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9章 掖庭夜话(下)
    耶律洪基以为耶律尺薅斤这么问是担心杨怀仁的性格太张扬不太容易能接受,便帮着杨怀仁辩解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就在刚刚,皇太孙派了太子府的人进宫传的话,说的就是这件事。

    其实本来各行各业之间,有些技艺上的切磋,是一件好事,大家在一起通过这种比试的方式来促进相互之间的技艺增长,对各行各业的发展是大有好处的。

    只是听太孙派来的人说,杨怀仁的行为也有点太过嚣张了,还弄了几条横幅,语言和态度都十分张狂,完全没有把中京城内的同行看在眼里。

    不过尺薅斤你并不用在意,这件事反过来想,杨怀仁性格上的放荡不羁,正说明他是有真本事的,没有本事的话,哪里敢行事说话如此高调?”

    耶律洪基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他自己老谋深算,在他拉拢有实力之人的选择上,也是有一套他自己的标准。

    比如说契丹人内部,他把本族中的侄女或甥女破格提拔为公主,便是用展示他的皇恩浩荡,同时用这种方法稳固了这些原本就支持他的势力和他的紧密联系。

    然后把这些新晋的公主们赐婚给另一批原本处于中立态度的势力,便是把这些将来在皇位争夺中可能会摇摆不定的势力,以联姻的方式,进一步拉拢到支持自己孙子的队伍中来。

    而外部的话,则是对一些辽国境内的较大的部族施以恩惠,减免他们的部分赋税,放宽对他们的限制,让他们对耶律洪基感恩戴德,从而起到稳住他们,有一天辽国朝堂内讧,他们不会站出来渔利,就算是达到了目的。

    当然除了不能让辽国内部的这些部族作乱之外,一些外国也要稳住,不能他们从辽国可能的内乱中得利。

    周边的一些诸如高丽的小国,耶律洪基其实倒不是很担心,他最担心的还是宋朝。

    宋朝虽然看上去羸弱,但若是辽国内乱,难言宋朝皇帝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收复燕云之地的大好机会。

    所以耶律洪基要在宋朝找一个代言人,可以稳住宋朝的皇帝。原先有个濮王,向来跟辽国交好,可后来此人被贬去了边地。

    而把濮王赶下台之时,正是杨怀仁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之后耶律洪基听说杨怀仁的一些事情之后,便觉的此人有见识又有本事,对宋朝政事又不太关心,却对赚钱和美女非常有兴趣之后,便决定拉拢他了。

    耶律洪基拉拢杨怀仁,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杨怀仁在他眼里,名为郡公,实际上更像一个贪婪的商人。

    既然是商人,就更好说了,大家坐下来谈一笔买卖,耶律洪基觉得他可以满足杨怀仁对赚钱和美女的yu望,而从杨怀仁那里得到一些他想要的东西,对双方来说,似乎都很易于接受。

    而且杨怀仁年少轻狂,在耶律洪基眼里也是他性格上的缺陷,越是这样的人,其实越容易操控,你给他他想要的东西,满足他内心的需求,便能让他帮你做事。

    耶律洪基正琢磨着,鬼姐问道,“那……结果如何?”

    萧皇后笑道,“尺薅斤你可还没嫁给他呢,就这么担心他了?”

    鬼姐也不用刻意去装,内心里好像就对杨怀仁有了一种又担忧又关心的情绪似的,脸忽然就变得红扑扑的,看在耶律洪基眼里,倒是让他原先的担忧不存在了,这才放下心来。

    “结果呢……”

    耶律洪基故意卖了个关子,等耶律尺薅斤眼巴巴望着他等着他说下去的时候,才笑着缓缓道来,“他赢了,而且赢得让在场的所有人心服口服。

    他开了擂台,听说一开始也没有人真的上台去挑战他,也许是被他厨神的名头给吓住了罢。

    后来中京城最大的威远楼的两位名厨看不过去了,便一先一后上台挑战,徒弟很快就败下阵来,可师父再上去,还是败给了杨怀仁。

    朕没有亲眼所见,听了皇太孙派人来回报的事情,还真是有点不相信,他说杨怀仁先是用刻刀在一根萝卜上作了一幅草原少女牧羊图打败了威远楼的二厨。

    接着跟二厨的师父,也就是威远楼的大厨比试切豆腐,又赢了师父。

    你们信不信?杨怀仁能在萝卜上作画,还能把一块豆腐切成一堆细丝,呵呵……”

    “啊?”

    萧皇后讶道,“在萝卜上作画也就算了,可把豆腐切成丝,这是怎么做到的?那豆腐那么软嫩,一碰就碎,用刀切,如何切成丝?恐怕咱们宫中的御厨也做不到吧?”

    耶律洪基道,“说的是啊,朕一开始也不太相信,寻思这是不是皇太孙他们看错了?可这还没有完,杨怀仁切完了豆腐丝,又用豆腐雕刻了一朵花。

    听他的描述,他雕刻出来的是一个豆腐球,然后他用清水浇在了豆腐球上,那个豆腐球忽然就像花朵一般开放了,朕听着心中便开始好奇,让豆腐开花,他是如何做到的,呵呵……”

    鬼姐心中又喜又恼,听到杨怀仁获胜,心中有些话欢喜,可想起他不安安分分做他的宋使,偏要出风头树敌人,又有些恼他太过胡闹。

    至于杨怀仁的厨艺,鬼姐其实不太关心,管他能不能让豆腐开花呢,就是让豆腐结出果来她也不在乎。

    耶律洪基见耶律尺薅斤的表情复杂,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来,便安慰道,“尺薅斤,伯父让你下嫁一个宋朝郡公,也确实委屈你了,你要知道,杨怀仁在宋朝,已经有了两房妻妾,而且听说……他最近又纳了两房妾室。”

    萧皇后深知耶律洪基心中所想,便帮腔道,“有本事的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你下嫁到他们杨家,其实不用担心自己的地位。

    他原来那些妻妾不过都是些民女而已,而你却是辽国的安国公主,到了杨家他们谁也不敢轻视了你。”

    鬼姐其实早就知道杨怀仁已有了四房妻妾,而且也没想那么遥远的事情,便顺着耶律洪基的意思答道,“尺薅斤并不介意,而且尺薅斤有把握,将来下嫁给杨怀仁,一定能控制的了他!”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