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照样丢人
    杨怀仁盯着耶律查剌,见他还在盘算着什么,便揶揄道,“怎么,你觉得我这个建议不合适吗?你要不愿意,大可以先滚一边去喊那一千遍!”

    耶律查剌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脸上笑的跟狗见了骨头似的忙道,“合适,合适,杨郡公的主意,非常的合适,在下这就去喊。”

    说罢耶律查剌走到擂台前边,伸开手示意看热闹的人群静下来。

    “在下作为中京城的一位名厨,听闻宋朝的杨郡公在万国寺门前设擂挑战辽国的大厨,自然应该站出来扞卫辽国名厨的尊严。

    可惜今日在下打擂挑战宋朝使节杨郡公的厨艺,不幸落败,既然在下技不如人,便甘心认罚。”

    说到这里,擂台下哗啦一声就炸了窝,他们很多都知道威远楼的名声,也了解一些耶律查剌的性子,知道他是威远楼的二厨,平素非常骄狂。

    如今上擂台比试厨艺输给了杨怀仁,众人刚才还在议论这小子会不会不认账呢,忽然听耶律查剌自己说他要认罚,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又觉得他能如此光明磊落,倒是难得。

    也有人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想着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喊一千声我是猪,那是何等奇特而壮观的场面?

    想到这可是百年难遇的搞笑场面,心中早就预备好了数不尽的笑声,准备尽情的大笑放肆一下。

    当然也有人觉得耶律查剌敢于认罚,倒是条汉子,虽然大喊我是猪有点丢脸,但若是他不认账,似乎更丢了骄傲的契丹人的脸面。

    耶律查剌见众人的反应还算可以接受,便又道,“家师刚才也不慎输给了杨郡公,在下以为家师若是也受罚,在下于心不忍,便也替家师背下了惩罚。”

    他这么一说,好多本来打算看他笑话的人也开始佩服他了,觉得这小子平时虽然有点讨厌,但是到了正事上,还是有谱的,能替师父背下了惩罚,那就是让自己接受双份的惩罚,这份孝心和担当,还是值得为人称道的。

    耶律查剌清了清嗓子,众人便安静下来,心想他要是在这里喊上两千声“我是猪”,那可得喊上好一会儿。

    不料耶律查剌张大了嘴巴忽然喊道,“一千声我是猪!一千声我是猪!”

    快速喊完之后,他便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声,幽幽道,“在下喊完了,大家帮我做的见证。”

    擂台下的人第一时间谁也没反应过来,竟都是一脸的茫然,心说他这喊的什么意思?怎么就喊完了?不是一千声吗?怎么才喊了两声就完事了呢?

    不知是谁先琢磨过了味儿来,开口笑骂道,“这小子真踏马鸡贼啊,‘自嚎一千声我是猪’,原来还有这么个空子可以钻。”

    他这么一吆喝,所有人也渐渐明白了怎么回事,再去看耶律查剌在擂台上犹自洋洋得意的样子,便觉得这人讨厌的很。

    那些坐在楼上的契丹贵族们看到了这一幕,一开始也是发愣,等回过味儿来,便哈哈大笑起来,觉得宋朝的杨怀仁设计这个惩罚的时候设计的就有漏洞,耶律查剌能有空可钻,也说明这小子还有几分小聪明。

    耶律延禧觉得自嚎一千声我是猪这种事,虽然做出来有点难堪,但起码道义上讲,输了就认罚的话,起码耶律查剌还算是条契丹人中的汉子。

    但他这么臭显摆小聪明,貌似占了杨怀仁的便宜,可在这万国寺的门外,只能让更多的来自各国各部的使节以及代表们觉得契丹人言而无信,一贯的耍赖皮。

    萧达布合的想法则恰好相反,他想的则是宋朝的汉人一向瞧不上辽国的契丹人,觉得契丹人没有文化,更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智慧。

    耶律查剌此举便显示了契丹人也是有一些智慧的,能把号称是宋朝的一位聪明郡公戏耍一番,也算是为契丹人立了功劳。

    他鼓着掌称赞耶律查剌的机智,他身边的几位汉人官员的子弟也只能附和着一起鼓掌叫好,但心里想的,却怎么都不太对味儿,觉得这样做似乎比真的喊上一千声我是猪更加丢了契丹人的脸面。

    杨怀仁其实也拿不准台下的契丹人对于他想到的这个减轻对葛长河师徒二人惩罚的办法究竟会得到什么样的反应。

    当耶律查剌喊完了之后,他观察了一下,发现大多数人还是把耶律查剌当做了笑料来看待的,更多的还是对他的鄙视,只有一小部分人觉得他的小聪明算是好事。

    而葛长河,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话又不是他喊的,外人什么反应,以后会怎么去评论这件事,好像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至于杨怀仁,葛长河起码觉得人家没有为难他,就是给足了面子的,杨怀仁又是不是故意让耶律查剌丢这个人,葛长河也不怎么在意。

    杨怀仁看到葛长河脸上的笑,心道看来这对师徒的关系,也不怎么好,想起起先耶律查剌上台的时候好像也没把自己的师父太放在眼里,便也只剩下对他们这种关系的轻笑了。

    耶律查剌喊一千声还是喊两声,在杨怀仁看来,那肯定照样会丢人的,不过对他这样狂妄自大的契丹人,就让他丢人呗,反正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还能又笑话看,何乐而不为呢?

    葛长河忽然间想起另一件事来,又满怀心思的望向了杨怀仁。

    杨怀仁看出来他心中还有事没有解开,便问道,“葛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葛长河道,“方才杨郡公跟老夫比试之前,向老夫借了两块南豆腐,第一块跟老夫一样切了文思豆腐,还剩下一块,不知杨郡公最初的想法,是用来做什么的。”

    杨怀仁还道是葛长河怀疑杨怀仁和那个他心里姓“杨”的汉人厨子有什么特殊关系,忍不住要问上一问呢,一听他是因为另一块豆腐的缘故,这才开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葛前辈真想知道?”

    葛长河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杨怀仁道,“在下方才听到葛前辈提起文思豆腐的时候,便猜到了两种结局了。”

    “两种结局?这又是什么意思?”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