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豆腐开花(下)
    “神奇的一刻?”

    众人心中虽然疑惑,可听杨怀仁这么说,也都着了迷一般,把一双眼睛瞪的不能再大,紧紧盯住了黑釉瓷碗中的豆腐球。

    只见杨怀仁吩咐徒儿取了一瓶清水来,把瓷瓶口放在豆腐球的上方,接着慢慢转动手腕,让瓷瓶中的清水缓缓从瓶口流出来,正好滴落在豆腐球的正中间。

    豆腐球本来看上去也没什么,但随着清水的滴落,周边的地方便渐渐开始膨胀,忽然之间,豆腐球最外层的一层豆腐薄片竟忽然向四周弹开!

    一层豆腐薄片又被分成了五片儿,被切削成了花瓣儿的模样,它们几乎同时向四周弹开的画面,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雪莲花迎着风雪绽放开来!

    看到如此景象的人们立时大声惊呼一声,真的有豆腐开花!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还没有结束,随着水流不断轻轻击打在豆腐球上,紧接着第二层的豆腐薄片开始想四周弹开,然后是第三层,第四层……

    一直到第十层被切削成了花瓣儿一般模样的豆腐薄片向四周开放,才露出了豆腐球中间被雕刻成了花蕊模样的豆腐细柱。

    整个过程是连贯的,杨怀仁手上调节着水瓶中清水流出的速度,来掌控豆腐开花的节奏,所以最后展现出来的效果,就是一副雪莲花瓣层层开放的壮观景象了。

    百姓们伸长了脖子,看到这一幕之后无不感到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杨怀仁不仅仅能通过雕刻的厨艺手法,把豆腐雕刻成一朵雪莲花,而且还能让它绽放,动静之间,更加显示了他超出普通人理解的刀工范畴。

    那些坐在楼上观看的契丹贵族们也感觉这一幕亮瞎了他们的双眼,这哪里是厨艺,这又哪是一块豆腐?

    这就是艺术,一种充满了创造性的艺术演绎,美的让人窒息,让人陷入了方才瑰丽画面的回味里不能自拔。

    现在所有人都对杨怀仁的厨艺水平有了新的认识,心中忽然就涌上一个离奇的想法来,这个来自宋朝的杨怀仁,他真的是人类吗?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老百姓和那些契丹贵族们也许只是因为这一幕绝美的豆腐开花的画面所震撼,而葛长河却懂得从技术的细节上去思考,杨怀仁是如何让一块豆腐能绚丽的绽放的。

    葛长河的想象里,杨怀仁应该使用熟练的切削技艺,把豆腐一层一层地在水中分成了薄片,但这种分割并没有破坏了豆腐的整体性,只是当锋利的小刀划过豆腐的时候,让无孔不入的水流入了每一层豆腐薄片的缝隙中。

    这些水份不算多,即确保了被切削成了花瓣儿模样的豆腐薄片相互之间已经被分割开,却有在水下的水压下保持着原来的形状。

    所以杨怀仁完成之后,把豆腐球托出水面的时候,豆腐还是一个整体,单从外面看上去,它就是一个豆腐球,没有任何可能能看出来它是一朵花的痕迹。

    当杨怀仁用清水缓缓浇在豆腐球的中心时,用肉眼也许看不清楚,但确实有更多的水进入了豆腐薄片之间的缝隙中。

    薄片与薄片之间的缝隙随着水分的慢慢增加,水的张力便渐渐的开始增大,最终和豆腐薄片之间的粘合力快速的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当水的张力忽然间超过了豆腐薄片之间的粘合力之时,最外层的豆腐薄片便受力和内层的豆腐分离,向外弹开。

    外层的五片被切削成了花瓣儿模样的豆腐薄片同时这样弹开,接下来是第二层的花瓣儿再重复了上一层的变化,这样一来,豆腐薄片一层紧接着一层从豆腐上分离弹开,在人的视觉里,就像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茭白色雪莲花傲雪绽放了。

    葛长河再仔细去看那些豆腐薄片,更是赞叹杨怀仁刀工的出神入化,豆腐薄片并不是一个平面的,而是被杨怀仁切削成了一个带着弧面的薄片,而且每一个弧面上都看不出来用刀切削过的痕迹。

    葛长河自叹这样的刀工不仅他做不到,甚至他以前想都想不出这样的刀法来,花瓣儿被切削的太完美了,竟然没有丝毫的瑕疵,厚薄度也刚刚好,这样的厚度能保持豆腐薄片本身的结构强度,不至于在受力弹开的时候变形或炸裂。

    而更难的是这样的花瓣儿杨怀仁一共切削了十层,每一层都有五瓣儿,这就更难以想象了。

    葛长河根据他的刀法水平计算过,如果勤加练习又有一把趁手的锋利小刀的话,也许最外层的一层花瓣儿他也能制作出跟杨怀仁接近的效果来。

    但是切削好了最外边的一层,那接下来里边剩下的九层又要如何处理?根本没法下刀啊,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来杨怀仁是如何做到的,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葛长河又想起一点,便更加绝望了。杨怀仁的双手在水下雕刻豆腐,一开始下刀把方豆腐切割成豆腐球的时候,水中就起了白色的雾,接下来更复杂的工序,他是完全看不清的,杨怀仁是盲雕这么一朵豆腐花!

    这……怎么可能呢?!

    葛长河再去看杨怀仁的时候,眼神里再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服气,对于杨怀仁的厨艺,他不光是心服口服这么简单了,恨不得立即跪下来膜拜这个神一般存在的人物!

    耶律查剌更是脸色苍白,他仰望苍天,想着他无论如何也达不到杨怀仁的十分之一,心中别提有多么绝望了。

    想起他刚才竟然有胆子上台来跟杨怀仁比试厨艺,这踏马就是一只苍蝇大言不惭的跟一只苍鹰比试飞翔一般的可悲又可笑。

    杨怀仁通过众人的表情变化里,已经读懂了他们心中的想法,相信从这一刻开始,中京城里那些对他厨艺的嘲讽和不屑就会戛然而止。

    当别人还滞留在方才豆腐开花的画面里不能自拔的时候,天霸弟弟凑了上来,偷偷问道,“哥哥,这豆腐开花,好吃不?”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