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遥祝
    ,精彩小说免费!

    杨怀仁看着天霸弟弟嘴角挂着哈喇子的馋鬼样子,忍不住笑了,“你还真是对得起你大胃王的称号,看见啥的第一反应,都是它好不好吃啊?哈哈……”

    天霸弟弟不好意思的笑道,“哥哥见笑了,刚才豆腐开花,实在是太好看了,我看着看着……不知怎么就觉得饿了,嘿嘿……”

    杨怀仁又道,“不是哥哥心疼这块豆腐,实话实说,这块豆腐如今再好看,它还是一块豆腐,而且也没有调味,没什么味道的。”

    “不打紧,不打紧,我看着有食欲就行了呗,嘿嘿……”

    天霸弟弟觉得反正大家也见识过了,便要去把黑釉瓷碗取过来。

    葛长河这下反应过来了,忙抢先一步冲过去把豆腐开花护在了自己的身下,扭头对天霸弟弟怒斥道,“你这个莽汉,豆腐开花是这世上最美的艺术品了,你吃得下去?”

    天霸弟弟一脸疑惑,“怎么吃不下去?就因为豆腐开花好看,我才要试试它是不是也一样好吃呢!”

    说着他就伸手去拉葛长河,葛长河哪里肯把豆腐开花交给他?死命的抱住了黑釉瓷碗不放手,嘴里大叫着,“救命啊,这个莽汉要把豆腐开花吃掉啦!”

    这一声大喊喊醒了不少人,百姓们似乎跟葛长河想的一样,觉得这么美的艺术品,虽然它还是食物,但就被人这么吃掉了,确实有点舍不得,觉得那个大高个是暴殄天物,便也维护葛长河,指着鼻子痛骂起天霸弟弟来。

    天霸弟弟这下懵了,“指着台下众人骂了回去,你们懂个屁啊,东西不吃,难道放着让它变质啊?”

    台下的人也不依不饶,“一般的食物也就算了,可这豆腐开花就是不一般,几乎可以说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宝贝,就算是放的变质了,也不能让你就这么吃掉!”

    杨怀仁赶忙去劝,“天霸,算了,真的就是一块豆腐,没盐没糖的,啥味儿也没有,待会儿哥哥带你去吃别的好吃的去。”

    天霸弟弟这才对着那些指责他的围观者们“哼”了一声,把葛长河放了下来。

    葛长河如蒙大赦似的匆忙跑到一边,眼珠子一刻不离的盯着怀里的豆腐开花,好像抱着他的亲生儿子一般爱怜。

    杨怀仁只好安慰道,“豆腐花也好,其他的什么花也好,早晚要凋谢的,你再怜惜它,又有什么用呢?”

    葛长河表示了不赞同,“老夫再也不可能得到第二朵这样的豆腐花了,如何肯让这个莽汉就这么吃掉?

    杨郡公说它会变质是吧,那老夫就把它带回去,放到冰窖里,让它永远美丽的开放。”

    杨怀仁也不知该如何说了,只得随着他。

    接着杨怀仁便宣布今天的擂台比试厨艺圆满结束,多谢中京城的各路人士前来捧场。

    人们心中有点遗憾,虽然欣赏了一场如此精彩绝伦的厨艺对决,但还是有些不够过瘾,想起刚才的一幕幕来,还有点意犹未尽,所以人们还是不肯散去。

    楼上观看的那些贵族们见时候也不早了,便相互告辞,准备离去。

    他们之中不少人在辽国朝堂上还担任着要职,如今契丹皇帝还没有接见过杨怀仁这位宋使,所以他们在身份上更是不便和杨怀仁进行私下里的接触。

    耶律延禧望着擂台上背手而立,脸上带着自信笑容的杨怀仁,似乎在想着什么,忽而见杨怀仁向他这个方向望了过来,便远远地点头简单遥祝了一礼,等杨怀仁也远远的颔首示意了一下,这才转身下楼离去。

    等看着耶律延禧上了车驾离去之后,杨怀仁才对手下人吩咐说,“晚些时候尽量跟崔庆取得联系,问问他耶律延禧刚才,以及回去之后对这场擂台比武说了什么,又对我有什么看法。”

    “记下了。”侍卫应命而去。

    杨怀仁又唤过羊乐天来,让他带十个人,跟着葛长河回威远楼,这几日便留在那里,查探一下羊乐天生父的消息。

    葛长河既然答应了杨怀仁,自然不会失信于人,眼色有点埋怨地看了一眼耶律查剌,才道,“杨郡公莫要挂怀,相信经过了几日的擂台比试,此后中京城里再也不会有轻视和诋毁杨郡公的流言蜚语了。”

    杨怀仁自然知道原先那些流言很多都是出自耶律查剌之口,原来也没有太介意,如今就更不会介意了,反倒有点感谢耶律查剌这个傻子帮了他一个忙,让他上演了一出好戏。

    “葛前辈不必说了,在下心里都清楚。以后谁要再瞎说些胡话,他若有胆子上门来挑战便是,在下又不担心中京城里再多一只蠢猪。”

    “呵呵,”葛长河笑道,“杨郡公太风趣了,帮助杨郡公高徒寻人一事,老夫既然答应了,自然会全力帮忙,请杨郡公不必挂心。那么,老夫这就告辞了。”

    “后会有期。”杨怀仁叉手施了一礼。

    葛长河再次谢过了杨怀仁之后,便抱着那个黑釉瓷碗带着郁郁不乐的徒弟耶律查剌离去了。

    回到万国寺的住处,卢进义这才有空和杨怀仁说上话,“哥哥厨艺太精湛了,简直神乎其技,小弟佩服。”

    黑牛哥哥出来笑道,“师弟你少见多怪了,仁哥儿的厨艺之高,岂是方才擂台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点点?

    刚才也不过是随意选了一根萝卜和两块豆腐,练了练手而已。”

    “咳!”

    杨怀仁和自家兄说话随意了许多,“哥哥真会拿我开玩笑,不是小弟厨艺精湛,是他们实在是太差,所以显得小弟的厨艺貌似多么高超罢了。”

    “呵呵”,黑牛哥哥憨笑道,“洒家也是说事实嘛,呵呵……对了,洒家刚才看耶律延禧那边,崔庆好像坐的地方很偏,和耶律延禧也没说上几句话,是不是崔庆扮作的耶律耶皮,还没做到耶律延禧心腹的程度?”

    杨怀仁摇了摇头,“那倒不是,崔庆扮作了耶律耶皮,毕竟也只是太子府上的一个管事出身,在契丹人的圈子里,本也不算是个大人物。

    但是耶律延禧既然提拔他做了掌柜,让他掌握了太子府的绝大部分生意,就是信得过他的表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