有萧老倌儿一个外人,听杨怀仁说了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萧老倌儿吓得小心脏怦怦直跳,更不敢面对杨怀仁了。

    杨怀仁不背着他说话,也是因为一路上萧老倌儿都挺配合他的,性格上他也不像是个长舌头的人,所以对他比较不担心。

    杨怀仁摆摆手示意萧老倌儿站出来,阴阳怪气地吓唬他道,“老倌儿,论年纪你是我们的长辈,轮官职这次出使辽国我是你的上官,我有心提拔你,你看出来没?”

    萧老倌儿吓得三魂七魄都走错了位,耳朵里嗡嗡作响,稀里糊涂听见杨怀仁说提拔他,不知是喜是悲,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杨怀仁又道,“知道就好,所以啊,有些话该听的听,该听不见的,就绝对不要听,等回了大宋之后,更不能跟别人去乱说,这个道理,你懂吗?”

    萧老倌儿又小鸡吃米似的点点头,“下官明白,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其实下官年纪老迈,眼睛耳朵早就不好使了……”

    杨怀仁很满意,又说,“很好,本使也不会亏待你,你熬到六十来岁才熬到个鸿胪寺六品奉礼郎的差事,也确实不怎么样。

    等这趟咱们完成了官家交给本使的皇差,本使一定在官家面前给你美言几句,官家听了保证升你的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