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4章 绝世雕工(下)
    杨怀仁同样先把萝卜切头去尾,仔细观察了下萝卜两头的横切面,觉得虽然这跟萝卜从外边看有点坏,但内里其实没什么,而且水分也足。

    和南方那种粗壮又水分十足的萝卜自然没法比,北方的白萝卜,是上边的部分白,剩下三分之二则是一种淡绿色,水盈盈的,在这个季节里看到这种绿,倒是让人心旷神怡。

    杨怀仁稍作思索,忽然间觉得表皮上那些坏掉已经发黑发暗的部分,刚好可以利用起来,并不用全部都削掉。

    他盯着手上的萝卜出了神,整个人呆在原地,好像离神了一般,而实际上杨怀仁则是进入了一种冥想状态,萝卜本身的绿色和白色,加上本来是残缺的那部分黑色,三种颜色交融在一起,仿佛有一副画面渐渐浮现在脑海里。

    当看热闹的人群搞不懂杨怀仁在想什么,开始鼓噪着议论起来的时候,杨怀仁忽然动了起来!

    只见他顺手抄起一把刻刀,在萝卜上飞速的切削起来,不断的有被削下来的萝卜碎末飞溅出来。

    耶律查剌一开始没看出杨怀仁要雕刻一件什么样的作品,只是发现他的很多手法和自己所学的技艺有很大的不同。

    刚才他雕刻萝卜的时候,是先削了皮,用瓤作为坯子再创造自己的作品的。

    而杨怀仁则并没有立即削皮,而是直接开动,雕刻到哪里,才把皮削到哪里,而且他的手法很怪,耶律查剌越看越觉得那样的技法,似乎已经超出了厨艺的范畴。

    好比制作一件木雕,先选好木料,然后去皮,根据最后作品的形状,或挖或削,目的都是把最终的形状给制作出来。

    而杨怀仁的手法则是选一个地方开始雕刻,这个地方不雕刻完成,就不挪地方,当他的刀尖离开这里的时候,基本就不会再回来修饰。

    两种手法虽然不同,但围观的众人很快就想明白这两种雕刻手法的不同之处了,想明白两种手法难度的不同,不自觉地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耶律查剌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脸色就变的难看起来,先不论最终的作品是什么样的,单从雕刻技法上,两个人已经高下立判,没有高超的技艺和大局观,绝对不可能有杨怀仁这样的胆子,敢用如此手法来雕刻。

    杨怀仁可没注意到周围的人究竟发出了什么样的声音,当他专注于厨艺的时候,似乎身边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他,和他手上的刀。

    他的手速相当快!

    甚至快到如果你眨一下眼睛,便很难再跟上他刀尖变幻的节奏,看不清刀尖和萝卜有触碰,但刀尖游走过的地方,萝卜上的画面却已经变了样。

    好像他手上的不是刀,而是一支画笔,而萝卜则成了一张纸,杨怀仁不是在雕刻萝卜,而是用细腻的笔锋在一幅长卷上作画,闪转腾挪之间,画面渐渐浮现了出来。

    耶律查剌心情很复杂,如果论雕工,其实他已经输了,这简直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但是他不肯认输,眼神紧紧盯着杨怀仁手上的萝卜,发现萝卜并没有被切削掉很多,而那些原本很扎眼的黑色斑点依旧还在。

    耶律查剌心中冷笑,杨怀仁啊杨怀仁,就算你是鬼斧神工,我也不相信那些残缺留在萝卜上,你能把它们化腐朽为神奇!

    我雕刻的狼头和你比起来也许刀法没那么细致,但它至少是一个整体,也接近完美,是个完整的作品。

    而你呢?狂妄自大选择了一个烂萝卜,那些黑色的斑点,无论如何你都消除不掉,只要它们留在萝卜上,那就是残缺,你的作品也永远不可能完整。

    虽然咱们约定的是比试雕工,但这帮看热闹的老百姓们懂什么,你雕工的手法再高超,他们也不会明白其中的差别。

    他们评判我们俩之间技艺的高低,最终还不是要看谁的作品完整,谁的作品更加完美?

    只要你的作品有缺陷,那就无论如何也赢不了我!

    耶律查剌从刚才对杨怀仁精湛雕工的惊骇里回过了神来,似乎想明白注定了结果是他会获胜,便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杨怀仁的心里其实很简单,这样的手艺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往日里千篇一律的又一次重复罢了。

    以前学厨和当帮厨的时候,冬瓜西瓜各种瓜,他不知道雕刻了多少个,早已经习以为常。

    杨怀仁也感受到了老爹当年从小对他严苛的培养,到今天才让他有了深刻的体会,无论是什么记忆,都是熟能生巧的。

    好像卖油翁,别人看来很难做到的事情,在他眼里就是“唯手熟而”,杨怀仁的厨艺,除了他自己的天赋之外,便是这种被老爹逼着训练出来的熟练,熟练到把记忆融入进了肌肉的记忆里。

    好比打乒乓球的旋转球或者打篮球的投篮,当同一个动作重复了无数次,很多时候眼睛只是辅助的,肌肉的记忆让你随手就打出了旋转球,或者稳稳的把球投进了篮筐。

    大概之用了耶律查剌一半的时间,杨怀仁的作品完成了,远远的看过去,好像萝卜还是那根萝卜,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

    但是当杨怀仁把他的嘴贫放到的一个深绿色的瓷盘中,展示给众人看的时候,耶律查剌第一傻了眼——杨怀仁的作品,简直就是巧夺天工!

    萝卜也确实没有太大的整体形状上的变化,但是萝卜的表皮上,却多了一副绝美的风景。

    绿色的草原上,青草幽幽,天空中白云朵朵,远处青色的山,近处的羊群和放牧的女孩子,甚至看的出那女孩子手中有一条细细的长鞭。

    杨怀仁就是利用萝卜本来的两种主色,加上那些原本看上去很扎眼的黑色斑点,竟然勾勒出一幅草原少女放牧图来!

    绿色的是青草,白色的是流云,大块的黑色处理过后成了巍峨神秘的远山,而那些细小的黑点,在杨怀仁的绝妙处理之下,已经变成了黑羊群,还有那个快乐的扬鞭赶羊的草原少女。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