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文思豆腐(下)
    在场的围观百姓一开始大都没明白葛长河要做什么,文思豆腐的名字,他们更是没听说过,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但在葛长河把豆腐切成了纸一样薄的薄片之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谁也没想过这么软嫩的豆腐,竟然可以切成这么薄,甚至都能透光的薄片!

    尽管刚才见识了杨怀仁在萝卜上作画的精湛雕工,可这一幕还是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另一种对最基本的刀工的感叹,汉人不是有句话叫做大巧若拙吗?

    切豆腐的刀法看上去平平无奇,和平时大家都会的切菜切肉貌似也差不了多少,但是人家切的可是滑嫩的豆腐,轻轻一碰都容易碰碎了豆腐也用这样的刀法,而且切成了如纸一般薄的薄片,在他们的记忆里,这世上可从来没听过有人做到过。

    大家忽然意识到,也许正是最基本的切这样的手法,才最能显示出一个厨师最精湛的刀工,人群中不时的爆发出一阵惊叹和叫好之声,连杨怀仁自己也忍不住为葛长河的技艺所拍手称赞。

    葛长河的心性比他徒弟可成熟了不少,把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集中在双手上,充耳不闻身外各种声音,仍旧耐着性子继续下刀,好似周身都有了一道隔绝了外界的保护层一般。

    一刀又一刀,每一刀的下刀,葛大厨借着惯性力把豆腐切片,然后缓缓把豆腐片平放整齐,他的节奏很稳定,好像机械化的操作一般,没有丝毫的误差,每一片豆腐片从他的刀上分离下来,外形都几乎一模一样。

    差不多切了二十片豆腐片的时候,他才把最后的一点下脚料放到一边,轻轻用刀身把豆腐片整理的更加整齐,又一次平心静气,继续把豆腐片切丝。

    切丝的手法和切片的手法却又是不同的了,比起前者,后者对两只手相互之间的协调,以及手眼之间的协调的要求更高。

    技巧是按着豆腐片的左手同时要顶着右手上的菜刀,横向的和纵向所用的力度不同,却要保持住手的移动,让力气用的恰到好处,不差分毫。

    每一次下刀的动作更是要保持分毫不差,除了右手下刀的手感之外,左手的稳定和协调也十分重要,任何一点细微到甚至察觉不出的差错,就会导致前功尽弃。

    同切片一样的是,菜刀落下的时候,每一刀都必须和砧板之间保持一种绝对的垂直,但下刀之前,刀落下的节奏要稍缓,而刀锋接触到豆腐片的时候,却要适当加力。

    加力的原因,在于豆腐片太薄了,如果动作太慢,力度太小,切下来的豆腐丝会粘在菜刀上被带飞起来,从而很容易扯坏了其他的豆腐丝。

    适当的速度和力度,便是为了避免这一点,刀进刀出的时间非常短,这一点跟从茶杯下边把一张白纸快速抽出来,而茶杯不倒的道理有点相近。

    葛长河的每一个动作都几乎如出一辙,整个人似乎都跟菜刀融合成一体。

    同一个动作,不断的重复之下,豆腐丝便切了出来,并渐渐堆成了一小堆,杨怀仁一看便知,葛长河的基本功如此熟练,如果没有长年累月的不断练习,是绝对不可能拥有的。

    杨怀仁甚至有点羞愧,想到后世的许多厨师已经对自己要求没有那么高了,耐得住性子能勤练基本功的厨子已经不多见,更喜欢用机器处理好的食材,而不再去勤练基本功。

    就连他在内,如果不是老爹日复一**着他练习,也许就没有他的今天扎实的基本功了,遇上了葛长河这位高人,见识了如此的高超技艺也就不必惊慌失措了。

    葛长河切完了豆腐丝,取了一个瓷碗过来,碗里加清水,然后把切好的豆腐丝小心的用菜刀盛起来,轻轻地放到了瓷碗里。

    豆腐丝还是一堆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也看不出什么来,离得远看不太清楚的还寻思着葛大厨这是怎么回事,表演剁豆腐是几个意思?

    可等那一堆豆腐丝落进了清水中的那一刹那,美丽的一幕展现在人们面前,水的张力把成堆的豆腐丝分离开来,像一朵绽放的烟花一般,在碗中向四周散开。

    这下众人都看清楚了,葛长河把一块豆腐切成了细丝!

    葛长河去了一根筷子,伸到碗里挑了几根豆腐丝上来,展示给众人看,人群里立即又是一阵惊呼,接着便大声喝起彩来。

    围观的百姓们心里也同时在比较,杨怀仁在萝卜上作画,确实展现了他精湛的雕工和新奇的创意,不过大家觉得这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应该不光只有杨怀仁一个人。

    但把一块豆腐切成了头发丝的技艺,他们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了,心里想的是当今世上,能有如此技艺的,恐怕除了葛长河大厨,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葛长河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此种刀法虽然不是他开创,但是他心中笃定了当今在世的所有厨子中,比他如此的刀法还要精湛之人,是绝对不会存在的。

    雕萝卜毕竟和切豆腐丝不同,雕萝卜这种手法,是一种创造力的天赋,但世上有天赋的厨子不仅仅是杨怀仁一个。

    而把豆腐切成丝,是一种刀工的最基本的功夫,考验的除了一个厨子的天赋之外,还有他的勤奋、恒心以及耐性,需要常年累月的不厌其烦的练习,才能达到的一种境界。

    葛大厨特意把装了豆腐丝的瓷碗拿到杨怀仁面前,有点得意的问道,“杨郡公觉得老夫的刀工如何?”

    杨怀仁心中确实佩服葛长河,便恭敬的合手赞道,“葛师傅的刀工,不愧为天下一绝,在下佩服!”

    葛长河早已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如果在比试厨艺上战胜了杨怀仁这位当今的厨神,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将是新的厨神?而且不光是辽国的厨神,而是全天下的厨神。

    只是他没高兴太久,杨怀仁忽然又若无其事般地说道,“不过嘛……和我比的话,也就那么回事吧,呵呵,呵呵……”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